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range
Good Orange

不務正業、不專心、不知足

詩人已走,楊牧談創作

(edited)
楊牧:「這些是所有我思索過的,所有關於一首詩自無到有的過程,以及其中一切連帶的問題。」

抱歉,用了這樣俗氣的標題,但首先我必須把你吸引進來。

以功利眼光來看,楊牧是一位成功的詩人,也是少數被上天溫柔善待的詩人。戰亂的煙硝停熄於他懵懂的幼年時期,六歲上學之後一路平順,東海大學畢業赴美國愛荷華求學,年輕即獲得文藝上的肯定。他是詩人,也是享譽國際的文學教授,順遂的人生並沒有妨礙他寫出優秀詩作,反而讓我們有機會更接近他的心靈。

受過重傷的人,總是較難以靠近,而幸福之人,如果他剛好具有真誠、良善的人格,又能以其敏銳易感之心領略人情智慧,用寬廣的胸懷容納世界,那他必定能成為最好的帶領者。這本《一首詩的完成》就是他寫給青年詩人的書簡,共有十八個篇章,優美綿密,不宜高效閱讀,最好一天一篇,慢慢讀,慢慢想,放在心裡細細體會。

我讀書有狼吞虎嚥的毛病,不少好書都讓我給糟蹋了。許多年前剛拿到這本書時也是不管不顧硬吞,噎著了,又放回架子上。直到現在年歲更長,心性更優緩才又翻開,我已經不是青年了,才終於有一點明白書中字字句句間的深意。這裡先抄一段:

詩人應該有所秉持。他秉持什麼呢?他超越功利,俾倪權勢以肯定人性的尊嚴,崇尚自由和民主;他關懷群眾但不為群眾口號所指引,認識私我情感之可貴而不為自己的愛憎帶向濫情;他的秉持乃是一獨立威嚴之心靈。其渥如赭,其寒如冰,那是深藏雪原下一團熊熊的烈火,不斷以知識的權利,想像的光芒試探著疲憊的現實結構,向一切恐怖欺凌的伎倆挑戰,指出草之所以枯,肉之所以腐,魍魎魑魅之所以必死,不能長久在光天化日下現形。—— 抄自 楊牧《一首詩的完成 · 抱負》

以詩做為人生抱負,無疑是宏偉浩大卻危險的,正因為如此,才需要有所秉持,以「其渥如赭,其含如冰」之心志,「指出草之所以枯,肉之所以腐,魍魎魑魅之所以必死」。寫得多麼不直白,語言多麼新鮮,意像多麼壯麗,這是寫詩的筆法,閱讀者一方面要運用理智去分析,另一方面要用直覺去感應,以這種方式傳遞的訊息特別深刻雋永,具有強大感染力。

小說家寫散文,聰明風趣,活潑放肆;詩人寫散文,千回百轉,撩動人心。讀這一段詩人的秉持,我當下還真有那麼幾刻鐘完全俾倪了什麼按贊數!然而詩人的秉持是嚴肅的,是負重前行,是一生的守諾。楊牧在全書第一篇就告訴我們,走文學大路,要做好心理準備,一路多凶險,絕對不容易,當然也必定精彩萬分。

# 詩人已走,詩人未曾遠離。

# 慢讀楊牧《一首詩的完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