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爱智慧
野兽爱智慧

阅读·实修·转化

417 胡因梦:​在简朴中活出生命的质感


磨砺感官,在简朴中活出生命的质感

本文整理自『即兴教导•禅的慧见』六日研习营中师生之间关于「安全感」的一场对谈。对谈中,这位学员的呈现的议题——和身体感知分离、向外抓取安全感、难以安住当下也是现代大多数人面临的束缚和挑战,这也是此次肆虐全球的疫情带给我们的反思:不断向外追求来获得安全感,这条路还能走多久?我们需要把注意力转而向内,唤醒、磨砺感官,活出生命真正的美感和质感。

老师: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安全感」,每个人都在追求安全感,可是什么才是安全感? 

学员:我觉得安全感跟内心的匮乏感是相呼应的。由于内心的那种匮乏感,所以才想要更多的东西聚拢,这样才感到安全。

老师:我现在最喜欢看油管上刚出生的小婴儿的视讯,他们很容易受到惊吓,这是他们的生理本能。可是如果你不吓唬他,小婴儿是没有安全感这种问题的。

学员:是邪恶教育教育出来的。 

老师:为什么教育一直灌输给我们的是,“你是不够安全的,你一定要拥有更多的东西才安全”?父母给我们灌输的同样如此,让我们去追求安全保障, 这样也可以解决他们的不安全感。

他们的不安全感一定跟生存自保本能有关,一定会涉及到钱、物质等最根本的一些事,所以他们给予我们的教育一定不可能是灵性的,一定是物质的。那么他们是如何一点一滴教育我们的?

学员:会给我很多恐惧。 

老师:你的妈妈经历过生存危机吗? 

学员:有的,她经历过大饥荒,然后她的第一任丈夫是生病去世的。 

老师:那你一定有冥月相位。好,我们找到了理由,因为母亲过去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但是找到了理由,你是不会有变化的。找到理由也没用,你还是没有安全感。

所以我们不是要找理由——理由都是在外面的,我们要反观自己,在每一次不安全感升起来的时候,你的反应是什么?

学员:很多时候是逃。 

老师:逃到哪儿?

学员:转移注意力,不去看那个不安全感和恐惧。

老师: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有没有跟它熟悉过?还是,只要你感到慌张、不安全,就出于本能“啪”一下就弹掉了。你有没有跟它相处过?你看,我们都希望跟别人紧密相处,但是从来不跟自己亲密相处。

学员:以前非常少。最近当我感到不安全或者恐惧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那就先坐在这里吧,试着往里面看一看。

但我不知道做的对不对,我不会瞬间就去找别人聊天或者是瞬间就去做别的事,我就坐在那里。现在我又回到了那种情绪当中了。

老师:通常什么样的情景会引发你这样的反应?

学员:遇到冲突的时候。

老师:冲突不外乎就是钱、权力、性、亲密性。是不是?因为有不安全感的人最希望的就是跟伴侣一起去解决这个不安全感。两个人能融合在一起会更有力量、更有能力、更有意志力,对不对?但是为什么你达不成正向的目的,却容易变成冲突?如果培养一种良好的交流习惯,就可以比较容易地达成融合、一起紧密合作的目的。但是显然你经常落入相反的结果,为什 

学员:有时候是希望让对方负责,把自己的责任推出去,放到他的身上。

老师:但他跟你一样,此生灵魂的的方向和宇宙赋予你们的使命就是要活的很舒服,去享受自己。你很想很舒服,不要那么自保,他也很想很舒服,不要那么辛苦。你们的灵魂使命都是要化繁为简,怎么办?如何达成这样的灵魂使命?

学员:可以轮流辛苦,跟他讲好前面十年我辛苦,后面十年他辛苦。

老师:这是一个方法,另外还有一个法子。 

学员:两个人一起。

老师:另外那个法子跟安全感有关。

学员:各自靠自己。

老师:还没有到比较根本的层面。

你们知道南交天蝎的人啊,他们不懂得如何在最简单的状态之下活出生活的品质,只知道一直要、一直要更多。克氏说过:如果穷到只剩下家徒四壁,窗子比例也要有美感。这是金牛说的话,克氏就是太阳金牛,佛陀也是。

这句话是非常重要的。南交天蝎这个族群的人心里没有质感。为什么没有质感?因为你的感官没有运作,你不去「觉」什么是美,你只是一再地用很激烈的方式去追寻、拥有和占有。 

学员:要量不要质。

老师:对。所以你其实不是要去赚更多的钱,而是要学习在简朴中活出美感、活出质感。你真的需要那么多钱吗?钱都放在银行,那是一个数字。你现在整个人没有呈现出质感。你只会奴役自己的身体去拥有更多、占有更多,但是等你占有到的时候,你已经病了垮了,毫无质感了。

质感是什么?它意味着,你时时刻刻都懂得如何把身体搞通透、搞舒服了。喝咖啡的时候你每一口都在享受它。在这个环境里,你有没有看到周围的景色有多美?没有。你很认真的听课,想要从课堂里收割一些东西。你的危机意识太强,导致没办法享受每个当下。

学员:具体意思就是说,吃东西的时候要注重那种味道,穿衣服的时候要注重它舒不舒服吗?

