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Q

中年無業___全宇宙都會跟你作對

之前聽過一句話「只要你有心想要做成一件事,全世界都會一起幫助你的。」

也許太多人恨不得看到我在糞坑裡掙扎無助的樣子,所以全宇宙都在幫助他們實現願望,跟我作對。


過去幾個禮拜一直在黑暗期,金木水火土太陽銀河系逆。

我夢到過去,職場霸凌,塑料姊妹情,背叛與背黑鍋。我還夢到未來也都是不好的事情,像是我預設下周某一天要做一件事,在夢裡那件事事先變成恐怖的異形追趕我嘲笑我,我哪裡都逃不掉。

去年的工作是給我最大傷害的地方,PTSD非常嚴重,導致我只能縮小自己安靜得像一顆空氣。我不喜歡出門,我討厭跟別人交流或說話(包含家人,但通常我還是會拿出所有的力氣去應付家庭和樂的故事線),我真的好恨,我想把之前同事跟我的對話找出來,揭露他們的虛偽裝裱,結果我電腦下載資料夾裡的圖文各種檔案就被覆蓋刪除了。

我啟動復原軟體,找回30000多個檔案,花了32-34小時讓他們修復備份到外部硬碟,結果大多數救回來的檔案,不是變成亂碼就是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格式,內容像幽靈一樣,孤魂野鬼何去何從,只能在我的腦波某個頻率下遊蕩,跟我說話。

然後開始大小細碎的瑣事都不順利起來,謝謝全宇宙輕易的銷毀我的努力和心血,檔案裡的照片、自己做的圖、下載的電子書、工作使用的資料,全部沒有了。病情又惡化,被前工作攻擊所以接案量也驟減(讓我產生各種焦慮)。

這個世上無法重新來過的事情很多。

日劇《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

我一直努力吃藥,我跟醫生說我並不想快樂,我放棄快樂,我只需要藥物能讓我維持住不要跌到谷底感到絕望。

最近一直在看跟「腦前額葉切除術(pre-frontal lobotomy)」有關的影片,它可以說是我的夢想。我從小就想過,要是我不那麼敏銳也不機靈,整天空洞洞的,我是不是更有資格跟機會可以感到純粹的快樂喜悅,還有幸福?

我一開始是想要逃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重新過生活。假裝自己是一個受人歡迎或至少不被討厭可以被包容的另一個人。

後來我想尋找催眠術,重新洗腦自我懷疑且固執的部分,刪除心中的傷痛,完全忘記那一切(我真的覺得那個不是我,我只是在充當我自己而已)。

韓劇《月水金火木土》
日劇《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

不過今年我終究是想通且接受了,不是這個世界對我不好,是我在這個宇宙所扮演的就是這樣的角色,是我本身的命運。所以我逃跑到新的地方也不會有改變(家裡→寄宿學校→國外讀書→職場AB→上海職場C→回來職場DE)。人際關係也是每次都破裂,我就像噁心巨型人面蜘蛛,這個網巣毀壞了,再找一個新的據點織造,再被破壞,再織造。

所以不管是逃跑或是洗腦遺忘以前發生的事情,我都像走在一個莫比烏斯帶(Möbiusband)的迴圈上面。

只有「腦前額葉切除術(pre-frontal lobotomy)」可以救我了吧?成為一個亮著燈但沒有人住的房子,還是乾脆由我自行抿息那忽明忽滅的風中殘燭,直接解放這一生,這是對命運的抵抗還是也算在命運的一部分呢?

影集《拉契特:黯衣天使》
影集《拉契特:黯衣天使》

我已經沒什麼感受了,盡量維持40-50分的情緒是我吃藥的目標,但不知道為什麼負面的感知像進擊的巨人一樣,總是把我吃掉。

宇宙對我的作對,也許是一次又一次的在催促我看淡過去,指名看清死亡的道路,讓這副皮囊與它的多重意義得以好生安息不用再活生生的死撐了。

「我相信有些事情,與其去感受,還不如索性毫無感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中年無業___心中有恨,夢入骨髓

中年無業___放過與放下

中年無業___我的痛苦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