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其他人就像“指鼠为鸭”事件中的那个学生,纯属逼良为娼,绩效收入在当权者手里(毕业证在学校手里)(转)

某些人误以为监察委、纪委和调查组等机构入驻武汉市第四医院就能够“拨乱反正”或者“恢复真相” ,实际上还上“指鼠为鸭”的方式方法。想想北极鲶鱼,想想贵州溺亡的两位老师,想想在学校被碾压致死的学生和跳楼的妈妈,估计学会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的人眼睛即使瞎了,心里还亮堂着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丁祥武等人会动用权力手段,强迫民众去接受权利被剥夺的结果。

江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和高新区市监局面对着全国人民瞩目的镜头,他们公然编造事实,颠倒黑白,把食堂饭菜里有图有真相的老鼠头硬生生给鉴定成了鸭脖子。可以想象,在某位神秘领导的拍板之下,学校、食堂所属公司以及市监局共同决定编造这一出指鼠为鸭的谎言大戏。在决定公然撒谎的那一刻,他们肯定有充足的底气确保谎言不会被拆穿。

这一点与武汉市第四医院非常类似,消化内科丁祥武的一手遮天估计还是上级机构和保护伞拍板造成的。

如果不是因为事情太过荒谬且太有寓言价值,如果不是网友的不断演绎创作和持续追问,也不会有省级联合调查组的介入,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反转。那么,当初到底是谁给了他们赌上执法部门的公信力公然撒谎的勇气呢?其实,我们从江西省联合调查组的官方通报里也能看出端倪来。表面看来,省级联合调查组给出了异物是鼠头的权威结论,好像是为学生为社会主持了公道。但实际上,省级联合调查组得出结论的方法和此前高新区市监局的做法并没有本质的区。当初认定鸭脖是他们说了算,现在认定是鼠头也是他们说了算,都是在封闭的圈子里做不透明的调查,只是权力机构的层级不同,对应官方信誉的赌注大小不同而已。

同样,某些人误以为监察委、纪委和调查组等机构入驻武汉市第四医院就能够“拨乱反正”或者“恢复真相” ,实际上还上“指鼠为鸭”的方式方法。想想北极鲶鱼,想想贵州溺亡的两位老师,想想在学校被碾压致死的学生和跳楼的妈妈,估计学会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的人眼睛即使瞎了,心里还亮堂着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丁祥武等人会动用权力手段,强迫民众去接受权利被剥夺的结果。

举个例子,省级调查组做出异物是鼠头的鉴定结论说是引用了权威动物专家的意见,然而这位专家是男是女姓甚名谁一概不知。没有签名的鉴定报告,能信吗?指鼠为鸭的咄咄怪事之所以会发生,根本原因是他们有信心能够全面屏蔽媒体监督,有毅力能对专家的意见视而不见,有魄力敢于对执法程序不屑一顾。他们并不是胆大包天,而是经验丰富。

指鼠为鸭:源于对监督媒体的全面屏蔽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从指鼠为鸭事件进入公共视野至今,我们赖以讨论的素材始终只有那一段不算高清的视频,别的物证人证一概没有。事件发生在食堂这样的公共场所,有多名学生和食堂工作人员交涉过,还有围观的同学,人证不难找吧?但是没有的。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毕业证要紧。

同样的道理,既然发生在食堂,现场的监控和后厨的监控肯定有的,这物证不难找吧?但是没有的。当然这也可以理解,市场监管局都愿意帮他们打保票了,他们根本不屑于去公布监控。大家在网上吵得热火朝天,真正的事发现场却在相关部门的保护之下岁月静好。原本应该通过实地调查为公众解答疑惑的媒体再一次集体失声,虽然已是常态,但我始终无法释怀。

最荒谬的是,一所职业技术学院,一家基层到不能再基层的食堂,一件根本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的食品安全事件,居然都能做到让主流媒体集体失声的程度,敏感值的下限已经不止低到了尘埃里,简直是低到了地下800米……不用接受媒体的监督,他们当然敢肆无忌惮指鼠为鸭。

估计这事如果放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丁祥武等人能够直接用王炸:不要让联合国看笑话,对吧?再揭示医院滥权腐败本质就是给国外的坏人递黑料,对吧?不是因为具有辨别是非能力的领导和专家太少,而是所谓的领导和专家手中有了权力不用接受监督,方才民众唯恐避之不及。

指鼠为鸭:源于对第三方独立专家意见的视而不见

客观地说,在大部分情况下,群众对食品安全事件的目测鉴定都是不足为凭的。即便身为生物学背景的科普博主,我之前也并不敢断言那就是鼠头而不是鸭脖。包括大家寄予厚望的博物学专家无穷小亮,凭目测也只能得出高度怀疑是鼠头的结论。但是,与围观群众凭生活经验目测不同,专家们做目测鉴定还是有章法、有依据的。比如无穷小亮和他的动物学家朋友们就会从头骨构型、毛发分布、牙齿分布等专业知识点去做比对。专家通过视频隔空鉴定的经验不足以作为最终依据,但是理应引起执法部门重视的。然而,在省级联合调查组介入之前,相关学校、企业、市监局都对专家意见视而不见,硬是梗着脖子说那是鸭脖,不惜赌上执法部门的权威与公信力。说到底,在这些人看来,专家都是用来给他们的结论站台的,而不是客观独立的存在,更不是可以质疑他们结论的力量。专家意见支持他们时就引用,专家意见反对他们时就视而不见,装聋作哑,这样的心态我们已经见过太多。这次江西的省级联合调查组得出结论也引用了权威动物专家的意见,然而到底是哪位专家却并不公开,专家的鉴定意见原话是什么也不得而知。这样用专家,还不如自己说了算来得坦荡。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丁祥武等人都是自己监督自己,其他人就像“指鼠为鸭”事件中的那个学生,纯属逼良为娼,绩效收入在当权者手里(毕业证在学校手里),怎么拿捏都有理由,那个人(学生)换成任何人,也只有低头的无奈。

指鼠为鸭:源于对执法程序的不屑一顾

指数为鸭的事件之所以在舆论场持续发酵这么久,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第一批列入调查的市监局完全没有依照标准程序进行调查和执法,却得出不容置疑的权威结论。对于食品异物鉴定来说,最最重要的证据当然是那件异物的原始样本,那是真正的铁证如山。然而,市监局居然无视食堂将样本丢弃的重大嫌疑,硬是和他们沆瀣一气,凭隔空目测做出鉴定。从省级调查组的通报来看,市监局对相关同学的询问也绝对是走了过场,甚至参与了编造口供。哪怕你要做戏,至少也做个全套,把程序走完,别让破绽那么明显。人证和物证的采集都是一眼假的水平,如此违背程序,是对执法部门公信力的公然践踏。不顾程序正义,指鼠为鸭的事情注定会再次发生。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果针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丁祥武等人的监督能够阳光普照,如果第三方独立的专业人士意见能够掷地有声,如果程序正义的观念能够深入人心,到那时,打算公开滥权腐败的人就得掂量掂量了。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常青院区以及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夏平 王岚(目前升任武汉市第一医院院长)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