老师:感官,感官,感官。要去磨砺感官。

金牛会感知自己,感知一定是和身体有关,眼、耳、鼻、舌、身、意都在身体上。除了这具物质身,按照人智学来讲,还有以太体、星光体和自我体。你要一层一层往里面探,把一层又一层堵塞转化掉,里面才能完全松。经络通透了,你才会有享受的感觉。

在克氏的传记里,他讲到跟一群人在印度聚会。到了第七天,普普尔·贾亚卡尔突然狂奔着从聚会的大厅跑出来,到大自然里恸哭,为什么?因为她的感官感知能力提高了十倍。她突然看到了花鸟虫鱼的美,突然看到了色彩,原来微风吹到身上是这样的感觉。

因为克氏一直在剥、剥、剥,到最后你所有的这些外在的东西都没了,这时候剩下就只是「觉」。当觉性的敏锐度提高十倍的时候,你才真的是在享受生命。

但是你现在没有「觉」,脑子里一直在想,我要收割到什么才会更安全。

学员:是的,我时刻会有一种:不行,我要学习;不行,我要多干点事儿。当我想尝试着享受当下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声音会跳出来,让我没有办法享受当下。

老师:你越追求安全感,就越不安全。

我们看过太多太多的北交金牛,如果他们没有主动活出金牛的特质——有独立的自我价值,内在有自给自足的安宁感,能够安住在当下,如果你不主动活出来的话,就会有剧情出现。最常见的就是丈夫外遇,外面的那个女人要钱。于是你最在意的安全保障——亲密关系中涉及的性、钱、融合性——都消失不见,强迫你自给自足。

所以你必须要改变自己的业力习气。宇宙让我们投身到这个地球来,不不要我们重复旧有的模式,而是要活出你不熟悉的另外一个状态。

你必须开拓出一个出口。出口是什么?往北交走。

学习安住当下,享受每一个当下的生命经验,磨砺感官的敏锐度,能够在非常简朴的条件之下活出生命的美感。


聆听雨声,打开觉知

本文整理自『即兴教导•禅的慧见』六日研习营的课程内容。在研习营中,老师不借助任何工具,用当下的直观智慧、直指心性的慧见和同学们共同创造一个临在开放的场域。第二天上午课程结束时,一场山雨突如其来,胡老师在雨声中,带来一场关于觉知的即兴教导,让我们在雨声中一起聆听......

这一瞬间没有任何事情在进行。我们有没有办法就这样安住、放空、聆听雨声,还是对这种瞬间出现的寂寞无言感觉到不安?

扩大觉知到前后左右,尽量无限远地延伸开来。透过听觉去意识到,我们内在的空间有多远、有多大。

每一个人先天带来的觉性、神行、佛性,本质是无量无边的。你们老是把它缩小到欲望、对错,缩小到周围的部落。

三千大千世界不在外面,在里面!自己是无限的,却把自己搞成那么小的格局。

不承认真相,要在真相之外再添加一副人格面具,伪装成自己头脑认为应该的状态,就会让内在不断地处在冲突之中,这个冲突就会让我们的意识场打不开。

所以第一步一定是把伪装的东西放掉,面对和接纳自己不想承认的真相。空空的脑袋安住在真相上面去,百分之百地体验底端的那股真实的、情绪情感的能量。

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才能把觉知打开来,然后让觉知从一个有中心点的圆变成没有中心点的圆,也就是说没有圆周了。

克氏一直在讲,人的存在,如果没有自我中心的这个点,就没有圆周了。当你没有圆周的时候,你就是无限的。当你进入到无限,才有资格谈创造。

所以假是最致命的。用头脑来制造合理化的思维也是致命的。如果真相是懦弱,就承认自己懦弱。如果真相是贪婪,就承认自己贪婪。如果真相是自卑匮乏,就承认自己自卑匮乏。

于是我们内在的二元对立就会消弭,然后慢慢地,我们就会越来越发现自己很平凡、很平常。先要承认平凡,才能体察到平常心。平常心一旦发展出来,就没有这些对立、较量,暴力和冲突。平常心等同于平等智,英文是equanimity。

有了平常心才会不趋乐不避苦,不追求自己认定的善,不去排斥恶,而且善恶都要研究、都要包容,美丑都要研究、都要包容,贵贱都要研究、都要包容。

平等心一旦发展出来就可以站在中道上,不偏不颇。有了包容力才是真的有勇气和力量。


对话学员:深入探索生存自保本能

编者按:胡因梦老师在2019年的即兴教导•禅的慧见研习营已经顺利结束。在课程中,每天自然呈现出的议题即是当日所讨论的主题。胡老师不借助任何工具,用当下在场的直观智慧、禅的直指心性的慧见和同学们共同创造一个“心下会然,心理相会”的相应之旅。

以下为研习营中探讨生存自保本能的片段,完美展现了胡老师如何帮助学员一步一步由浅至深,拨开迷雾看见内心真相的过程。小编特整理并分享给大家阅读,共勉。

以我这10年对大陆的观察,所有的问题都是表面的问题,只有一个问题是最根本的——所有问题最底端都是生存自保本能。如果说你要做一个身心灵的老师,不克服生存自保本能,那么你很难做一个够格的老师,因为起心动念都是从学生身上赚到钱。只要这个动机一起,身心灵的“德”就没了。

如果你是一个设计师,你设计东西只是一味的去取悦别人,从别人身上赚到足够的钱,那么设计的东西肯定不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

所以生存自保本能是一个最根本的障碍,这个本能控制了我们所有的人类。

我们现在就来弄清楚它,很自由、很自发的来探索,大家要带着一种平等意识一起探究。当大家一起探究到一定程度下不去的时候,我会帮助大家进一步深入,揭露一些探究下去。

现在就这个题目来讨论,谁想来分享自己生命经验里面的这种生存恐惧?

