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5 articlesIn total 138475 words

再见了,家

pengson

和孩子读绘本看到这样一个故事:小熊一家准备搬走,离开之前,小熊说忘记了东西。于是他们回到空房子里寻找,回忆,然后小熊发现,忘记的东西是告别。于是他们与卧室,卫生间,厨房,客厅,院子,一一告别。这个故事很简单,孩子也看的漫不经心,远不如对于恐龙啊,太空啊,一类的书时那般热情高涨。

搞技术为什么难

pengson

我发现一个特别反直觉的事情,当我认真做事的时候,总是又得罪人,又亏钱(年终奖没了)。反而,当我做事马马虎虎,整天搞七搞八(参加些莫名其妙的活动),反而又得老板青睐,又赚大钱(迄今为止最大一笔年终奖)。简单的说,当我表现的像个精益求精的工程师的时候,大家都不喜欢我;当我表现的像个职...

想换工作了

pengson

晚饭后去做了核酸。其实本是不必做的。我这两天打算在家办公,在家办公就不必做核酸。无奈老板消息过来,希望这个礼拜多去公司几天,为了饭碗,只能照做。但是终归是不太情愿的。总公司已经开放远程办公,但是上海这边的办公室依旧是遮遮掩掩,明着问,答案是可以远程。

核酸元年;战斗战斗;今天的核酸检测员有点认真

pengson

核酸检测风波

pengson

(最近的文章好像都是写核酸检测的,魔怔了) 回到媳妇老家,高邮乡下,早就听说要三天两检。不过这次铁杆忠臣岳父大人不在家,没人给村干部打报告,所以只要媳妇一个人去做就好了。我骑上岳母的小电炉,后座载着媳妇,专门挑没有汽车的小路走。大路上汽车多,电动车更多,而且速度飞快,不断地有大爷大妈风驰电掣般从两侧驶过。

无尽的核酸检测

pengson

Photo by Isaac Quesada on Unsplash封面图片 Photo by Isaac Quesada on Unsplash (一) 渭南的核酸检测总是开始的特别早。天蒙蒙亮,就听见巨大的广播声在小区里四处响起。过了好一会,声音越来越近,透过窗户,才看见一辆电动车慢悠悠的骑过来。

沟通并不是必要的

pengson

最近半年公司在开发一个新项目,人手少,工期紧,大家压力都很大。因为项目比较复杂,现成可供参考的资料又少,常常需要大量的会议来同步知识,而这占用了本来就捉襟见肘的时间,让工期的紧迫现状雪上加霜。(一) 我在项目组的角色介于开发和技术管理两者之间,常常需要和各种角色打交道。

困在渭南的日子

pengson

今天原本是返回上海的日子。孩子要上学,我要换身份证(渭南换领居然要60工作日,而且必须本人领取,无力吐槽),金鱼饿了一个礼拜。早早买了今早的车票,然而疫情来的毫无征兆,18号小区封闭,接下来连续核酸。昨天接到的消息是封控更加严格,于是无奈的退掉车票。

烂尾楼

pengson

最近全国各地都在闹烂尾楼,我看了很多报道。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少。有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妇,带着被褥在开发商楼前打地铺,说是借了十几万给孙子买的婚房,房子下不来,孙媳妇都跑了,自己儿子气病了,孙子还要上班,只能自己老两口来这里求人家。拍视频的问,过年回家没?

无fuck可说

pengson

之前一段时间,关于英国首相(现在应该叫前首相了吗?)的视频消息很多,他骑着单车去买汉堡,他自己充咖啡。网友们调侃说,在中国哪怕是个村干部,都比他威风。这一点我是认同的,我是农村出身,村干部见了不少。其实大部分时候村一级的都没资格见,人家也业务繁忙,我们普通村民间的最多的还是组干部。

夕阳下的遐思

pengson

如果能早下班,谁愿意加班呢

周五复工,失望的午餐,无聊瞎想

pengson

周五到公司办公一天。应同事的推荐,点了个老乡鸡的套餐。打开外卖的一瞬间,心凉了半截。也许是居家三月“养尊处优“惯了,已经不太习惯辣子鸡里面鸡肉比辣子少。老妈做的辣子鸡兴许味道寡淡,但是分量绝对不差。但是眼前这份辣子鸡,就很是寒酸了,寥寥几块肉,还都是边角料,嘬了两口,全市骨头。

被忽视的风险

pengson

前两天看到一则新闻,说 6 月 22 日,四川成都有位 16 岁少年下河救人,不幸溺亡。比较戏剧性的是,所谓的救人,其实是被误导,落水的是狗而非人。误导者据说是两名年轻女子。网络上的热议多在讨论误导者是否应该承担责任。对于见义勇为是不是应该提倡,倒是意见统一的表示肯定。

上海解封了,我却很难高兴起来

pengson

今天是 2022 年 6 月 1 日,儿童节。上海解封了。昨天下午,小区已经实质性解封,中午开始,步行或者驾车离开小区的队伍络绎不绝。傍晚时分,小区大门附近一朵朵璀璨的烟花腾空而起,让人错以为新年到了。我听说外滩那边的人聚在一起要过一个不眠之夜,我很羡慕他们,但是我还要哄孩子睡觉,明天还得上班赚钱,再说,外滩也太远了。

