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武汉市第四医院只注重眼前的人员是否易于管理,而不去关心长期滥权割裂所带来的恶果。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认为目的使手段变得神圣,也就是为了所谓医院发展(政绩,权力等),就可以不择手段。但是,目的的正当性不能用来为手段的非正当性辩解,而手段的非正当性却能证明目的的不正当性。马克思理论认为,为达到所谓“崇高”目的而不择手段,不仅历来都是管理者们的惯用手法(伪善),也是前苏联斯大林模式失败的一个深刻教训。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人对言论的控制无非是对其滥权行为掩饰,而一些威胁恐吓打击的目的也不过是维护其特权。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帮派利益为重,而普通医患人员要求合理权利和有错必纠却寸步难行。在这种医疗环境中,武汉市第四医院只注重眼前的人员是否易于管理,而不去关心长期滥权割裂所带来的恶果。当被管理者甘愿屈从于权力,或者只顾追逐权力和局部利益,各自过着冷漠而麻木的生活时,他们便丧失了个体的丰富性。滥权不仅是对人的心灵产生戕害,抹平棱角,使一切变得归顺,而且使得人们之间的行为、情感、欲望都在不断地趋近于相似,个性不再得到重视,人性也在不知不觉间泯灭,损害医患的合理权利也就成为了理所当然。

在中国医疗系统,个别血性汉子的拔刀伤人,造成两败俱伤血案,受到法律惩罚的依然主要是社会底层人士,而医疗系统的官僚却很难追责。这种处理方式,既于事无补,又不能阻止类似案件的减少,更不会引起国家高层的关注和警策。你要追究上级机构、保护伞及医院领导等管理者软暴力行为,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行为,他们就会很默契地在程序上设置种种障碍,在时间上布下道道关卡,叫你在实际诉求的操作上,陷于困境重重。使你在领教了无数的无趣和愤怒后,最后叫你在无可奈何中放弃,或无限期等待。最终让你明白一切努力均无济于事,你只能无奈地不了了之。即使当伤害了更多的医务人员和患者,甚至夺走了一些人的生命,也许民众依旧难以清醒,而医疗系统的权贵仍然会掩盖管理恶行对人性的泯灭。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放弃理性和常识,逻辑在这里遭遇尴尬,所有你曾努力学习和了解的知识也都变得一无是处。对医疗系统的权贵而言,你除了为他们政绩和功名添砖加瓦之外,连活着都是非法的,你最好老老实实,除了呼吸,连思维、说话都应该停止。

事实上,当权者基于公共权力对医疗改革的操纵和扭曲远比其他力量更容易左右医疗改革,那么我们更应该考虑,医疗改革的实质性阻力的正是来自当权者对权力以及权力附属的利益的留恋。要求某些管理者或某些既得利益者自动退出权力中心的想法也未免过于天真,因为没有任何人比拥有权力的人更明白,权力比任何东西更能带来收益,至少可以让自己贪生怕死,而让其他人先死。但是,不要忘了那些宝贵的、需要我们去守护和值得为此抗争的东西:弱势者的尊严;媒体的独立和言论自由的保障;对掌权者权力的监督和制约;以及在面对他人遭受侮辱和伤害时,需要承担起我们的责任,站出来为此发声。否则,在这些冤魂之中,会有我们的家人吗?会有我们最亲近的朋友吗?会是我们自己吗?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