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缺乏多党轮流坐庄的合法性,以及1957年给民主党派人士确定“右派分子”身份的历史事件,导致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的监督和制衡形同虚设。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合理权利必须从可行能力剥夺的角度来理解。也就是说,只要医院公共政策得当,运行良好的民主监督制度可以免于医患权益的侵犯,甚至避免医患的死亡。党和国家政策必须落实到提升个人的可行能力,从而扩展人们所拥有的实质自由。患者是否能够得到相对公平合理的医疗资源的救治,医务人员是否能够得到公平正义的待遇,医院的收入补贴用在何处,政治任务的合理合法性如何,这些都与是否真正享有了信仰的自由、言论的自由、结社的自由、免于匮乏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密切相关。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等人希望将它们所谓公正秩序的想象强加给医患等被管理者,导致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的沉默既是压制造成的沉默,又是共谋的沉默。一些所谓的医疗改革和政治任务成为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独享的获取政绩的工具和压制异己的利器,而大多数普通医患必然成为被榨取被宰制的“弱肉”。长久以来的意识形态灌输,包括缺失了独立自由精神的教育、对历史有意识地歪曲与忘却,以及模糊医务人员和患者的是非观念等,都是在制造愚民、弱民和辱民的管理对象。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不只要有勇毅不屈的坚守,亦要仁善不移的相扶,共同面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医院某些领导对医患合理权利的剥夺。缺乏多党轮流坐庄的合法性,以及1957年给民主党派人士确定“右派分子”身份的历史事件,导致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的监督和制衡形同虚设。因此,我们可能要经历更多个只有泪水的无眠夜,可能要见证比荒诞更荒诞的医疗闹剧(暂停公休和离汉审批),可能要吞下比鲜血更血腥的泪水。每一个为医疗改革恸哭颤抖的人,都必不可忘记那些死去的医务人员和那些不必死亡的患者,都必须以坚定而强韧的努力对抗无法抗拒的权利剥夺和侵害。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