出门采购记

pengson

买菜半小时,排队排一天

今日又核酸

pengson

(一) 早上核酸。9点下楼,排队。前面是妻子和孩子,后面是老妈。旁边一个工作人员走上前来:“请保持2米间距”。我:“我们是一家的。” “一家的也不行,必须2米间距。” 我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的眼睛。旁边另一个工作人员看到气氛有些紧张,走过来,说,“上面有监控,看见了不好。

静默期明天结束

pengson

管控一周之后,突然进入静默期:足不出户,团购快递断绝。我们决定偷偷出去玩一小会。

混乱中的生存

pengson

昨天晚上开始,生鲜超市的团购群就没了动静。新加入的用户急不可耐的 @ 店家,但是店家似乎被禁言了一般,一言不发。大家开始担心超市的供应是不是出了问题,或者接到了严厉的封闭管控,或者,更坏的情况,是不是超市或者相关的供应链上出现了病毒扩散。但这些都只是猜测。

第一次核酸自测

pengson

早上,楼栋管理员发通知,今天做新冠肺炎自测。很快试剂盒发下来,看了教程,感觉不太难。叫来母亲大人,阳台上,一人一个小凳子,面对面坐下。我先把一人份的东西准备好,打开视频,边看边做。首先,打开鼻拭子。我问母亲,视频说要先洗手。母亲闷声说,我手干净的。

消失的味道

pengson

早上陪妈妈去医院看病,拍了片子,报告要1点后才能出来。于是离开医院踹觅食。一路上,高楼大厦,但是饭馆寥寥。妈妈一直在吐槽,说,老家的医院周边一圈都是吃的,哪里需要跑这么远。我笑笑,说,上海这边管的比较严吧,什么地方可以开饭馆,什么地方不可以,都是说好的。

过去的东西就一定皮实吗?

pengson

我一直很喜欢白色的板鞋,但是小时候买不起名牌,普通牌子的,质量又出奇的差。大概02年左右,我妈买了一双板鞋给我,花了60元,那个时候的60元有多值钱,03年我到老城区读书,一个星期吃饭只需要15元。一碗面1.5元,一笼包子1.5,一个烧饼0.5元。

穷人的认知:人工费便宜是我们的优越性

pengson

居住国外的华人分享超市商品价格,往往低廉的让人落泪。中国观众有的喜欢将价格换算成人民币找点心理平衡,有的会指出换算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人家赚的本来就是美元。还有很多人会说,国外买东西也许便宜,但是人工费用太高,修个马桶,换个水管,就要好几百刀。

报了个案,之后

pengson

本来不想写,但是今天接到廖警官电话,告诉我已经在调查阶段了。那就稍微写一写吧。事情发生在10月17日下午3点左右。当时,我带着两个孩子在室内游乐场玩耍,我主要陪小孩子,大孩子自顾自玩滑梯。大孩子最后一次从滑梯上下来,底下有个老人正好将地垫拉起,孩子的额头撞上垫子,嚎啕大哭。

国家为什么要补贴新能源汽车?

pengson

特斯拉市值破万亿美元 马斯克直呼"疯狂" 最近几年,针对新能源汽车(主要是电动,混动)的补贴一直都是热门的话题。拿上海举例,为支持新能源汽车的销售,专门设置了新能源汽车专用牌照(绿牌)。上海的汽车牌照有多难申请,这应该不是个秘密。我的一个同事就拍了2~3年,愣是没拍到。

农村自建房与城市住宅,孰好?

pengson

大多数出生在城市的人,不了解农村自建房。我简单总结一下。农村自建房,就是农民在自己宅基地上,自行建造的房屋。为什么说自行建造,而不是自己建造,区别在于,现在的房屋几乎都是砖瓦结构,要浇筑混凝土地基,要搭载钢筋承重楼板,做防水,每一项工作的专业要求都很高。

那个村庄

pengson

我以前可能讲过我妈妈出生的那个村庄,那是一个孤零零的小村子。在市区的北郊,有很多小村子,环绕着新建的所谓开发区。其实只是名字叫做开发区罢了,这样的新区每个地方几乎都有,但是发展情况却不尽相同。有的很好,有的一般,我们村边这个应该是最差的。不过说差,也只是横向对比其他发展好的,地方经济实力比较强的地方。

孟晚舟回来了:嗯,我知道了

pengson

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转载孟晚舟回家的消息。翻开抖音,也到处都是这个。打开知乎。虽然在 2021 年里知乎已经被人黑成垃圾了,但是,你得承认的一点事,也就只有在知乎,你才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声音。有个作者是这样评价孟晚舟的新闻的:放在3年前,我应该会很高兴,这是中美角力间给一些民众带来...

高层的价值

pengson

我家所在的楼栋拢共14层,我住在6楼。妻子有时候说,想买一楼的房子。因为一楼送小花园,面积不大,但是种种花草,养养宠物,完全够用了。我也喜欢一楼,但是这几年居住的体验来说,一楼也有一楼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完全看不到解决的希望。第一个问题就是高空抛物。

女拳与国男,国女

pengson

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所以有国女,就有国男,这很合理。

一个月1000块生活费够吗

pengson

我看到的是家庭环境的失败。至于一千块够不够,这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