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爱智慧
野兽爱智慧

阅读·实修·转化

543 大选落幕在即 政变威胁盘据在美国天空|何清涟

野兽按:余杰曾经写过一篇《什么人支持川普?什么人反对川普》,整理出一份支持和反对川普的华裔(华语)人士的名单,两个阵营各五十人,共一百人。

支持川普的人士的海外华裔人士:

陈光诚:旅美中国人权活动家,受邀在美国共和全国代表大会发表演说,公开呼吁支持川普,其演讲视频被川普在推特上转发。

余茂春:历史学家,美国海军学院教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中国问题首席顾问。

何清涟:旅美经济学家,在若干媒体发表文章支持川普、批评黑命贵运动及民主党的若干政策。

程晓农:旅美政治学家,时事评论人。

苏小和:基督徒,财经评论人。

廖亦武:流亡德国的异议作家,法兰克福图书奖及诸多人权奖和文学奖得主。在欧洲文化节普遍左倾的语境下,且颇受梅克尔政府之礼遇,却仍然敢于批评德国政府的对华绥靖政策,并公开支持川普。

刘仲敬:旅美历史学者,诸夏学说及民族发明学之鼓吹者。

变态辣椒(王立铭):流亡美国的政治漫画家,自由亚洲电台编辑。

杨凤岗:普度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

龚小夏:政治评论员,前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曾代表共和党竞选维吉尼亚议员。

王丹:六四学生领袖,长期支持民主党,此次罕见表态支持川普,但强调不认同川普个人而认同川普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对华政策)。

陈破空:六四学生领袖,评论人,著有《川普对决习近平》。

张洵:基督徒,评论人,其评论多见于《北美保守评论》。

袁晓辉:毕业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系,之后移居加拿大,曾在台湾和加拿大多家中文媒体担任新闻总监。其长文《不是支持川普,是等他这样一个人等了很久》在网上流传甚广。

