木仙

文字是乾燥的,思想是潮濕的,當一個局外人參雜著情緒串聯,那或許是小說吧!

雪娘

「為什麼要搬到這麼冷的地方?」他問著,嘴裡吐出氣,四周空氣太寒。

她似望著他,又像凝視遠方,眼神似若無睹中又含有幾絲無奈傷神,只不過那樣的情緒很淡,

化在空氣中。

「你看,又到了這個時節,梅花…」她慢慢低下頭,美麗的瞳孔緩慢地闔眼,卻還沒完閉上又張開,

側著頭往窗邊看去。

「很美?」他接著話,試探她的心意。

「太烈。我無法附著在她上面,我所做的,不過是陪襯她的罵名。」她吸著氣,卻從未吐出來。一口一口寒氣進入她體內,她看起來卻像夏日裡的小姑娘,皮膚熱得通紅,但她皮膚嬌嫩白皙,紅成這樣太過嬌豔,他忍不住盯著她看。

「那櫻花呢?」他又問,這時她臉上的紅已然消褪些。

她嫵媚地將側著的臉轉回來,眼珠子成了淡藍色,髮色也逐漸轉白。

「你剛剛說什麼?為什麼要搬到這麼冷的地方是嗎?」

「是的。」

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接著優雅地伏著緊繃的白色長裙站起,直見曲線娉婷窈窕。

「喝點什麼吧,包你是別處喝不到的。酸的?甜的?苦的?淡的?」她走向廚房,也不等他回答,兀自調了起來。

「甜的吧。」他沒看見她已經開始調了,只是看著她的身段柔美,卻又不引人遐想。

不一會兒功夫,她端著一杯玻璃杯裝的東西過來,裡面清透如水,她又優雅的坐下,並遞給他。


他一口飲下,只覺莫名傷懷,他感到莫名,這杯裡竟是五味雜陳,他看見了,許多畫面翻越過他眼前,

他幾度不在空間裡,看著她幾千年來一次次的愛恨交織,她狂喜又大哭著,好似被烈火焚身,接著她的皮膚竟真的片片剝落,那是雪,片片的雪。然後他上了雲端,看見雪花飄落至人間,人們為了雪的降臨如此歡欣,甚至以此為言談之樂。


「白雪紛紛何所似?」

「撒鹽空中差可擬。」

「未若柳絮因風起。」


他忽然間又回到這裡,望著她,心生憐惜,嘆氣道:「有道是思雪盼雪又送雪,念春迎春還望春。」


「非也。」她聲音又似一道魔咒,又將他催入空間裡,那聲音逐漸消散又越發遠長…

他看著她站在紙窗外熱淚盈眶,還灼傷自己,他們都幸福了,她怨恨嗎?也許有怨,但絕對不是恨,她默默參透了這人世間的情愛,曾經有過美好的念想,也是幸福的,雖然人類都忘了,但她記得,都記得。


他又回到她的時空,她的雙頰現在是淡淡的焉紅,他感覺到,他剛剛喝下的痛楚之水,慢慢在腸胃裡暖了起來,並變得甘甜。她送他出門,在耳邊輕聲軟語說:「記得,別回頭。」接著她輕推他一把,他感覺自己輕飄飄地在前進,他回頭,不,他忍住了,他往前看著,時空中異色輪轉,回到了他自己真正世界。


「為什麼要搬到這麼冷的地方是嗎?」她溫軟的嗓音彷彿還在耳邊。

經過古今千年的紅塵難了,她試著淡然,才得以將自己冰封,冰封住那些回憶,不要隨淚化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末日狂歡和酒鬼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