念头与情绪的二元对立

学员:我现在坐在这儿,提到这个就会觉得特别的紧张,也很难过。当强烈的自我感觉一出来的时候,心里就会有很强烈的愤怒。但因为在这学习,所以想把那种自我感控制住,不想去看,看到的时候就很难受。当越觉得自我有觉察的时候,那个紧张的专注就全部在自我身上,想着怎么把自我修的好一点,怎么才能把自己搞的更通透一点,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不断的在增长那个内在的自我感。

胡:好,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她所分享的概念,她的念头是对这个自我的一种无奈,然后她有一种深层的情绪,是一种哀伤。

我们在日常生活里,常常是产生的这个念头,与当下最深层的情绪是对立的。念头里面永远带有要求的成分,而深层的那股情绪,在念头里要求的二元对立下面。你能体会到这里有要求吗?看看你的念头,现在内在里面的这个二元对立,它的内涵是什么?你的念头跟你的情绪现在有点分裂,看一下念头里面是什么?

你的念头在反省自己,对不对?可是你在反省的同时,又有一股强烈的情绪,那么你能体会到你的念头跟这个强烈的情绪之间,它其实是冲突的吗?

学员:对,我能。老师说完之后,能感觉到那个反省里头有强烈的对自己的压制,同时投射到别人身上,会对其他人也有评判和压制。然后内在对自己的这个部分,也感觉到有一种悲伤。这反省本身就是一种对自己的要求。然后可能内在已经体会到了,可还是不断的在这个过程里,就会对自己有一种无奈。

胡:好,我们先看一下在情绪里面有些什么东西?体会一下。克氏所教的这个全观方式叫做转五毒为五智,是禅的路数,靠自己转五毒为五智。五毒是什么?都是情绪能量,巨大的情绪。

学员:这里头有一种失望,但同时还有一种是骄傲。

胡:还有什么?念头底端的这个情绪,我们一定要有能力可以很安静的跟它共处,深层的融合在一起。

学员:悲哀。

胡:好,这股悲哀的能量,再深层的经验一下。

学员:我每次看到这里就很难再往下走,感觉会牢牢的被那个生存恐惧限制住。

胡:先不要用头脑,辨识一下,感受一下。为什么这个生存自保,这种恐惧,它带来的是一种悲哀的感受。这个悲哀是属于你个人的还是属于全人类的?

学员:我觉得有很多集体潜意识,还有作为一个奴隶的感受很强烈。这段时间一直有这种感受,很强烈!

胡:我们做不了自己的主,我们被恐惧控制。我们不只是被外面的政治控制,政治也不只是说中国,全世界的政治都在洗脑,都在控制人类。不说那个外在的控制伎俩,只是连我们自己对自己也做不了主。

我们做不了主,是因为我们在恐惧的那个当下,我们没办法不恐惧。我们想活出高贵,但是活不出来,就是被一股很动物性的,或者原始的自保本能掌控。这股能量卡在下面两个脉轮,性轮还有海底轮。

胡:好,那你刚才说出了骄傲两个字是很关键的。因为你不服输,你在对抗你的原欲,你在对抗动物性,你不肯承认,你跟所有人一样都有这些问题。

学员:嘴上说是每个人都是这样,心里是不认同的。

胡:人智学里讲的很清晰,性轮能是被Lucifer控制的,海底轮被Ariman控制的,被这两股魔界的能量控制。所谓魔界能量,就是往物化和最原始的方向往下拉,这是每个人都有的体内内建的能量。但是你的头脑有高层的理想,对自己有很高的期许。然后你的批判性、苛求倾向,你的对抗、不肯承认以及骄傲,导致这之间的冲突特别的强烈。

所以,你现在面临的这个内在的冲突,如果以禅的手段来看,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要设法先把二元对立化解——不是去努力修出一个很高尚的品格和自我,而是要一层一层的把这些二元对立的要求一个一个排除。当你把二元对立的标准排除掉以后,剩下的就是一个非常单纯,很原始很基本的自保本能。

可是你现在很紧张,你紧张的让我都说不出话了。

学员:我现在整个头都是懵的。

胡:因为你不肯,你不想放掉你的完美主义标准,你一定要抱着那个标准才觉得有价值。那么,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个苛求的标准?它带给我们什么好处?或者是带给我们什么样的负面影响?标准是一种限制,一种控制。你的概念是觉得人一定要在被控制的情况之下才是安全,包括集体包括个人。

学员:我已特别习惯了。一直想把那些觉得不太好的东西变成好的,时间久了以后就以为是很自然的事了。

胡:所以你有一个好坏标准,但谁订的这个标准?

学员:不知道谁定的,从一出生生活在这个世界,这个标准就不断的灌输在我的生活中,必须按照这个标准去生活,没有就觉得自己没办法活下去。不知道谁订的,反正它就在,无处不在。

胡:所以它带来的是安全。

学员:我在里面就很安全,哪怕我意识到了,想去突破,但是一旦接触到那个边界,就会很害怕的回来。有时候我试着去触碰那个边界,但是我周围的世界马上会告诉我,你再这么下去就会被吞没。害怕自己会被淹死,但是又特别想进去,特别想尝试想突破,老是在那儿挣扎。

胡:有过度严苛的标准,就一定有另一股力量想打破这个标准。你的行为就是在遵守规矩和打破规矩,传统和叛逆这两股力量一直拉扯。这其实是中国的写照。每个人表面上都要守国家定的一大堆的规矩,但是私底下却叛逆的不得了。怎么叛逆?用纵欲来叛逆。我的欲望,你管不着,我跟谁性交、买什么、吃什么,你管不着。所以就在口欲、性欲、购买欲上放纵叛逆。

好,这是一个外在的环境,它有很多很多的规范标准,严苛的莫名其妙的限制、洗脑,导致我们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囚犯。从很多大师们的角度来看,其实这一场游戏也是个幻象。我们怎么样能够靠自己的智慧,来突破这个已经由外在内化到里面的自我的限制?