柴春芽:基督徒,作家,纪录片导演,目前定居日本。

李江琳:图博问题研究者,评论人。

伊利夏提: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会长,维吾尔人权项目研究顾问,政治评论人。

余杰:基督徒,保守主义者,蒙古族,作家,著有《用常识治国:右派商人川普的当国智慧》,为华语世界第一本正面论述川普及其政策尤其是其代表的保守主义观念秩序的著作。




2020年下半年以来,何清涟确实一直在关注美国大选,写了许多篇相关评论

何清涟:大选落幕在即 政变威胁盘据在美国天空 20/11/04

何清涟:美国2020大选——川普必胜 20/11/01

何清涟:美国2020——分裂成两半的着火大厦 20/10/30

何清涟:全球产业链重置 中越引资位势之变(2) 20/10/28

何清涟:全球产业链重置 中越引资位势之变(1) 20/10/27

何清涟:美国社群媒体的西部狂野将引发230条款修订 20/10/24

何清涟:美国大选10月惊奇:拜登电脑门 20/10/20

何清涟:社情及外部民调呈现的美国选民意愿 20/10/16

何清涟:美国大选——中国寻找政治代理人 20/10/15

美国选举怪象:邮寄选票定乾坤? 20/10/12

何清涟:传统美国生死存亡系于2020大选 20/10/01

何清涟:亚投行(AIIB)成北京散财机构 20/09/29

何清涟:恒大“威胁”政府说明了什么? 20/09/26

何清涟:“我们不支持暴力”:民主党华丽大变身难上难 20/09/22

何清涟:沧海桑田WTO:克林顿的华丽篇章 20/09/18

何清涟:美国宪政危机:剥夺生命的仇恨教育 20/09/14

何清涟:美国宪政危机:为抢劫私有财产张目的辩护 20/09/11

何清涟:纽约之殇 20/09/03

何清涟:2020美国大选-守护美国与去美国化的终极之战 20/08/29

何清涟:DNC的“亮点”考验美国人的常识 20/08/24

何清涟:透过数据看中国的粮食安全 20/08/18

何清涟:民主党的城市治理:纽约与芝加哥的出逃潮 20/08/17

何清涟:中美关系,习近平下错了哪两步棋? 20/08/11

何清涟:美国民主党选择拜登的考量 20/08/10

何清涟:痛失对美经济依赖 中国梦成白日梦 20/08/04

何清涟:“夺回美国”的关键:重造教育 20/07/31

何清涟:面对新冷战:中国方向、决心、手段三缺一 20/07/28

何清涟:美中新冷战序曲——沉缓有节点 20/07/26

何清涟:经济内循环说来易,以何为起点难上难 20/07/24

何清涟:重蹈2016旧辙:美国民调成为助选工具 20/07/21

何清涟:乔姆斯基们的告饶 20/07/20

何清涟:美国退出WHO:全球化1.0版终结的标志性事件 20/07/11

何清涟:共产主义幽灵附体于美国Z世代 20/07/08

何清涟:BLM运动展示了极左暴力与反常识 20/07/06

何清涟:美国文革/BLM背后的马克思主义幽灵 20/06/30

何清涟:2020大选主题激变 昭示美国未来命运 20/06/25

何清涟:美国科技人才国际化的得与失 20/06/20

何清涟:移除历史的美国“破四旧”、禁书 20/06/18

何清涟谈弗洛伊德事件引爆的“美式文革” 20/06/14

何清涟:打碎旧世界 创造新天地 20/06/13

何清涟:美国动乱考验世界的政治智慧 20/06/07

何清涟:哀香港 20/06/04

何清涟:中美政治体制悬殊,谁的攻防能力更强? 20/05/30

何清涟:港版国安法揽炒香港为哪般 20/05/28

何清涟:中国经济走衰,北京手中无牌 20/05/27

何清涟:中国失去对美经济依赖 风光难再 20/05/24

何清涟:美国疫情成为民主党的大选利器 20/05/21

何清涟:各国经济依赖中国 欧盟弯腰 美国成独木(3) 20/05/13

何清涟:各国经济依赖中国 终成北京政治要挟的工具(2) 20/05/12

何清涟:各国经济依赖中国,有如嗑药上瘾(1) 20/05/08

何清涟:俄美走近,战狼为何不敢向普京呲牙? 20/05/01

何清涟:武肺疫祸溯源:全球化1.0后面的跨国旋转门 20/04/29

何清涟:拒绝国际索赔 中国要做“头狼” 20/04/28

何清涟:习氏中国不配拥有方方 20/04/25

何清涟:非洲疫情开出巨额账单 习近平怎么办? 20/04/22

何清涟:粉红军团——中共量产的义和团2.0 20/04/16

何清涟:武肺疫祸为“中国制造”开出病危通知书 20/04/13

何清涟:面对国际索赔,习近平的“底线思维”是啥? 20/04/11

何清涟:美国为何必然被武肺攻陷? 20/04/10

何清涟:中外抗疫模式 哪种更有效? 20/04/02

何清涟:西方防疫的短板:拒绝社会疏离 20/04/01

何清涟:防疫物资成中国经济与外交新杠杆? 20/03/30

何清涟:中国外交部两副面孔交替出场的奥秘 20/03/27

何清涟:口罩外交——中国垄断防疫资源的“杰作” 20/03/24

