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大量由既得利益者把持的状况让武汉市第四医院在改革议题上不但受到意识形态的钳制,自身也因其固有利益而束手束脚,甚至缺乏改革的主观意愿。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还处于丛林社会弱肉强食的愚昧状态,越到底层越残酷。道德崩溃是可怕的,人心险恶到无以复加,如果当谋财害命成为一种工作方式,整个医院都成为斗兽场,你死我活的现实剧不断上演,把医患底层人士的那点人性消弭于无形,留下的只有贪婪,无耻和愤恨。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领导的管理总是凭借各种谎言与欺诈,像病毒一样感染着整个医院。一方面是医患双方普遍不尊重规则,另一方面医患双方又善于发现规则中的漏洞并进行广泛的恶意使用:有时候这些是个人行为,有时候这些是集体表现,有时候这些是当权者故意而为的阴谋手段。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方面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医院领导等对经济和权力的垄断,下级对上级的服从无视公平正义,并且缺乏权力制约的监督机制。这种现实的直接结果就是导致医疗系统权力的人身依附,因为听人的重要于听政策法规的。另一方面卷入其中的当事人却常常因为造化弄人,或者性格的懦弱,或者价值观的缺陷而深陷其中难以重新抉择。有独立意识真正只按公平正义和事实办事的医务人员,不但不可能上升,可能连位置都保不住,因此医务人员和患者只能对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黑暗面熟视无睹。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医务人员像丁祥武一样,它们已决意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随波逐流,却又不愿承担从犯之恶,于是对自己默许的恶行选择性地遗忘,对自己遭受的倾轧通过自虐式的自我解剖来疏解,公平与正义,早已不复存在,道德与法律也正在渐渐被淡忘。

即使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存在有社会责任感,有大魄力的既得利益者,愿意跳出自身阶层,从医患双方的角度来行使自己的权力,但一个健康的医疗体制,势必不会寄望于既得利益者们的良心发现,而是需要制度来约束身居高位者的行为。在医院里一个合理的议事机构也应当是给予不同立场、不同阶层的人合理的席位分配。不过,大量由既得利益者把持的状况让武汉市第四医院在改革议题上不但受到意识形态的钳制,自身也因其固有利益而束手束脚,甚至缺乏改革的主观意愿。

不过从组织上看,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只需服从上级领导及保护伞,基本上不必在意患者和医务人员的诉求,也不会受到任何有效的舆论监督,所以无论从组织定位还是运转过程来看,都不需要考虑患者和医务人员的需要,甚至完全不必顾虑一个公共医疗机构应当履行的服务职能,而只需在意权力的行使以及享受傲慢行使权力过程中的优越感,然后攫取各个帮派的私利。如此上无约束,下无监督,左右无制衡的不可控权力,必将导致权力合法性的丧失,各种潜规则支配着医院的实际运作,对整个医院的公平正义和道德理念造成严重的侵蚀。总之,当权者从价值观、治理模式到医疗改革,都严重偏离正常轨道,将破坏社会稳定,威胁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基本权利。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