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donMu
PardonMu

喜歡寫小文,畫小圖,還會偶爾罵些小粗話。

親愛的,謝謝妳。

今年7月,原本該回醫院進行半年一次的檢查,卻因疫情變得嚴重,只能無限期延後。隨著本土案例逐漸遞減為個位數,我心想一直拖著也不是辧法,還是認份掛了號。

回診那天,我特意提早出發,還丟了3本書到我的背包。我早已計劃好了,今天可要好好看書,萬一書讀膩了,起碼還有其他書能替換。

自從搬家之後,我和台北的距離又近了一些,足足少了72公里,這段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的距離,剛好落在當天來回還不至於太疲憊的區間,也是能愜意搭著火車,悠閒看書的一段路程。

誰叫我容易分心,還沒翻幾頁,就會被其他莫名其妙的小事給吸走,只有特殊場合或環境,我才願意坐在位置上好好看個書。

我一路從火車轉捷運,再跳到接駁巴士,總共花了二個小時多一些,才抵達醫院。來到診療室門口前,我拿健保卡插進報到的機台,聽見螢幕響起了「已完成報到」的聲音便抽出健保卡,再放入那通往診療室的小洞口,才算是完成了報到。

診療室門口旁的報到機台螢幕秀出了看診號碼,估算一下,和自己的號碼還隔了20幾位的距離,只好開始找起座位。

醫院的梅花座設置,讓向來擁擠的等候室,更是一位難求,四處站滿了等候看診的人們,我等了一會才找到空位,趁著空檔開了LINE,聯絡了好久不見的病友,打算看完醫生後,便能見面聊聊。

沒想到才沒聊幾句話,她說她復發了,一看見這四個字,我很震驚,也很難過。想問怎麼會?但這句話怎能說出口.......。剛好她要來醫院繳交資料,於是我們相約碰面後再聊詳細情況。

儘管結束了LINE的對話,我的心仍處於風暴之中,只能故作鎮定,從背包拿出一本關於自我療癒的書,試圖從字裡行間找出保持平靜的秘訣。

我如同時鐘的鐘擺一樣,一直在平靜和混亂兩端搖擺不定,直到病友出現,紛亂的思緒才冷靜下來。還在忙著關心病友的病情,突然,診間報到機的螢幕跳出我的號碼,我只能先暫停話題,立刻衝進診療室。

我一如往常地和醫生護士打聲招呼,醫生看了我的病歷後,帶著嚴肅的口氣問:「怎麼拖了這麼久才回診呢?!」我只好推托之前疫情有些小失控,開始心虛地解釋自己雖晚了二個月,但等到疫情趨緩後,還是乖乖地來看醫生囉!

醫生聽了我的理由後,還是忍不住小念了一下,並要我先躺在鄰近的診療床。原本坐在身旁的護士,立刻起身打開診療床的隔簾,提醒我記得將上衣脫到脖子處,並解開內衣,交待完畢後迅速離開,並將隔簾拉上。

等沒多久,醫生也進來了診療床區域,以一貫的手法完成了觸診檢查。老實說,在治療之前,在陌生人面前袒胸露乳,其實讓人很焦慮。

不過經歷過開刀、放療和各式各樣的檢查,被各個領域的專業醫護人員細心照顧後,也默默練出了要脫就脫,要穿就穿的灑脫自在。

觸診檢查後,通常是我發問的時間,不過這次的回診只是為了安排檢查,很快就結束問診。我站在診療等候室某處,邊和病友繼續未完的話題,邊等著護士出來。

等了一會,護士終於從診療室出來,剛剛看完診的病人們全部一擁而上。她逐一唱名,在遞還了健保卡、掛號繳費單據和其他資料,迅速曯附一些相關事項後,再換下一位病人。

每一次的唱名,總讓我緊張萬分,畢竟耳朵沒很好的我,老是聽不清護士叫的是我的名字,還是別人的名字,尤其現在醫護人員都帶上口罩,聲音更是難以辨識。

直到護士叫個二、三次,仍然無人應答,我才敢確認護士應該正在呼喊我的名字,並火速奔向她的所在地。幸好,這位護士熟悉我的狀況,唱名時都會直接看我,不致讓人陷入窘境。護士遞來了健保卡、X光檢查單、乳房超音波、腹部超音波和繳費單之外,還多了一張乳房攝影單。

上次的乳房攝影,應該是一、兩年多前的事了,事隔已久,我早已忘了確切日期,不過仍未忘記胸部被夾得扁扁的不適感。上次我正處於經期,又不小心跑位,為了確保檢查的完整性,只能再多夾一次,那種疼痛,粗暴地讓人印象深刻。這次看到乳房攝影檢查單,我不禁冒了冷汗。

由於我需要時間處理接下來的事項,病友決定先去繳交資料,兩人約好事情辦妥後,直接在影像醫學部會合。

我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繳費、X光檢查後,立刻前往影像醫學部的櫃台,安排了幾天後的乳房超音波、腹部超音波和乳房攝影。以往總是要等上一二週,這次卻出乎意料的快。也好,該面對的還是早點面對。