自己内在可以完全突破这个牢笼的限制,没有任何人管得着。但是我十年看下来,学生们已经牢不可破的将限制内化到里面出不来了。这在心理学叫做超我的内化。父母、社会、政府,外面这些集体的限制力量,已经内化到我们里面,变成我们的超我。

这个超我不断在监督自己,觉得“哎呀,我做的不好,权威人物看了会不会不满意啊?”时时刻刻就在那里,对自己没有办法放松释怀,没办法自由。

亲密关系里面也是这样。在面对老公、面对妻子时,把对方投射成超我,觉得在他面前一定要呈现美好。和任何一个人互动时,特别是和亲密伴侣,或者所谓的权威互动时,我们这个超我的力量会立刻产生二元对立,产生非常强的拉扯,这个就造成了我们能量场的紧缩。

所以解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一件事,它牵扯到太精微的神经系统的反应,神经系统是不受我们控制的。如果随时随刻想要把自己搞的更好一点,就没有办法安住在当下。当下是什么就是什么,就不会形成二元对立。

胡:你看你现在的反应,你的反应还在思考。

学员:我好像在玩一个游戏,不知道在干嘛。

胡:是,你的游戏是什么?你对这个游戏的热衷,远远胜过对解脱的热衷。这游戏你看不到的话,你的习性是不会改的。

学员:是的,要赢。

胡:用什么东西赢?你必须要明白,你一直有一个习惯,是你分分秒秒都要确保你脑袋的优越性。

(学员沉默不再发言,一片安宁)

好,当我们碰触到比较真实的情绪的时候,或者真实的心理真相的时候,我们的场才能真的松,这就是解脱的奥秘。只要能洞见到psychological-truth,心理活动的真相,那就是解脱。克氏一直在讲,大家都在追求reality,终极实相。但我们舍近求远,每一个当下的psychological-truth都看不到,怎么去找那个终极的解脱呢?找不到的。

我们在生命里头容易产生所谓的“我执”的部分,一定是认为自己比较优越的。如果你特别特别的认同你的头脑、智能,你活着的方式一定会有偏颇。这个“我执”,会导致生命其他面向被忽略。所以你会忽略什么?

学员:情感、身体、关系的和谐性,真实的欲望。

安住于真相,尝其滋味

胡:芳竹要不要回馈一下?

芳竹:开始的第一个反应是压抑,有种深层的坠入海底的窒息。第二个是她的恐惧,是从背后尾椎升上来的,堵住后脑勺和大椎督脉的这个部分。好像这个身体的背后,是一个随时要引发的火山,它的热一直在冒,随时就会有火力喷出来,但是前面很克制,很压抑。还有里面的自我憎恨,非常恨自己,对自己无能的挫败感,以及对骄傲瓦解的恐惧。

之后,老师在谈什么,就听不见了,身体就嗡嗡嗡,但是心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后来她哭出来以后情绪退潮了,身体是松的,但是心里是空的,里面特别贫瘠,什么也没有,一种荒凉和空,好像一根草也没有。

胡:OK,讲到这里,你是什么感受?内心核心深处的一种贫瘠。

学员:就是很贫瘠。

胡:克氏说过一句话,他说这个空啊,其实是从某一个东西翻转过来的。你不去对抗的这个部分,它自然会翻转到所谓解脱的空性。Empty的对面可能是空洞、匮乏,可能是孤独,可能是无依无靠,也可能是一种非常深的抑郁感。而这些东西其实都跟经络通不通有关。

我们一直在对抗我们的抑郁感,对抗我们内在的贫乏,或者低价值和这种无聊乏味,这种空洞和贫瘠。我们一直在对抗,只要一碰触马上反弹。这种反弹的方式有很多种:思考是一种反弹,打电话是一种反弹,去买东西、追求这个那个、忙碌,都是反弹。那么自我训练是什么?就是不反弹。当你碰触到这个底端能量,不反弹,安住在上面,尝它的滋味。

你尝到的是什么?是你七万二千条经络的堵塞啊。但是你弹掉了,你就在消耗能量,你越消耗能量,就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精气神去突破这种郁结。有很多人只要一碰到底端的东西,就马上打坐,这也是一个弹掉的方式。

为什么我们没办法成为养生专家,因为我们逃的本能太强。因为这个空对于小我ego来讲是最大的威胁。我们对空不习惯,而这种空洞、乏味、无聊、无意义,很深层的无意义感,深层的沮丧,就是人性底端的真相。

你要能够安住,保住我们这个先天气kundalini能量不消耗,把它蓄积到一个程度。有的时候你蓄积很久也不能突破,如果流年上有土星,再蓄积也没用,kundalini力量还是上不来。

有的时候状况好,kundalini上来了,马上这些负面的心态都没有了。这里面也有很多生理因素——有的人便秘,有的人胃肠道胀气,这些长期的亚健康状态,也会让人kundalini上不来,卡在下面两个脉轮。我们体会到的就是非常低层次的存在感。

首先第一步,就是训练自己随时随刻,要维持住一部分的觉知放在自己的内部。去意识到我现在能量场的真相是什么?我这个个体的真相是什么?我自己本身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能量状态,我有没有能力去面对它,去安住。这个部分的基础打好了,才能够更进一步的去面对环境里面的人事物造成的,我们能量上面的干扰和变化。所以修行是很不简单的事。


松静自然哪里有那么难?每个当下认怂就对了

本文整理自「即兴教导 · 禅的慧见」研习营中胡因梦老师和学员的一段对话,这位学员群星摩羯,内在有非常多的评判标准,整个场域充斥着慌张和紧缩的能量。在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到这位学员如何在情绪启动的瞬间逃到思维的活动里、而老师又是如何一步步地帮助她拉回到内在感受中。在放下种种自保的念头、和底端那股真实情绪能量连结的那一刻,紧缩的能量场立刻就松了。

