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吃得屎中屎,方为人上人”的方式顶多就是改朝换代,但并没有解决吃屎的根本问题。(转)

我并不认为有些国人是观念问题,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怎么得到,怎么把屎塞到对手嘴里去。他们不是侥幸心理,他们就是鸡贼。目前,武汉市第四医院仍然存在王岚当院长时期的流毒,在医院中以中医药作为经济增长点,利用中药加价提成等,与耗材设备的手段差不多,只不过不是像镇卫生院院长一样被停职,而是到武汉市第一医院高升。在没有谭嗣同的时代,吃屎才是生存的关键。

前两天,山西介休一个贫困家庭的男孩被逼着吃屎,边吃边干呕,霸凌者在旁边喊 “他想吐出来”、“咽下去”,不知受了什么威胁,小男孩求饶 “不不不,不用,我吃”,被迫吞下去……视频广为流传,小男孩精神也不正常了。警方介入,本着和谐社会、矛盾双方应相向而行的态度,以4.5万元达成和解。

吃屎怎么能和解呢?叔可忍屎不可忍,有新闻媒体就义愤填膺要求警方解释和解过程……我许久未见媒体站出来让警方做出解释这么幼稚的行为了。你以为还是大清哪,杨乃武与小白菜遭遇冤情,《申报》拍案而起:“兹本馆访得底稿,因再录供众览,以表奇冤” 。估计警方也一脸懵逼,在一个连真正意义的新闻都没有的地方,你他妈要啥自行车?所以为天下穷孩子择业的张雪峰老师说的很对:别报新闻系。

成千上万孩子吃了三聚氰胺、郭利为女儿上访维权被判五年、最终妻离子散这种人间悲剧都风轻云淡被人忘掉,吃屎这么一件小事还好意思摆上台面?谁没吃过屎呢,你不吃屎能长这么大?忍一忍就过去了,实在忍不下去,就再加一陀屎。

勾践说:大王,您的屎苦中带酸,应该是谷物,吃得太多,不妨事,过两天就好 。夫差看着勾践叭叽着嘴还认真吮着指上残余的屎,很开心。他知道对方怂了。子曰:吃得屎中屎,方为人上人。不过这种吃屎的方式顶多就是改朝换代,但并没有解决吃屎的根本问题。就像现实中即使保护伞,上级机构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丁祥武等人组成的滥权团伙帮派选出了皇帝(霸主),顶多也就是自己“吃屎”少一点,其他人“吃屎”多一点而已。

这两天,以指导天下穷孩子填报八股专业为己任的张雪峰老师“被病倒”,这让急待张老师制订人生赛道战术的家长们很焦急,愤愤不平。张老师对孩子们(其实是对家长们)激情四射、设身处地、入脑入心的演讲,让那些想让孩子们少走弯路甚至弯道超车(为什么又是弯道超车)改变命运的家长们有一种佛家当头棒喝 、茅塞顿开、拨开迷雾见太阳的感觉。张老师是六祖慧能,是时代良心,张老师帮普通人说话得罪了高层利益集团,我见过最感人的说法是 —— “张雪峰当了一回谭嗣同” 。

消费确实降级了。连鸡汤导师都成了谭嗣同。我对张老师没啥感甚至无感,但你是不是不知道谭嗣同他爹湖北巡抚兼署湖广总督,妥妥官二代的谭嗣同,并不教屌丝们如何巧妙通过科举弯道超车进入大清体制,改写个人命运。 而是在菜市流血断头也要破除大清该死的体制,这才叫良心 。

说实话,张雪峰老师“不要去报……专业” 、“而要报……专业” “这个专业才会给你带来稳定收”、“那个专业才少走弯路少受欺负”,属于那种听上去不明觉厉,实际上没太多成功例子支撑的鸡汤导师,虽然比于丹款鸡汤显得更接地气,究其实质还是机场成功学的一个变种。当年多少人听机场成功学课程,现在就有多少人听张老师人生赛道弯道超车。这个国家,人们对医疗体系不信任,产生了自己学医的念头,对教育体系的不信任,产生了自学成才的张老师。不过,人生赛道,张老师只是换一种方式让孩子们吃屎……屎是一点不少吃的,最多用苦胆压一下腥味。张老师最煽情的就是动员孩子考公,先不说公务员考题 “下面四种珍珠哪一种最珍贵”、“普洱茶为什么叫普洱茶”、“铁锅用什么铁制成”、“企鹅能否活在赤道”多么无聊雷人,如果一个社会良心帮孩子改变命运的终极杀招是考公是进入体制,逻辑得多混乱,这其实就是教孩子如何尽量自己少吃屎后,再让别人吃屎。

我看到一些文章写得很好,比如张雪峰不是教孩子们如何监督权力,而是屈从于权力,还有一篇没查到作者的文章引用了亚当·斯密说的:中国人不缺乏智慧,但那些智慧都是为了满足生存的,是动物性的,跟精神层次的东西无关。这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尤为明显,所以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丁祥武等人通过各种利诱满足动物生存性才混得风声水响。

