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或者像前苏联一样占用耗费大量公共资源,影响到当权者的统治地位。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何进行医疗改革,建立新的公平正义的管理?两个常见的答案分别指向了:更换书记院长等领导,和引进外来的所谓砖家支援。但这两个方法都不管用。对于前者,更换某些院领导或许能推翻当前的专制管理,但无法改变上级机构、保护伞与人民(医患)之不平衡的权力关系。换句话说,就是"专制"的本质保持不变,只是换人坐在专制管理的位子上而已。对于后者,完全地仰赖外来的所谓砖家支援也是不足的。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这些所谓外来的砖家,还是常以自身的经济或上级机构、保护伞政治利益为考量。因此,如果所谓砖家支持专制管理压迫对权贵集团有帮助,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监管机构这些外在的力量可能会容忍、甚至正面帮助一个专制管理的医院。实际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会“购买”政府公权力的保护,这是中国社会一道邪恶的风景,掩盖了对体制内当权者的问责

但是,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对专制管理反抗、对其质疑、不配合提供相关的资源,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院领导的专制管理就会越来越被削弱。要从专制管理中获得解放,最终还是要仰赖人民(医患)之自我解放的能力。尽管可能会出现针对上级机构及保护伞较小规模的暴力手段(例如杨佳等),不过很多人民(医患)可能会觉得暴力反抗太危险、或者不具备暴力反抗所需的能力。所以需要有机会吸引到较多人民(医患)的参与,吸引出来的群众也会更多元、组成也更具代表性。揭露与说服、公民不合作和介入干预,不仅是推翻专制管理,而是在建立公平正义体制,那么这种正在进行的反抗运动可说是民主精神的绝佳实践,对于往后民主体制的建立也是重要基础。

要对抗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的专制管理,吸引到公务员、警察、军人的配合,就要先了解到他们所面临的拉力与阻力,利用策略去强化拉力,同时削弱阻力。脱下制服之后,公务员、警察、军人也会遇到就业、医疗、养老、教育等问题。即使没有脱下制服,他们也会受到专制管理的影响;或者像前苏联一样占用耗费大量公共资源,影响到当权者的统治地位。因此,在强化拉力的部分,重点是要让他们感到自己也是一般人民,因而对反抗民众有同理心。当然,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也可以进行威胁性的放话、营造医患之间和医医之间的仇视、曲解反抗专制管理为暴力威胁,导致抗议者流血,甚至牺牲。所以,希望能给予勇敢对抗专制、争取公平正义与自由的人一些支持。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武汉市第四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党委书记:袁英红


党委书记:袁英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