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尽管社会上丝毫不减的所谓推广三明医疗改革呼声,但目前医疗改革仍然是掩盖真相、指鹿为马,侵犯人权以及弱智的体现。

尽管社会上丝毫不减的所谓推广三明医疗改革呼声,但不幸的是,目前医疗改革仍然是掩盖真相、指鹿为马,侵犯人权以及弱智的体现,这既是专制之下众人丧失胆识的结果,也是因为少数“智者”因种种原因不去捅破窗纸。虽然上级机构、监管部门、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可以去欺骗医患大众上路,但是不可以任由那些说不清最终目标的医改(侵犯个人权利和滥用公权)呼声去麻木众生的心智。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颠覆了医疗公平正义的本质,以利益、物欲为诱导,以虚假绩效(效率)作为医院的最终目的,把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教育”成只信奉简单的原始物欲信条的群氓,却无视核心价值观才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一个靠权力和利诱(绩效)控制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医院,只会令我们更厌恶和更恐惧它,因为这意味着它能用更低的成本和更好的手段压制医患的权利。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正是利用人性的幽暗和制度的缺陷,为一些医务人员(群氓)制造敌人,排斥创造性和独立思考,从而使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公共治理权谋盛行,物欲横流,乃至道德沦丧。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本以为滥权和腐败就能够升官发财,结果不小心触碰到了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观,反向科普了中国医疗改革中存在的根本性问题。就像“李佳琦悖论”一样:一个岁月静好党如果想完全不触碰到政治禁区,他就必须了解所有的政治禁区。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把“开单提成”包装成劳务费和绩效,将医生的收入与其为医院赚取的利润(检查费和治疗费等)挂钩,鼓励医务人员为医院“创收”,同时中共党委还要表演式学习“严禁医疗机构和临床科室对仪器检查以及其它特殊检查等实行开单提成……“等规定,建设所谓廉洁医院,这说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对医疗系统中的每个作恶点都了如指掌,不滥权腐败都是不可能的。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保官位的态度败坏了滥权者的心灵,对权力滥用和对个人权利的侵害与日俱增,只能靠“以繁荣换忠诚”这种不会持久的交易,来保持表面上的合法性。与上级机构、监管部门、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等权力寡头日趋定型的滥权相对照,是社会上丝毫不减的所谓推广三明医疗改革呼声。

不幸的是,目前医疗改革仍然是掩盖真相、指鹿为马,侵犯人权以及弱智的体现,这既是专制之下众人丧失胆识的结果,也是因为少数“智者”因种种原因不去捅破窗纸。虽然上级机构、监管部门、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可以去欺骗医患大众上路,但是不可以任由那些说不清最终目标的医改(侵犯个人权利和滥用公权)呼声去麻木众生的心智。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大肆收受药械回扣,数量不菲,由下面医生出面收钱,几个人私分,万元左右不等,吃喝娱乐,我们医药公司不停轮流摊派,苦不堪言。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公共讨论不应该以医疗改革议题为洪水猛兽,而是要承认经济技术发展其实并非真正建立在最广大公民的根本利益之上,讨论如何调整监督制衡关系更能帮我们建成“由享有人权个体所组成的、民主自治的人类共同体”。欢迎通过你的方式在墙内转发这篇文章,让我们共同开启一个“拒绝遗忘,共同探索”的小实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