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医疗系统的帮派以利益的价值作为终极价值,它们当然压倒生命的价值,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无法无天,劣迹昭著的人如何能够为人师表?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通过政治暴力来控制成员的权利使其不得不顺从,以低人权、高内耗、高污染、漠视社会公平正义的治理模式,只能是医疗系统的祸害和灾难。政治垄断造成问责机制缺位,经济垄断造成资源集中于当权者手中,黑金政治难以避免;信息垄断剥夺公众知情权,错失防范纠错机会。在一个畏惧于权力者而万马齐喑的社会,敢于直面现实,勇于剖析弊端,直言医疗痼疾,评判当权者得失者,更难能可贵,更值得爱护和尊崇。

缺乏胸怀和理想而只顾蝇营狗苟的当权者是看不下去的,入不了耳的——事实也正是如此,它们利用掌握的公权力和经济资源,竭尽全力打压这样的思考和分析判断。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可能以为,批评看不见了,问题就不存在了。似乎当权者的脸面和威仪护住了,这个医院就有荣光了。但是恰恰相反,批评不在了,问题不仅将继续而且势必愈加严重。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不从建立良好的激励机制出发,而是打着滥权甩锅的主意,从解决表面文章出发,不是真的改革,也肯定无法获得成功。

医疗系统的帮派以利益的价值作为终极价值,它们当然压倒生命的价值,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无法无天,劣迹昭著的人如何能够为人师表?它们本质上是医院的蛀虫,把医院公器当作私物,肆意以权谋私,把医院掏空,伤医院元气,损害医院利益,削弱医院实力。武汉市第四医院不仅在精神文明上失败,而且从富强的效果来看也依然是失败的,想走捷径却最终走了弯路。

不过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没有权利意识,也无所谓义务和责任意识,以绝对服从权力为“天职”,把自身命运紧紧系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帮派的权杖之上。比如医院内高级知识分子以投靠权力为荣的各类所谓“潜规则”;又如医务人员或患者遭受了侵害或伤害,决定不再做“顺民”,可是,他们通常选择绕过规则,去寻求“青天大人或黑恶势力”的保护,或者干脆用暴力说话;再如把医院的兴衰寄托于医院领导等某一个当权者的身上,以至于医院领导为所欲为,扰乱医疗秩序,践踏人类良知,忽悠愚民百姓,坑害患者,嫉贤妒能,为了权力和个人利益不择手段。

说到底,武汉市第四医院就是要将大多数医务人员和患者培养成崇拜权力,迷信权力,向往权力,依赖权力,屈服于权力的“皇民情结”。但是,“皇民”表面看似温驯可爱,而他们的骨子里却深深藏匿着“暴民”的基因,只要一有条件,就会爆发,给武汉市第四医院带来灾难性后果,不是患者人财两空,就是给中国医务人员抹黑。只要看看我们的历史是如何“混”过来的,就知道“皇民情结”是社会最危险的动乱因素。所以要维护医院的发展和稳定,最有可能的办法就是把所有的“皇民”改造成“公民”,让“公民意识”取代“皇民情结”。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