这种松静自然的状态与《塔罗冥想》第一张大阿卡纳「魔法师」卡所描述的境界相契合——不用力的专注,此卡牌背后的奥义和个人的实修状态也是其他二十一张大阿卡纳的根基。愿我们培养自己在每个起心动念的当下直接和潜意识底端情绪能量相处的能力,跨越思维带来的「努力与费力」,进入不用力的松静自然的境界。

学员:说到二元对立,我有个困惑。对于情绪上的二元对立,我可以去觉知。但是对于健康问题的二元对立,就有点困惑,内心会觉得健康是好的、养生是好的,但其实这也是二元对立的一种。

老师:所有的身心灵法子都有两种特质,一种叫有为,另一种叫无为。我们现在在用的是无为法,基本上没有方法,只有「看」、「观」。「看」、「观」不是方法,而是一种本能,人人都有觉性、佛性、自性,神性。它就是一个能知能觉的本能,人人都有。

我们看别人的问题时都是火眼金睛的,为什么?因为我们有这个能知能觉的本能。但是因为我们里面有太多想要护卫自己的成分,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这些反应就把这个觉知的本能障蔽住了。因此,我们要把看别人的这种的知觉本能用在自己身上。

那么有为法又是什么呢?所有的对治法都叫有为法。我今天用个晶石、花精、C60,练个瑜伽、练个功,这些都叫对治法。对治法是没办法分分秒秒都运用的,一定有特定的时段去用它。我练40分钟瑜伽、练40分钟站桩,但在40分钟以后呢,是不是又回到原来的模样了?所以有为法和无为法一定要结合起来用。

养生是一定需要的。平常你怎么吃,怎么作息,怎么走路,怎么练功,把自己的身体弄通等等,都是需要的。但最厉害的是念头,制造内在堵塞最厉害的是念头,也就是冥顽不化的我执。这我执只要一生起来,马上中脉七轮就会因情况而部分堵住了,然后经脉便跟着堵住。

学员:我对二元对立是不是不理解啊?以前我会有很多的评判或者要求,觉得强的就是好的,弱的就是不好的,美的是好的丑的,就是不好的。现在我会觉得其实没有说一定强的是好的,弱的是不好的,我觉得丑也是有人要的,尽量让自己觉得丑也是可以的。

老师:看看她的特质,一定有类似太水合相的相位。你看,我们这一早上的对话你都没有听进去哦,你现在还在按照你的思维轨道运作着。我们今天早上其实已经把怎么破除二元对立讲的蛮清楚了,但是你都没有听进去哦。

学员:我觉得我是有在听的,是有理解到这个内容的,但是可能只是「我觉得」。就好像早上的那个案例。一开始她说的内容,我不是那么理解,但是当老师您说她有一份哀伤的时候,我就感受到我也是有这个哀伤在的,然后我就去跟这股哀伤连结。

感受到在平时的生活中,我可能会有个要求,就是「完美的是好的」、「自己做不到的就是不好的」。我觉得这就是二元对立,所以在那个当下我就是让自己和哀伤在一起,我觉得这就是在破除二元对立。

老师:但你刚才问的问题,显示出这个领悟并没有在你的问题里面显现出来。你刚才的问题是怎么问的来着? 

学员:我说的是,情感情绪方面的二元对立,我现在可以有一些觉知了,虽然不能说我都做得很好。但是在身体健康这块,我觉得追求健康就是应该的,追求健康就是好的。但是如果用二元对立的方法去看待,如果一味追求健康是不是也把它二元对立了呢?

老师:我刚才是怎么回答你的?

学员:就是说有为法和无为法嘛。

老师:对,然后呢?

学员:我就没有太理解这个有为法、无为法和我这个问题有什么关系 ……

老师:所以你早上没有听懂啊,听懂你就不会这样说了。你也是头脑型的,其实很容易会进入到思辨里,你是瞬间有一种悟的东西出来了,但很快会把它拉到你的逻辑里,也就是说回到逻辑的这个速度很快。

但是你当你在「觉」你自己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所谓的「我」在觉?有一个ego有一个「我」在觉察着自己?所以克氏一直在讲:观察者跟被观之物。我们跟外境的关系永远是,我是观察者,你是被观的对象。我们跟我们自己也是一样,有一个观察者有一个被观的东西,对不对?

如果「我」的障碍是比较少的 —— 标准、批判、苛求是比较少的,那么在观察自己的时候,我会只觉知到这一大堆意识活动底端的那股情绪能量,就是你刚才说的她底下的那份哀伤。

如果「我」的障碍是比较少的,就可以顺利地和哀伤共处,可以去体验它。但如果我的障碍比较大,就会是哀伤一生起 —— 这是脆弱的能量,这股能量是我不接受的 —— 我会立刻弹到思维中去,立即会想说就这是好的,那是不好的;这是正确的,那是不正确的。

我会立刻从这股情绪能量快速跳到念头和思维的辨识活动中,然后这个辨识活动就像滚雪球一样变得非常的复杂。其实这时候我跟我的感受或情绪已经没关系了,完全进入到一种思维的轨道里。

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没办法转五毒为五智、转烦恼为菩提,因为一直都在思维活动中。一个障碍少的人,他会很快地看到自己意念的真相 —— 逃避深层的脆弱、恐惧,不管是自卑也好,匮乏也好,孤独也好,贫瘠无依也好,他会很快地看到:哦,原来我底端最深的真相是这样的,那么我就不要去「想」了,把念头放下,直接去经验我害怕的这些情绪能量吧。