自吹的“抗疫神话”如何炼成? 20/03/24

何清涟:武汉肺炎再“甩锅” 美国拒背黑锅 20/03/15

何清涟:中国模式的意淫:各国防疫没抄好中国作业 20/03/10

何清涟:北京改写武肺灾难史 注定徒劳 20/03/07

何清涟:武汉肺炎的中国舆论“拐点” 20/03/01

何清涟:中国掌控联合国机构越多 世界越“糜烂” 20/02/27

“22条军规”中国版:17万人视频会议讲话 20/02/27

何清涟:群聚感染:中国急于复工的灾难性后果 20/02/18

何清涟:看懂中国疫情资料的“党性” 20/02/14

何清涟:疫期企业复工,三方利益何者重要? 20/02/12

何清涟:武汉肺炎背后波谲云诡的政治豪赌 20/02/10

不过网上能读到的最新一篇是11月4日发表在台湾《上报》的一篇评论,这两周一直没看到她的最新文章。


何清涟:大选落幕在即 政变威胁盘据在美国天空

2020-11-04 05:42 来源: 上报 作者: 何清涟

2020年美国发生的一切,导致这场大选成了一场精神拉力马拉松,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据美国心理学会(APA)10月下旬发布的一项调查,68%的美国成年人说11月3日的选举是巨大的心理压力来源,2016年这一比率为52%,约增加16%以上。最可怕的是,这种心理压力不会随着11月3日美国大选落幕而结束。因为民主党中的极左派已经宣布,将有一个79天的动荡期,政变的方式也已经宣布,民主党党魁之一的众议院议长南茜裴洛西日前在官网上的宣告更是让政变阴影笼罩在美国上空。

民主党内部怀疑民调夸大了拜登优势

美国几十家民调参与了总统大选追踪调查,虽然判断不同,但主流媒体只播放拜登必赢的那几家。但因为与现实距离太远,最后在大选前不到半个月,民调专家在忧虑如果这次预测失败之后,这个行业是否会跟着完蛋。除了民调专家自我怀疑之外,在福克斯新闻获得的一份长达三页的备忘录中,拜登竞选经理狄伦(Jen O’Malley Dillon)告诉支持者,最近的全国性民调显示候选人的优势领先是“夸大了”。狄伦告诫支持者:“我们不能自满,因为最残酷的事实是,川普仍可以赢得这场竞选。我们掌握的每一个迹象都表明,这件事将会持续到最后一刻。”——美国左派们弄的民调最后连自家的出资者都不敢相信,这也算一种本事。让人想起前苏联时代,苏共总书记赫鲁雪夫每天早上必做的一件事情是听美国之音的俄文广播,他不相信《真理报》。由于竞选团队掌握内部民调,她的这份被泄密的备忘录引起一些担心,这些担心让政变论变成公开的喧嚷。

民主党阵营的各种政变论

尽管民主党认为Early Voting对本党有利,但结果却显示政治版图正在大重置(Great Reset),有多份非民主党民调预测川普将大胜。因此,民主党中的极左派抗议者密谋在选举日政变。他们在网上发布一个视频,称联邦雇员、特工有部分人将参加政变,从11月4日开始,他们计划关闭、占领华盛顿DC,直到就职典礼,强迫Trump离开白宫。视频上的出场人物在地图上指指点点,摆出一副前敌指挥的架势,让人看了顿生滑稽感。

Breibart获得一份文件:左派人士担心川普可能赢得明尼苏达州的选举,策划大选后的“大规模动员”,准备占领当地警局,拒绝承认大选结果。如果有人认为这是个别人、个别组织的行为,与民主党无关,那么请看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茜·裴洛西10月29日在其官网上以问答形式说的如下一段话:“不管最后的计数,但在周二(11月3日)发生的选举中,拜登将当选。1月20日,他将就任美国总统就职。因此,尽管我们不想过于自信或承担任何责任,但我们必须为如何走上一条不同的道路做好准备。”

79天混乱动荡期

推特上流传一条消息,川普如果当选,美国将进入长达79天的动乱期,即从11月3日开始,左派要发动街头暴乱,阻止川普连任。这个计划的提议者是吉姆·范德海(Jim VandeHei),美国左派阵营的宣传干将,他说的是78天,从11月4日开始算起。这位范德海曾在《华盛顿邮报》担任国家政治记者,并曾担任该报驻白宫记者,现为Axios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也是Politico的前执行编辑兼联合创始人,非常亲北京。

约在10月中旬,范德海在Axios发表一篇署名文章《选举之夜及今后的78天:一种安全,明智的导航方式》(A safe,sane way to navigate election night—and beyond,Jim VandeHei)

这篇文章继续重复他们炮制的谎言:川普会拒绝承认大选结果,并明确宣告:从11月4日到就职典礼,美国将经历78天的戏剧和动荡,因为民主党人不承认大选结果(这说明他们很清楚知道结果是什么)。他给民主党阵营出的主意是:

第一拖延宣布大选结果以赢得时间,从而取得翻盘机会。文中1、2两点讲的都是这个策略。因为民主党以病毒为由,要采取大规模邮寄选票的方式,不少民主党州要求邮寄选票需要在大选后数天才能清点完毕,因此,当天不能宣布谁是大选的胜者。

