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完全有机会利用武汉血液中心和医院患者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帮助确定新冠病毒首次感染人类的时间和地点。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完全有机会利用武汉血液中心和医院患者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帮助确定新冠病毒首次感染人类的时间和地点。然而当权者为达到某种政治生态稳定的形式,纵容某些党内外人士“合法的”滥权和腐败,实际上起到了适得其反的结果。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的作恶通常不是因为恐惧,也不是为生活所迫,而是因为抗拒不了权力等诱惑。它们不仅是为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更是为了潜规则和巨大的灰色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再以“齿轮说”或“服从命令说”为自己辩护,其虚伪性不言而喻。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上级机构以及保护伞支持下的急功近利和不择手段,不仅仅是危及医院长远发展的利益,而且始终危及医患双方的个人权利。尤其是专制滥权对思想和人心的荼毒,就像喝足武汉市第四医院崛起或某些科室崛起的迷魂汤,重新振作起来理直气壮地继续作恶和制造苦难。医院某些领导的政绩远比医院的发展重要,而医院的畸形发展远比医患的死活重要。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必须从制度上减少权力被滥用的机会,推行公开透明的决策和管理程序,增大腐败的机会成本,维护医患合理权利,当属治本之策。但是,医疗系统的滥权和腐败,把不断扩大的送贿负担转嫁给医务人员和患者,欲为君子而已无可能,从而使整个医院的基本秩序彻底崩溃。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沉默换来的是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一次又一次对医患双方合理权利的践踏,以及对权力永无止境的欲望。尽管发声将会付出惨重代价,但是不发声将永远在这样的痛苦和耻辱中度过。我们抵抗恐惧、破解猜疑、开口说话、不做极权的帮凶,都并不知道是否真能改变世事。但凡此种种,最终是为了做回一个完整的人——避免被削减、被消散、被征服,避免现在的自己、过去的自己和将来想要成为的自己之间的断裂。让生命在抵抗中,依旧有目标,能创造。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中国的民主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让我们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李文亮,姜齐宏,胡淑云,杨文,刘崇贤,郭辉,赵新兵,李小莲,赵维萍,赵军艳,蒋绍模,王萍,李国庆,宋应西,陈妤娜,孙明岳,王云杰,康红千,朱玉飞,戴光琼,王浩,续广军,彭玲云,戴春福,孙东涛,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等。为逝去的同胞致以深刻的哀悼。即使这些人被官方追封为烈士,但忽视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刻意淡化了追责,以及对言论自由管控的讨论。对医患权利而言,这种“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的追封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继续作恶而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