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在这个金字塔型的滥权腐败体系中,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作用最为关键,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才是滥权腐败的第一推动力。

如果不存在有良知医患等人员有组织的英勇反抗,剩下的作恶交由制度惯性即可完成。而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瞬间变成各种技术牢笼,社会停摆、管理失能、民生困苦等带来的一系列次生灾害接踵而至就是最好的例证。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要切实解决政治参与、权力制衡和问责机制等系统性问题;要让大多数人理解用权力侵犯他人的合理权益,限制他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是严重的滥权腐败。打破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领导的权力魔咒和防止权力滥用才是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关键问题所在,否则医疗系统权贵之间的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将导致医院公有资源被视为自家金库,听话者就分一点,不听话的就是自取灭亡。说到底,这些都是不公不义的表现,都是不受约束的权力箝制了舆论、限制了医务人员和患者表达真相的权利。

武汉市第四医院从来都不缺少领先的技术啊,缺少的是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缺少的是对个体权利的尊重。既缺少捍卫生命安全讲出真相的权利,又缺少捍卫保持独立人格与尊严的权利。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滥用权力管控、监控、奴役医患双方,以牺牲民生福利为代价,为了自己的升官晋级甚至禁锢人的思想和创造力。而丁祥武等人在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支持下的抄捷径、急功近利的心态,在没有公平正义的背后支撑,很难想象从患者口袋中赚到的钱没有血腥的气味。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仍将继续愚弄医患双方,以所谓技术掩盖滥权和腐败,却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自由民主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看起来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一些医务人员像是“正常”工作,实际上是把作恶分成很多步骤来完成。当每个作恶之人只是在利益链上贡献出一点恶,就会侵犯患者和医务人员的合法权益,以致无论患者死亡还是医务人员死亡都不需要深究相应责任,这就是平庸之恶成本极小化的道理。而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瞬间变成各种技术牢笼,社会停摆、管理失能、民生困苦等带来的一系列次生灾害接踵而至就是最好的例证。

当然,在这个金字塔型的滥权腐败体系中,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的作用最为关键,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才是滥权腐败的第一推动力。如果不存在有良知医患等人员有组织的英勇反抗,剩下的作恶交由制度惯性即可完成。因此,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也无须转变成 ” 恶魔 ” 才会造就类似纳粹的灾难,只需要在一场浩大的极权管理中保持一点点睡意,就像武汉西安等城市疫情过程中出现的溃败以及医疗行业悲剧一样。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不受约束的权力对人的悍然作恶,是对个人自由的粗暴践踏。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的作恶滥权,理性地回应应该是更多的谴责和制度性的反思,而不是陷入集体的熟视无睹和粉饰太平。否则,小概率拨乱反正永远只是小概率事件,更多的医患还得继续承受黑暗和苦难。只有当受害者能够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才能够为理解武汉市第四医院晦暗不明的内幕、黑幕擦亮一道火光。世界经验已经证明,腐败和滥权重在预防。而预防的最好办法就是权力制衡、财产公示,媒体自由与舆论开放。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中国的民主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让我们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记住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李文亮,姜齐宏,胡淑云,杨文,刘崇贤,郭辉,赵新兵,李小莲,赵维萍,赵军艳,蒋绍模,王萍,李国庆,宋应西,陈妤娜,孙明岳,王云杰,康红千,朱玉飞,戴光琼,王浩,续广军,彭玲云,戴春福,孙东涛,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等。为逝去的同胞致以深刻的哀悼。即使这些人被官方追封为烈士,但忽视了医疗系统权贵在治理结构上的根本问题,刻意淡化了追责,以及对言论自由管控的讨论。对医患权利而言,这种“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的追封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继续作恶而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