第二,川普在大选之日会赢,但这是“红色幻像”(Red Mirage),因为民主党会有更多的邮寄选票(其实是制造出来的假选票,这种把戏是民主党的惯技),只要延长接收邮寄选票的时间,民主党就能让“红色幻像”消失,赢得大选。

第三,要求民主党人控制资讯,不要分享不利于民主党的资讯(即中共宣传部门经常发出的“不造谣传谣”之类);重复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谣言,并提点他的特定读者要对此加以利用(他对实际干预美国大选的中国只字不提,因为这位范海姆是亲北京者,Axios上有中国的专栏,态度非常友好);最后要求民主党人不要对外透露各种选举诉讼对自己不利的消息,以稳定军心。

鉴于民主党阵营蓄意所为的大量选举欺诈,共和党主要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选前已经有各种诉讼,仅以德克萨斯州为例,民主党多年来在此大规模安置非法移民,希望改变这里政治版图。早在2019年,该州州务卿办公室发现,大约有95000名被DPS识别为非美国公民的人在德克萨斯州拥有相匹配的选民登记记录,其中大约有58,000人在一次或多次德克萨斯州选举中投票。这招被查获之后,民主党今年在投票方式上不断创新,德克萨斯州法律允许在哈里斯县对残疾选民进行路边投票,但该县民主党却让直通车投票对所有选民开放,共得到12.7万张选票,这些选票没有身份证,只有驾驶执照,该州非移可以领驾照。

我所居住的新泽西是个深蓝州,一向是民主党作弊重镇,《纽约邮报》于8月29日刊登了一篇《有关选举欺诈的自白:我是操纵邮寄选票的大师》,其中手法之多,令人吃惊。还有一起是邮递员故意扔掉川普选票,更有消息揭露五分之一的邮寄选票作弊。这么多的作弊,让本州选民不敢邮寄选票。新州共有640万注册选民,目前收回的仅百余万张,不到寄出去的四分之一。其余500万多万选民宁可在大选日排队投票,也不愿意邮寄选票。

民主党费尽心机要邮寄选票,并鼓动早期投票,但从全国的情况来看,并没达到民主党想达到的目标。彭博社对早期投票最多的德克萨斯州作了番调查之后,分析说,截至10月30日,早期投票900万,已经超过2016年的投票总数870万。双方都不知道谁将从这次新增选票中受益。拜登的领先优势非常窄,但是在竞选的最后几天,可靠的共和党人全面动员起来了,因此认为民主党赢了德州是过早的乐观。

政变是否能成为现实?

民主党的众议院议长南茜·裴洛西这几天处于亢奋之中,因为她已经决定不管大选结果怎样,拜登都会成为美国总统,目前她的议程已经进入如何处置失去总统之位的川普。那么,她的政变能否成为现实?

我认为,这可能是她与民主党极端派的美梦。

第一,时移势易,目前美国的民意所向与今年5月25日佛洛德事件发生时完全不同。

黑命贵(BLM)运动从5月25日开始,挟民主党之威与多年反种族歧视的政治正确话语权,让“取消员警”(Defund Police)成为一时横行的口号,各民主党州的州长都放任BLM打砸抢烧杀,造成的损失非常巨大,到7月初才一个多月,整个舆论就转向了。10月1日,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哈里斯民意测验所调查的1,314名登记选民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希望恢复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对执法人员的好感远超过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认同(51%),Antifa则只得到14%的认同。

美国人无法再忍受民主党出于一党之私,因为败选而放纵暴徒打砸抢。

第二,7月15日,美国全国员警组织联合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简写NAPO)公开表示将在2020年大选中全力支持川普连任。协会主席迈克·麦海尔(Michael McHale)说:“在许多人对员警不公平地指责时,川普总统的支援特别重要,尤其是他指示司法部长采取措施保护警员免遭袭击。”

这个组织成立于1978年,代表全美超过2000家员警组织和协会,会员约35万,该协会在致川普总统的一封公开信中说:“我们的支持是对你坚定而公开地支持我们在前线人员的认可,尤其是在这么多人对我们的会员进行不公平和不准确的指责的时候。”

