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像西安疫情中有关的死亡或灾难总容易被关注一样,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淡忘,不仅因为芳华使然,也因为总是按照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意指做事,或者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支持总能逃遁躲过风头,所以让受害者尘封。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稳坐于权力的上游,对于处于中下游的医务人员恣意妄为,仅仅靠良知是无法完全约束权力的。如果不去揭露,就无形中维护了滥权,甚至为滥权的存在进行了辩护。从根本上说,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仍然保留封建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人治”传统及其深厚的帮派意识,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特权优先的习俗。无论是说出一种始则被权力有意掩盖,后又得到大众惰性支持而继续遮蔽的医院真相,或者追求一种自我认定的与滥权腐败有别的观念,都是要冒着相当大的风险的。

害怕强权、畏惧邪恶,向剥夺医务人员和患者权利的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医院某些领导的滥权管理妥协,只能把医务人员引向泯灭人性、失去人格尊严的万丈深渊;只能使医务人员和患者更加胆小如鼠、是非不分,成为邪恶医院管理者的帮凶、奴才;只能使医务人员尽管生活在所谓的物质自由,灵魂却在极权管理者的奴役下呻吟、挣扎,良心在强权蹂躏中变态、堕落!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往往自信权力大于薄周徐郭令苏等人,同时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体制缺乏监管,即使选择性地打老虎拍苍蝇也很难触及到武汉市第四医院权力深处。甚至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有些领导还将污水泼向受害者,诬其匍匐的姿势不够标准,竟然还想在低到尘埃里的时候要求做人的尊严和自由。

像西安疫情中有关的死亡或灾难总容易被关注一样,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淡忘,不仅因为芳华使然,也因为总是按照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意指做事,或者上级机构保护伞的支持总能逃遁躲过风头,所以让受害者尘封。同理,医务人员和患者在受到伤害后控诉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变态与扭曲,足以供应相当的警示,理应获得相称的改变,但是没有看到问责,只看见伤害成了最孤单、最无助的个案事件,徒增受害者的悲鸣,于治理结构的改善似乎毫无帮助。医务人员和患者的死亡也许只是一段新的旅程,在我们忘却他们之前,我们和他们之间还有好长一段路可以互相铭记。无论是新冠疫情中还是武汉市第四医院人间地狱的最惨痛的经历,这些事实必须传授给下一代。

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人认为,谁都没有资格质问别人,因为最终每个人都有罪,但似乎每个人也都无罪。人们不再追究个体责任,转而去拷问制度、拷问历史、拷问文化,把全部罪恶归诸集体,如果要忏悔,那就所有人一起忏悔,如果要受惩罚,那就所有人共同受罚。但是,这种集体认罪、集体悔过的理论,其实无助于认清真相,只会让真正有罪的人顺利脱罪。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这些脱罪的人继续利用预算收支不透明不廉洁,继续利用缺少制衡机制保证决策人员投票的公正性,并最终鼓励医护人员把自身贬低为见利忘义的生意人,将本为仁术的神圣医学贬低为“赚钱术”。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集体愧疚或集体清白,愧疚和清白只有落实到每一个具体的人时才有意义。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中国的民主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让我们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李文亮,姜齐宏,胡淑云,杨文,刘崇贤,郭辉,赵新兵,李小莲,赵维萍,赵军艳,蒋绍模,王萍,李国庆,宋应西,陈妤娜,孙明岳,王云杰,康红千,朱玉飞,戴光琼,王浩,续广军,彭玲云,戴春福,孙东涛,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等。为逝去的同胞致以深刻的哀悼。即使这些人被官方追封为烈士,但忽视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刻意淡化了追责,以及对言论自由管控的讨论。对医患权利而言,这种“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的追封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继续作恶而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