我经常喜欢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有地震来了。地震真的啪一下子毫无预警地摇晃起来,而当天花板塌下来压在你身上的那一刻,你会有很多念头吗?底牌已经掀给你了,只能接受了。

所以在台湾921大地震的时候,有位受到这样大灾难的人出来作见证,她形容当时的心是非常空非常安静的,可以说是这一辈子没有体尝过这么深的空寂。但如果我预期大地震会来,脑子里的念头一直在重复说,“大地震要来了,地震台说可能有地震要来了”,这时的恐惧会强的不得了,但这是我的念头制造出来的,并不是那个事情跟现象的本身带来的。

而禅的智慧就是说,你要用最实事求是、最能面对当下真相的能力,去应对生命所有的遭遇。

学员:感觉现在就特别慌。

老师:是啊,你一直都在慌啊,就是就不知道你在慌什么。慌什么呢?很紧哦。

学员:我觉察到确实我是在念头里,但是好像当我不在念头里时候,就不知道要干嘛。不去想那个念头的时候,就慌。

老师:慌什么?看一下。

你看H(另一位学员)的那种习惯,她一定要制造忧思;就是不允许自己享受当下放轻松,你完全不允许。一定要抱着一个可以担忧的事情才行,才觉得是活着。

学员H:我也不知道……手也有点麻……

老师:一定要知道啊。认识自己是世间最重要的事。

学员H:不知道……

老师:不可以说不知道,上这个六天的课绝对不可以说不知道就算了。

其实你们的问题是差不多的,面子、尊严、怕自己表现的不好,争强好胜、逞能,都是这样的。

学员:你在说这些词汇的时候,我觉得对「争强好胜」会有一些感受。

老师:你的脸都憋得通红了,一直在斗天斗地。重点是你这样的性格,跟先生怎能相处的好呢。

学员:对我老公是有要求的,当他不符合我的要求时,就会生气。我觉察生气的背后是,我认为如果他不按照我的要求,就证明他不够爱我。就是感觉争强好胜,怎么办呢?

老师:你们每天打开电视看的所有节目所有消息,都在训练争强好胜。

学员:对,就是这样,从一出生开始。

老师:争强好胜这是个惯性模式。其实里面胆儿小的不得了,都在颤抖。但你不敢面对,你不敢承认自己就是懦弱胆小。

(学员开始轻声啜泣) 

老师:感受一下,能量松了,感受到没有?这就叫化二元对立。是什么东西让你堵住的?

学员:我想到的是,我真的是挺胆小的,是渴望被保护的。

老师:但你是用一种很强悍的姿态,以武呵的方式要求被保护。

学员:感觉是装的比较强。

老师:如果我们采用有为法二元对立的方式,现在就会对着镜子跟自己说:「我不胆小,我不是懦弱的」。这是很多工作坊会用到的方法。但是无为法是什么?是去经验那份胆小,去体验脆弱,百分之百没有一点遗漏地去体验。

克氏是这样说的,一个人如果能够做到百分之百跟自己的恐惧相处,就不再消耗能量了。所有的对抗都是在消耗能量。不消耗能量的话,开悟是比较简单的。开悟需要巨大无比的能量,但我们的能量透过内在的种种张力都消耗掉了。

学员:刚才想到一个画面:想到小时候自己在家睡觉,爸妈都出去打麻将了,就我一个人。我很害怕,叫爸爸妈妈,但是没有反应。

老师:我们练习不要进入剧情。一进入剧情也是在消耗,因为又在运用头脑分析了,这也是消耗。

学员:那胡老师,比如说我在觉察的时候看到自己有这种恐惧,我想让自己进入这股恐惧中。在进入的时候,就会有画面出来。 

老师:没关系,看着它;念头也会出来的,马上看到,马上明白这是逃避的伎俩。这是想要企图减轻那股感受的一种伎俩,一种自保本能。克氏讲:每一个念头,包括image「意向」本身也是念头,也是妄念。这些东西的本质都是要escape,逃脱那个百分之百的感觉 —— 非常非常饱和的那种脆弱感。

我举一个例子好了。克氏33岁的时候在那棵著名的胡椒树下静坐,突然一下开悟,尝到了合一的滋味,但那只是一种悟的开端。后来他的弟弟得了很严重的肺炎,但那时克氏刚好坐船到印度去开神智学的年会。就在那艘船上他突然接到了电报,通知他弟弟去世了。就在那个当下,他升起了跟宇宙一般大的哀伤,但是当哀伤升起的时候他没有一个念头,也就是说他没有任何漏掉这股哀伤能量的出口。他是百分之百地安住在这股哀伤之上,结果他借着这股哀伤又进入到更高的悟境。

因为这些都是能量energy,一个没有情绪的人是没有能量的,一个人没有性欲也是没有能量的。但是你要靠着情绪的五毒能量,靠着提升sexual energy(元气),才能进到悟境,东方所谓的还精补脑等等。这个过程还可以把身体的经络打通。这种自我训练是跟我们的一般教育完全相反的,我们的一般教育多半是压抑情绪,不面对,不感觉。

解脱或松静自然哪有那么难呢?每个当下认怂就对了。克氏说:你不要以为人类有什么美好的、不得了的高尚念头,没有!高尚的念头是后续制造出来的。本能反应的念头里面没什么好东西,算计、批判、投射、担忧等等。

我们现在大部分人接受的教育是不准我们做平常人,而是要做英雄,做超人。如果你有观照念头的体验的话,会发现念头真的没什么好的。既然没什么好念头,就不要认为自己很伟大啊,就别认为自己有多完美呀!