第三,不接受大选结果的人,在民主党内也不是主流。路透社/益普索是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该机构从10月13日至20日进行的调查显示,拜登的支持者中有43%的人不会接受川普的胜利,但只有22%的拜登支持者表示将进行街头抗议甚至暴力。

我相信,在持续大半年的选举紧张压力下,一些人会因失败去抗议、宣泄,但持续78天的犯罪暴力活动,那22%的人大部分会退却。

11月2日,美国已经为3日的大选活动做了准备。司法部长巴尔已经派出司法人员到大选作弊最严重的各郡县去监督大选。几个在BLM暴力活动中受损最重的城市,如纽约、华盛顿、波士顿等商家也开始在外墙钉上木板,防止遭受破坏。11月3日之后,这场让世界都牵挂的美国大选将以什么方式写续篇,我们拭目以待。

何清涟:美国社群媒体的西部狂野将引发230条款修订

2020-10-24 20:46

来源: 上报 作者: 何清涟


Twitter、Facebook近年来处于西部狂野状态,“拳头”大称王,这拳头还因为有230条款的保驾护航,因此,几乎是想定义谁的言论有害,谁的帐号就被封锁。但10月14日封杀《纽约邮报》事件,终于引发美国政界与媒体业的强烈反弹,一直未能成行的修改230条款将可能成行。

推特、脸书让美国陷入最黑暗的言论管制

Twitter、Facebook近年依仗自身在社交(群)媒体业的垄断地位,以及对其裁量言论权利有保护作用的230条款,毫不掩饰地自身的政治偏好,在今年大选年更是肆无忌惮地偏袒民主党阵营,限制删除保守派人士的言论,包括川普竞选团队的言论。因为为所欲为,最近终于引火焚身,10月14日,美国发行量居第四、在Twitter上有180万关注的《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发表了一篇《冒烟的邮件揭示了亨特-拜登是如何将乌克兰商人介绍给副总统爸爸》,其Twitter帐号从10月14日开始被封,在封号禁言了数以万计的川普支持者之后,Twitter鼓励线民们发起了“声讨川普”运动。

但是,此举引发了保守派阵营的强烈反弹。Fox的王牌主持人Tucker Carlson在当天的节目中,愤怒谴责了Twitter、Facebook这种行为,称“这是大规模审查制度,其规模是美国245年以来从未经历过的,对我们所有人(的言论自由)构成威胁”。除此之外,还引起极大的政治反应。

封禁有关拜登的消息之后,我在推上发表推文,认为这些传媒业人员忘记了当年在大学受教时学过的一条传播学原理“反向传播效应”:封杀于己不利的新闻,结果会增加该新闻的传播率与传播速度。10月19日,MIT的一家传媒情报公司(MIT's Technology Review)发布的研究表明:Twitter禁止《纽约邮报》关于拜登电脑门文章的行为,让这个故事的传播量增加了2倍。

多位国会议员要求废除230条款

据美国之音10月18日报导称,美社媒遮罩拜登争议报导,美国社会对Twitter和Facebook等美国大型社媒企业的不满愈来愈高,国会共和党人开始大力呼吁废除有“社媒保护伞”称号的“230条款”。当天,多位共和党议员透过Twitter发文和发表正式声明的方式谴责Facebook和Twitter的决定。来自密苏里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R-MO)于10月14日当天连发三条新闻稿与约20条推文谴责Twitter和Facebook,并指责他们是“美国史上最强大有力的垄断”。霍利还致函联邦选举委员会,要求调查Facebook和Twitter为拜登竞选而协调出的干预行为是否违反了竞选资金或其它选举法。

10月15日,据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Rep. Kevin McCarthy,R-CA)发表声明称,“大科技公司滥用这些保护,选择审查有不同政治观点的美国人,现在是废除第230条款并重新开始的时候了。”随着对Twitter和Facebook等美国大型社媒企业的不满愈来愈高,国会共和党人开始大力呼吁废除有“社媒保护伞”称号的“230条款”。国会参议院共和党已下令,将对这两大社交媒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发出传票,要求他们出席听证会回答议员质询。

何谓230条款?

