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高
馬思高

https://petermasklo.observer

疫情下的香港「和平紀念日」紀念儀式

(本文以書面中文創作,輔以香港粵文)

今年「和平紀念日」的紀念儀式在數小時前完結了。想說的不多,但心中不勝唏噓。

幾乎自成年以來,每一年我都會去參與「和平紀念日」紀念儀式。今年正值二戰結束75週年,更是香港二戰老兵第一次全體「僅能以其魂魄與意志參與」 [1] 的紀念儀式,本應更受大眾重視。結果,就因為疫情與香港政府的一個限聚令,今年反而成為歷年來極少數受每多掣肘的儀式。

「一切從簡」,儀式期間禁區內嚴格限制人數,制服團體儀仗隊、紀念碑四角之哨兵(Sentry)、以至樂隊都一一取消,各團體代表也不能親自獻上紀念花圈,禱告文被簡化,就連儀式後對公眾開放的習慣都取消。只能說「起碼叫仲保有儀式」。

這一切限制,雖說是以疫情和「限聚令」[2] 作理由,但日後會否成為故意忽視華籍英兵 [3],以至香港保衛戰的人,打壓這個最後的「和平紀念」的先例,在現今香港的氣氛,這個可能性實在難以排除,畢竟這是香港實際上最後一個紀念為保衛香港所犧牲華洋軍民的日子,其存在就已不符合政治的「主旋律」。只希望我是杞人憂天吧。

「英魂不朽 浩氣長存」,願保衛香港的精神,長存每一個人心中!


[1] 繼今年8月香港退伍軍人聯會公布永遠榮譽會長蔡彼得逝世,最後一名參與香港保衛戰的華籍英兵吳世明亦於10月4日因病離世。至此,香港再無一名在世的二戰華籍老兵

[2] 但明明在限聚令中,清楚列明「喪禮、哀悼相關的祭祀或儀式」不受限制令規限!

[3] 蔡彼得就曾經直指,香港政府故意忽視香港退役軍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