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默中吶喊:普通人的封控記錄 | 金馬達基金公告 No.52

人民的名义:给你们3元,能放过我们吗?

葫芦封口,毒气继续蔓延

pekjack

疫情之后,关注环境的人似乎少了一些。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基本职业精神的丧失和行业监督体系的完全失效,都是权力滥用所致。以权力为主导的身份社会结构,加上不择手段的物质利诱,使得职业精神所强调的第一要素——契约精神被最大程度地弱化,

从业者不再以自己的专业知识来履行职责,而代之以假大空的宣传作为掩饰,终极目标就是腐蚀人们的灵魂,释放人性的罪恶,以至于主都无法挽救这些邪恶的人。

真的想要逃离了

pekjack

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过,只争朝夕。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为了“政绩和利益”考核把焦点放在如何保住GDP增速以及确保不出现重大负面事件上,根本就无法感受到中国中央政府对医疗改革宏观调控的决心,对权力滥用,潜规则横行,以及医患合理权益被剥夺等核心问题的解决只会流于形式。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不仅失去了职业精神中起码的专业与契约精神要求,更是对本行业从业人员的侮辱。

疫情中 睡眠的迷思

pekjack

没戴口罩的幸福。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滥权既是公权力腐败和管理失败的结果,同时亦会恶化大众对管理的认同。虽然中国中央政府发起了声势浩大的督查行动,然而并未能改善医院(医疗)严重的信用赤字,医患对立和医医对立进一步加深。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还真以为自己发现了“左手收走医患合理权利,右手收得政绩和经济繁荣”的惊天秘籍,实现了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伟大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