1996年美国互联网刚刚兴起之时,柯林顿政府针对低俗、暴力和色情的内容在网上泛滥,曾经制定《通讯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试图透过立法来监管网路内容。不过,法案在1998年被美国最高法院全票通过判处违宪,原因是法案中反低俗条款与美国宪法的保障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相抵触。但是,尽管最高法院废除了《通讯规范法案》的核心内容,却保留了其中的第230条:“任何互动式电脑服务的提供商或者使用者不应被视为另一资讯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任何资讯的发布者和发言人”,这样一来,这些互联网公司无须为协力厂商或用户在他们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这条只有短短26个英文单词的条款,成为互联网高速发展时代保护高科技通讯产业的一把“保护伞”。到如今,更重要且更受争议的是,该条款也允许互联网(网路)平台基于“善意原因封锁和遮罩冒犯性内容”,因此这一条款也成为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和网路论坛的护航利器。

这种让互联网资讯产业无需为自身行为担责的条款,让社交媒体处于“西部狂野”状态,不少无辜者因互联网资讯受害。

2020年关于230条款的争执

在本次Twitter删除《纽约邮报》并封其推号之前,修改230条款已经提上日程。Twitter对于美国总统川普施加的种种限制世界皆知,在5月下旬一个星期内,Twitter连续给他的推文打上了“需要事实核查”以及“颂扬暴力内容”的标签。5月29日,美国总统川普正式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政府对社交媒体的免责条款作出限制,并在Twitter上发出了“Revoke 230!”——很少有人认为Twitter这种一边倒地管制言论是对强权的对抗,因为凡有保守倾向的言论都遇到这一对待。

按照美国三权分立体制,总统的行政命令并不能代替正式法律,只能对行政部门的执法提出指导意见,修改法律则是国会参众两院的职责。6月18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长达25页的意见书,呼吁美国国会修改1996年《通信规范法》中的第230条款(Section 230),限制对互联网公司的免责保护。意见书认为,一些科技公司已经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目前的互联网服务行业已经和1996年出台230条款时的状况完全不同,修改互联网公司免责条款的时机已经成熟。同一天,五位共和党参议员共同起草提出了新议案《限制第230免责条款法案》(Limiting Section 230 Immunity to Good Samaritans Act),提议取消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第230条款下的免责待遇,除非他们保持“善意”运营(Good Faith)。

Twitter与Facebook目前并无大的改善,只对删除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相关推文表示歉意,承认是个错误,但对普通推友依然如故。它们是不是想等到大选之后再有所改变?其实,这次不满虽然来自保守派阵营,但过去几年美国政界一直在讨论230条款的修改问题。今年修改230免责条款主要是保守派政治力量在推动,但自由派同样主张对互联网行业施加压力,多次用取消230条款来威慑互联网公司。两派对社交媒体都有强烈不满,但却是因为完全不同的原因:保守派指责Twitter和Facebook长期打压保守派的声音,删帖销号的“执法标准”完全偏向自由派;但自由派(左派)则认为这些社交媒体做得远远不够,它们长期放任虚假资讯传播,不采取有效措施消除有害资讯——按照左派今年盛极一时的“取消文化”,任何不同意见都会视为有害资讯或者虚假资讯。

本人长期从事传媒业工作并系统性研究过中国政府的控制传媒,深知控制舆论与思想的有害后果,也对美国传媒业现状深感担忧。互联网科技巨头们大可不必用游说的方式抵制修法,只要退回到20年前美国传媒业的状态:传媒将自己当作社会公器而非政治派系的舆论工具,传媒的领导者不把自己掌控的传媒当作表达自身政治立场、牟取政治利益的工具,而只是当作一个社会舆论的公共平台,在“事实第一、表达观点可以自由”的传媒伦理的约束下,容纳各种不同声音,情况就比目前这种“西部狂野”状态要好得多。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535 中国:溃而不崩|何清涟 程晓农

541 川普向右,习近平向左|余杰

518 何清涟:改革神话的终结与重塑社会认同的困境

Loading...
3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