真相就是这么一回事,没什么了不得。这么一来,你就不会再逞能,不会再形成二元对立去护卫自己,为自己辩护或责难自己,然后才能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很平常的人。这样才能完全松静下来啊!

以上内容源自:自道整合


学会如实观照,探寻意识真相

一个人如果内心的状态不变,

那么祂外在的命运是不会变的。

所以一定要内在有所转变才行。

观察自己不容易

能够观察到内心的活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不但有显意识的活动,也有潜意识的活动。我们通常看到的大概都是表层的,潜意识底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能量在驱动我们产生一种欲望或者一个念头、一种向往或者一个期待,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觉察不到。

我们总是被各种各样的念头牵着鼻子走。换言之,我们做不了自己的主人,其实我们都是自己的奴隶。

我们是自己欲望的奴隶,是自己念头的奴隶,同时也是集体人类、集体意识内化进来的共同的这些欲望的奴隶。

所以克氏讲过一句话:

“你就是世界。

You Are the World. ”

“世界就是你,你就是世界”,意思就是说这个世界的运作模式、这个世界人类集体的一种潮流、一种原则或者道德规范、一切的这些意识活动,都会被内化到我们的潜意识,就变成了被所谓的文明牵着走。

学习如实观照

所以我们必须要学习怎么向内观照。

这个向内观照,与一般的心理分析是不一样的。心理分析是用一种理论或是一个既定的结论去观察自己、分析自己。这个不叫如实观察,没有按照真实的情况、单纯地去观察,这个叫做从一种理论去分析。

最不容易形成二元对立、
最不会制造幻觉、
或者自我合理化倾向的观察方式,
就是所谓的“如实观照”。

如实观照你出现的状况是什么、真相是什么,你就看着它好了,其实是很简单的。

出现什么你就看着它,譬如说我现在出现一个嫉妒的心态,那我能不能立即看到我的嫉妒。

通常大部分的人是看不到的。我们在嫉妒别人的时候,脑子里就会立即产生一大推的念头,譬如说我们就会批判对方不好,批判对方什么地方是我不喜欢的。那事实上底端是一个嫉妒的情绪,通常我们会把我们的嫉妒合理化,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在嫉妒。

我们会把嫉妒很快地转成一种批判,或者是一种苛求,或者是一种对对方的不满意。这里边可能是一种很单纯的嫉妒的能量,或者有时候我们产生了一个很深的恐惧,这个恐惧会非常快速地投射成一种什么“期望”。

譬如对待伴侣,如果我们觉得自己的伴侣身上的一些人格特质是我们很难掌控的,感觉到未来有可能会发展出外遇或是什么,就会牵动我们内心深处深层的不安全感。

这个时候我们很少能够百分之百地与这个恐惧共处,通常会立刻变成一种愤怒和指责,这个时候我们就忘掉,其实底端是一个为这个人将来可能会变心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

观念头的本质

所以说,在每一个起心动念的过程里面,我们都要有能力洞察到最深层的真相是什么,这个就叫做观念头的本质。在佛家的修行里面,这个叫做加标签。

比如说刚才说的那个例子,当我对伴侣愤怒和指责的时候,我立刻可以看到这个指责的底端是恐惧。

再比如说,当我产生一个欲望想买个LV之类的名牌皮包的话,我立即要看到,这个欲望的底端是什么。虚荣?这是从道德论断的层面上来说的。虚荣底端是什么?匮乏,或者是低自尊或者是自卑。

如果对于自己的每一个念头都能如此“如实观照”的话,那我们就会变得了了分明,而且不需要运用到任何人发展出来的理论,只是如实地去观察自己最深的实相。这个就叫做真正的实修功夫。

所有这些灵修的书籍,也都在告诉我们: 

真正的成长或者修行,重点就在于认识自己,建立自知之明。 

那如果我们对自己有自知之明,我们很自然地会变成最高明的心理治疗师,我们对别人也会有同样的观察能力,当我们处理关系的时候,如果能够运用这种观察能力,就会让关系更加和谐和顺畅。

走进工作坊的小伙伴们往往都带着想解决的痛苦和困惑而来,我们常常认为解决了这个或那个问题,人生就会因此而快乐和幸福,但事实并非如此。

无论是胡因梦老师还是东升、芳竹、贺青等几位老师一直在向我们传递的讯息是:

解决特定的问题不是最重要的事,因为问题会持续出现。最重要的是看到问题背后关于“我”的真相。

老师帮助我们拓宽内在空间,引领我们进入觉知的广袤田野,在是非对错的疆界之外、在师生的共舞之中,培养我们的辨析力、觉知力和独立思考能力,一起去探寻:

问题背后潜意识里的驱动力是什么?

痛苦想提醒我们去转化什么?

生命的实相又是什么?


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成长为阴阳平衡的个体,完成英雄之旅

 编者按:我们这个集体的很多问题,小到人与人之间沟通不畅、关系卡结,大到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其实都是因为每个人的内在阴阳能量的失衡导致的。如胡老师所言,“逞强,好面子、死不认错、人定胜天、斗争论、头脑挂帅、急进、沟通不良、封闭、对大自然不感恩、生活缺乏艺术性、对内在活动不敢兴趣、迷信物质科学、对生死之谜物质而且恐惧......这些都是阳盛阴衰现象。“