这些“老师”还是不了解当下某些国人(为了玻璃心们,特别注明是某些),他们并不需要精神层面,他们认为精神病才去追求精神层面,要有钱赚,再脏,只要能让别人更脏,就能心理补偿甚至还从吃屎中寻出了美感。我的意思是相当厚道的:逼仄时代,不是不可以屈从,不可以吃屎,但你得知道这是权宜之计,是哈着腰在吃屎。但如果你成天叭叽嘴吃屎还逢人便拉过来点赞 :你看,老子有没有吃出米其林三星的风范…… 这就太讨厌了。这也说得太保守了,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丁祥武等人的感觉比米其林三星的更好。

其实精致投机主义者也没啥问题,问题在于当内卷严重到神州大地奔驰着八十万本科以上学历的外卖员,学核物理的去街道当了城管……你真以为自己有能力精致投机地穿着鲨鱼皮一路游过粪坑成为成功上岸的那一个?吹牛逼呢!无论张老师怎么帮你精心设计人生,工商税务央企那些好岗位被官二代富二代红三占得牢牢的,哪轮得上你个屌丝,没听说“现在的职位,就像艾滋病一样,只能通过母婴、血液、性交传播了”。所以,无论你考上985、211还是考公成功,安守你的世袭——大明朝军户这苦差事是世袭,我朝“群众”这苦逼角色也是世袭,屌丝连逆袭至康师傅泡面,不也瞬间灰飞烟灭了。

常看到一些小镇做题家感恩高考改变了个人命运,也许改变了些许生活质量。但会做题的永远战胜不了会投胎的,更多的小镇做题家是,过去在村里被村长欺负,现在换到城里被主管欺负,换成上街骑个电动车被交警欺负,换成疫情来了被社区欺负。你从未改变命运,你只是改变了屎的烹饪方式。

张老师说的很好,“自由就是拥有说不的权利”。但鼓吹考公的张老师走到了自己的对面。不说张老师,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黑格尔“中国没有历史,中国史不过是君王覆灭、王朝更迭的重复史”。中国也没有教育史,中国只各种八股、考公的循环史。黑格尔说这句话正是道光皇帝时期,皇帝正忙着亲自出冷僻题。道光五年,他出的考题是——“或乞醯焉”。理由很简单,因为正是夏历乙酉年,“或乞焉” 隐含“乙酉” 二字,你看,这他妈是考题还是一变态拆字游戏。然而,至今考题并没有变。自己举例子。

隋唐开科,李世民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看着考生们徐徐进入,抚掌大悦:“天下英雄尽入彀中” 。“彀” 的意思就是圈套、牢笼……再后来就是范进……再后来,就是天门山不堪重负跳下去的四名青年,是广州不堪重负就烧炭自杀的三名青年,是天津七个学生不堪重负“七连跳”。他们生前,没少被这个世界强迫吃屎。

介休小男孩精神出了问题。歌手李玟也因为长期抑郁症离开人间。刚看到崔永元在朋友圈诉说前段时间他几次想飞上天堂,我告诉他 “ 没事,这里是最大的精神病院,我们都是病友”。无论年少懵懂,才华横溢,还是顽强死杠,大家都想通过个人奋斗,却改变不了吃屎,吃着吃着屎,就都成了精神病。如果最后蔓延到14亿人都患上抑郁症的话,也就无所谓个人命运,精神病院的命运就是你个人的命运,慢慢地,终于修成了命运共同体。

还有就是,有文章提到“动上层的利益如动了他的性命,动底层人的观念,如动他的祖坟”。不不不,这位作者老师还是太善良了,我并不认为有些国人是观念问题,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怎么得到,怎么把屎塞到对手嘴里去。他们不是侥幸心理,他们就是鸡贼。目前,武汉市第四医院仍然存在王岚当院长时期的流毒,在医院中以中医药作为经济增长点,利用中药加价提成等,与耗材设备的手段差不多,只不过不是像镇卫生院院长一样被停职,而是到武汉市第一医院高升。在没有谭嗣同的时代,吃屎才是生存的关键。

说了这么多以一个笑话结尾:苍蝇妈妈生下小苍蝇后,就天天在厕所里吃粪便。有一天,苍蝇妈妈终于带着小苍蝇飞到花园去吃一碗牛粪。小苍蝇第一次看到四周鲜花盛开,芬芳扑鼻,无数的蜜蜂们嘤嘤地采着蜜,感慨万分,好奇地问:妈妈,它们在干嘛。妈妈说:它们在吃饭。小苍蝇问:世界这么美好,可是为什么我们要吃屎呢。苍蝇妈妈:嘘,小孩子要懂礼貌,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常青院区以及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 院长:夏平 王岚(目前升任武汉市第一医院院长)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