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像李靓蕾、李雨桐、孙一宁、都美竹等人能够从“私事"中的抗争走入公共领域,实际上是当权者无处不在的审查严重限制了公众的关注点。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拒绝发声并不奇怪,因为发声不但需要勇气,而且意味着承担。只有真实记录才能抵抗制度性遗忘和集体性否认的压力,只有真实记录才能直视生活中不被阳光照耀的角落、被压迫者的痛苦和医务人员自身的软弱。医务人员和患者习惯于用政治压制或利诱的牵制来为自己的沉默辩护,却往往忘记了正是自己的沉默将这种病态变成常态。武汉市第四医院里的高级知识分子,或媚权,或媚钱,尽可以堵上自己的耳朵或者捂上自己的嘴巴,像当权者摇尾乞怜。尽管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隐晦地指向指向羞辱中共制度,否定了中国医疗改革宪政民主的方向,以低人权、高内耗、漠视医院公平正义的治理模式,导致了医疗系统滥权和腐败的蔓延。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试图通过利益分配巩固帮派和权贵掮客的滥权掠夺格局,以致劣迹昭著的人也能够为人师表成为“老板”,而执政者对地方的控制力下降和地方主义坐大,美其名曰“下放审批权自主评审”,但又没有为评审的公平正义性提供有效监督及司法保障,因此武汉市第四医院黑恶化屡见不鲜,培植党羽作恶盛行,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党内外人士“东南互保”甚至成为中共的掘墓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像李靓蕾、李雨桐、孙一宁、都美竹等人能够从“私事"中的抗争走入公共领域,实际上是当权者无处不在的审查严重限制了公众的关注点。因此,不要幼稚地以为中国医疗系统的问题仅仅是医疗控费和薪酬分配的问题,显然还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急于在大船将沉之前捞足眼前的利益,动用一切手段剥夺医患的合理权利,灭绝了人的个性思想和创造性,造就了一种为极权体制所需要的奴性人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对医患权利的侵犯,是每个正常社会都应该思考、讨论和反省的。必须要有舆论监督,必须能够公开表达真实的信息并自由传播,必须基于事实的政策选择辩论、必须有公民社会的自愿组织以及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公开接触,这样才能够维护社会稳定,推动社会以及医疗改革。不过对中共来说,要做到这些无疑是艰难的,尽管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是对党和政府的真实侮辱,掩盖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中国民主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