因此连结内在的阴性能量、成为阴阳平衡的个体,不仅是关乎个人英雄之旅的达成,也是整个集体走向成熟兴盛的基础。

本文介绍了心理学家荣格内在阴阳能量(阿尼玛和阿尼姆斯)的解析,以及胡因梦老师和贺青老师根据过往十年工作坊中在学员的观察中总结的对两种能量的解读。

阿尼玛与阿尼姆斯是荣格提出的两种重要原型。

阿尼玛原型为男性心中的女性意象,阿尼姆斯则为女性心中的男性意象。因而两者又可译为女性潜倾和男性潜倾。

如果说人格面具可以看作是一个人公开展示给别人看的一面,是世人所见的外部形象,即“外貌”。那么与之相对照,男性心灵中的阿尼玛与女性心灵中的阿尼姆斯可看作是个人的内部形象,即“内貌”。


作为原型,阿尼玛是男性心目中的一个集体的女性形象。

荣格说:“阿尼玛是一个男子身上具有少量的女性特征或是女性基因。那是在男子身上既不呈现也不消失的东西,它始终存在于男子身上,起着使其女性化的作用。

阿尼玛是一个自然的原型,它总是预先存在于人的情绪、反应、冲动之中,存在于精神生活中自发的其它事件里。作为一种原型,阿尼玛是各种情感的混合体,它包含了属于女性的各种成分,是男人心灵中所有女性心理趋势的化身,比如模糊不清的感情和情绪,预感性,容易接受非理性的东西,对人身外貌爱的能力,对自然的感觉等。

对于个体来说,只有与女人交往的过程中,其阿尼玛才得以显现和表达。或许是因为男人最早接触到的女性是自己的母亲这一缘故,母亲往往是男孩的阿尼玛的化身。比如说如果一个人的母亲对他有反面的影响,他的阿尼玛就经常表现出暴躁易怒的脾气,抑郁沮丧的情绪,优柔寡断,担惊受怕,神经过敏等阿尼玛的那些负面成分。

如果母亲的影响基本上是正面的,那么其阿尼玛就被内化为自己“梦中情人”的形象。具有仙女般特质的女子对这种阿尼玛投影尤具吸引力,因为男人会为了一个绰约多姿而又飘忽不定的爱物奉献一切,并进而围绕着她交织起五光十色的空想和梦幻。此时,他会体验到极强烈的吸引力。当所投射的是阿尼玛的肯定方面时,她有着女神的魅力。 

与之类似的,阿尼姆斯作为原型指女性心目中的一个集体的的男性形象。

他也有着正反两面。如反面的阿尼姆斯在神话传说中扮演强盗和凶手,甚至还会以死神的面目出现。其正面能够代表事业心、勇气、真挚,从最高形式上讲,还有精神的深邃。女人通过他能够经历她文化和个人的客观局面的潜伏过程,还能找到她的道路,以达到关于生活的一种强化的精神态度。

阿尼姆斯会诱惑女人脱离一切人类的关系,特别是脱离一切同真正的男人的交往。他好比是一个虚幻思想织成的茧,里面尽是一些事情“应该是”怎么个样子的愿望和判断,将女人从生活的现实中割裂出去。

如果摆脱这一陷阱,阿尼姆斯就可能转变成一个无价的内心伙伴,赋予她进取心,勇气、客观性和精神的智慧等男性品性,他会给女人以精神上的刚毅,这是一种看不见的暗中援助,补偿了她外表的软弱。

处在最高发展形式的阿尼姆斯有时能把女人的思维与她的时代精神进化联在一起,从而能使她在接受新异的、有创建性的思想的能力方面甚至超过男人。于是女性得以通过创造性活动与自性沟通。

关于荣格提出的这两种原型能量,胡老师总结说:

荣格认为人一生最重要的事是阴阳的整合,以及整合之后个体化英雄之旅的完成,然后才能和“自性”相遇。

“如果拒绝成长,那么成长就会杀了你”,而永恒少年和永恒少女的个体化完成和找到自性是有困难的,例如容易依赖、贪玩、戏剧化、走捷径不肯辛勤工作、不想负起现实面的责任和长期承诺、不愿限制自发的创意、总是追求下一个新希望、莫名的自大和自卑、无道德意识、过度强化自由意志、爱情冒险上瘾等习性深重,所以卡在了混乱加逃避的官能症里出不来,更别说是和高层自性或神性连结了。

因此,这类人必须在“不趋乐不避苦”、努力工作培养接地气的技能和耐性、奉献和付出真诚的爱、自制与活出日常的秩序、去除无效的罪恶感等上面下实修功夫,如此才能让废墟上的豪华建筑倒塌,重新砌起朴实透气的夯土房。

深谙自我成长之道的贺青老师,也告诉我们:

在没有达成阴阳平衡的个体性之前,我们都不能算是成熟的大人。

对女性来说,不发展出内在的理智和勇气(阿尼姆斯),就无法建立符合灵魂使命的工作和独立深刻的精神世界,只会不断在男性和家庭部落中寻求安全感。或者变成与社会脱节的部落育儿机器,或者变成男权物化下肤浅的牺牲品,越活越窄化。

对男性而言,不连接内在感性和无意识面(阿尼玛),就会一直外求。不是在权利财富的自我证明中过度消耗,就是在乐于征服和征服后又急于逃离被吞噬恐惧的情感游戏中来回摆荡。如果没有走向麻木僵化、心脑分家,就可能在一场又一场效力递减的爱情鸦片中,越老越花心,越来越空虚。

这样失衡的一对又一对男女,向上没机会连接到超心智(supermind)降临的智慧、对外活不出利他无私的爱心、彼此之间无法有真正的信任和透明的沟通、独处时体尝不到安宁平静圆满自在、于下更培养不出具有时代精神的孩子。

而这些孩子又会在爱的缺失中长大,成为继续阴阳失衡四分五裂的男男女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内地版胡因梦自传删节部分

昭慧法师:佛教与社会运动|野兽荐读

胡因梦:女性如何活出内在的力量|【野兽荐读】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