等到我和病友都處理好手裡的急事後,才得以好好聊聊。她無奈表示自己完全沒有任何症狀,是因為每半年一次的X光報告出現了異常,經過一連串的檢查後,她才發現身體原來沒有想像的健康......。

很快的,就被迫進入治療的階段,只是這次的治療,沒有固定的次數,也沒有做完A治療,再做B治療就能解脫的制式流程,反而變成了長期抗戰。

她聊著這場突如其來的狀況,是如何打亂了她的生活、她的世界。儘管她很低落,但我從她的話語間,仍能感受到她是多麼努力和勇敢地面對病症。可惜兩人待會都有行程,只好另約下次再聚。

隔了一週,我又回到醫院,花了一些時間才完成了乳房攝影、乳房超音波和腹部超音波檢查,若說不緊張,絕對是騙人的,只要醫生在某個位置多停留一秒,或是一直盯著螢幕,就不由自主的感到焦慮和擔憂。

雖然明白想太多,只是徒增煩惱,但這次真的不一樣,醫生才檢查到一半就突然離開現場,原來是請了資深醫師前來查看,檢查了幾次,還是第一次被中斷,直接轉給資深醫師檢查。

老實說,當時我真的嚇壞了,內心七上八下,想問,也知道絕對問不出一個結果。再怎麼擔心,也得等上一週才能看報,只能暫時壓下焦慮的心情,預約了10天後的門診。這10天簡直度日如年,每一天,都被我塞滿了所有該做未作的事情,免得一直擔心那未知的報告結果。

好不容易盼到回診日,搭火車去台北時,為了轉移注意力,我不停地翻書,看不下去,就換第2本書、第3本書,未料書裡的文字像是在玩老鷹抓小雞一樣,不停奔跑跳躍著,讓人更是難以靜下心來。我索性開始玩手機遊戲,果然還是遊戲最容易培養專注力呀!

來到醫院的診療等候室,依然是漫長的等待。好不容易輪到自己,鼓起勇氣和醫生表示來看報告結果,怎知,換來了一個讓人更加焦慮的空白,醫生不發一語地看著眼前的電腦螢幕,我一臉焦急邊望著醫生的臉,邊感受著自己那愈跳愈快的心跳聲,聽來不可思議,但我真的感受到心臟正在用力地跳動著。

不曉得等了多久,醫生才慢條斯理地說:「沒事呀!」聽到這三個字,我才如釋重負,在診療室大喊 Yes!我太開心,一不小心把心裡的話全說出來了。

「醫生這次看好久喔!」「我好緊張!」「緊張到我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最近聽病友復發了,我真的好緊張!」醫生聽完了我那一連串的真心話,才笑笑地回答:「要看仔細一點呀!」

聽到醫生的回答後,我鬆了口氣,沒錯!仔細一點也比較安全!我帶著愉悅的心情踏出了診療室,第一件事當然是和家人們回報平安,我娘聽到平安後,也放心許多。

這次晚了幾個月才回診檢查,又得知早我幾個月完成治療的病友復發了,明明就曉得要平常心看待,畢竟每個人的體質狀態和生活方式都不同,但我的情緒仍然起了一些波瀾,直到聽見報告平安,才又找回內心的平靜。

人就是這樣,很容易忽略此時此刻所擁有的一切,不過也好,我才能再次感激健康平安的美好!

說真的,若是有人能提供一套永保健康的法則或公式,像是一年做幾次運動、吃幾份青菜和水果、吃幾片炸雞或蛋糕、或是其他可以被量化的行為,這樣一來,許多人肯定會健康到老的吧!

不過,身體機能過於複雜,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相互影響著,哪可能靠幾個公式,就能找到無懈可擊的健康密碼。也許這看似不可思議的期待,會在很多很多很多年後被人們所實現呢!

現階段,我其實還摸不清身體想要的是什麼?不想要的是什麼?不過怎麼想也沒用,倒不如就讓自己吃好、喝好、睡好,盡力去完成每一件會為身體帶來健康的事,並樂觀想像著它們的成效吧!

這一次的平安過關,除了買個巧克力蛋糕慶祝慶祝,當然也要好好謝謝我自己。

謝謝自己,雖然偶爾會偷懶,但仍然維持了運動的習慣。

謝謝自己,放縱大吃後,還會記得補吃青菜和水果。

謝謝自己,願意褪去那虛假的包裝,想哭想哭,想笑就笑,想生氣就生氣,露出最真實的模樣。

謝謝自己,開始懂得避開那些不舒服或不愉快的環境,也明白,面對,不一定是對的選擇,當自己再也無法承受面對所帶來的痛苦和折磨,逃離,也是一個愛自己的方式。

雖然有些囉唆,我仍然還是想好好地、認真地感謝自己,感謝她帶來的每一個美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