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致知了》打油诗似乎在其它场景更能说明医疗改革的问题所在,中共党内外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是否将成为医疗改革的掘墓人?

《致知了》打油诗似乎在其它场景更能说明医疗改革的问题所在,中共党内外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是否将成为医疗改革的掘墓人?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本以为滥权和腐败就能够升官发财,结果不小心触碰到了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观,反向科普了中国医疗改革中存在的根本性问题。

“闭嘴!说你呢,高高在上,一片聒噪声,平添几分燥热。”(同时武汉市第四医院中共党委还要表演式学习“严禁医疗机构和临床科室对仪器检查以及其它特殊检查等实行开单提成……“等规定,建设所谓廉洁医院,这说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对医疗系统中的每个作恶点都了如指掌,不滥权腐败都是不可能的。)

“自以为聪明,肥头大耳,土堆里蛰伏,5年以上,才爬出阴间,却只会用屁股,唱夏日里的赞歌,不知人间疾苦酷暑。”(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把“开单提成”包装成劳务费和绩效,将医生的收入与其为医院赚取的利润(检查费和治疗费等)挂钩,鼓励医务人员为医院“创收”,这说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对医疗系统中的每个作恶点都了如指掌,不滥权腐败都是不可能的。)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王岚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大肆收受药械回扣,数量不菲,由下面医生出面收钱,几个人私分,万元左右不等,吃喝娱乐,我们医药公司不停轮流摊派,苦不堪言。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公共讨论不应该以医疗改革议题为洪水猛兽,而是要承认经济技术发展其实并非真正建立在最广大公民的根本利益之上,讨论如何调整监督制衡关系更能帮我们建成“由享有人权个体所组成的、民主自治的人类共同体”。欢迎通过你的方式在墙内转发这篇文章,让我们共同开启一个“拒绝遗忘,共同探索”的小实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尽管社会上丝毫不减的所谓推广三明医疗改革呼声,但目前医疗改革仍然是掩盖真相、指鹿为马,侵犯人权以及弱智的体现。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本以为滥权和腐败就能够升官发财,结果不小心触碰到了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核心价值观,反向科普了中国医疗改革中存在的根本性问题。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