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目前中国的医疗改革不是通过宪政民主为导向的医疗改革来增加人民对权利的理性认同,而是背道而驰。

目前中国的医疗改革不是通过宪政民主为导向的医疗改革来增加人民对权利的理性认同,而是一味依靠暴力来加强对医疗系统的单边控制,从而普遍的权力寻租已经导致了医疗系统滥权和腐败的蔓延。加上由于制度性的机会不等已经导致了严重的不公不义,加深了医医矛盾和医患矛盾冲突,以致无论是当权者杀人,还是某些医务人员患者“杀人”,都可以通过特色理论和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哲学来辩护和升华。换句话说,只要上级机构、保护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不破坏“帮规”,党能够容忍它们在一定范围内享有越出法律的特权。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刻意隐瞒自身的缺陷,把真正的耻辱包装成对患者或医务人员的滥权。忌讳任何制度和文明层面的反思,很多时候无知是因为无耻。医院领导等人趋炎附势,想方设法巴结上级机构及保护伞,因为这样对自己的仕途有利。在这种情况下,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想问题的出发点就不再是单纯的学术问题,而是掺杂着其他因素,有时甚至塞进一些个人私货。至于学术问题究竟应该遵循怎样的规则,如何遵循学术自身的规律,即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些最根本的问题则无人过问。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总会出台一些举措,以彰显其打击真相和“有所作为”。至于这些做法是否有益于以医患最佳利益作为判断依据,则不是它们首要考虑的。如何巩固权力和地位,如何推卸责任,如何转移矛盾,这才是重中之重。

尽管武汉市第四医院在经济和技术上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的滥权,消灭打击不同声音,传播仇恨和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了医患双方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了医院走向公平合理的进程,再加上层出不穷的贪腐和永远懈怠的中层干部,使得医院改革中的失误一直延续至今。很多时候,医务人员和患者所缺乏的往往不是分清是非对错的能力,而是缺少坚持捍卫公平正义的勇气和血性,以致滥权和腐败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盛行。

当然,也有一些人会进行辩解。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确存在诸多问题,但相比于武汉其它医院而言,武汉市第四医院滥权和腐败带来了效率和决策方面的优势,可能是武汉其它医院做梦也不可能拥有的。但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再高的权力,也高不过坟头。因此,真正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做法是,不仅仅要追究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由于个人化的原因所犯下的罪,也要追究它们利用在体制中的特权,包括它们在服从体制的命令迫害无辜者时所犯下的罪。不过对党来说,要做到这些无疑是艰难的,尽管一些事情已经泛滥到影响社会的基本秩序和公义的地步。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