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7 articlesIn total 51006 words

去中心、可及、隐匿:抗审查之可能与不可能?

火鳥

所谓web 3,跟抗审查,大概没什么关系

3

自製全網站備份工具,歡迎使用(零資源佔用,一鍵備份)

火鳥

透過Internet Archive的Wayback Machine進行網站備份,為了節省資源,我們只會備份那些未被Wayback Machine抓取過的頁面。備份之後人人共享,任何人都可以瀏覽下載。

一個簡單的【個人食物庫存管理系統】

火鳥

疫情期間食物混亂,常常遇到食物慢慢在冰箱腐爛嗎?疫情期間買了太多零食,忘記自己到底有多少卡路里要消化嗎?打開Excel等太久,不耐煩做庫存整理嗎?還在用冰箱便利貼來完成庫存標示嗎?歡迎嘗試使用我花了一個半天寫的【個人食物庫存管理系統】。

中國用語之爭、國家權力擴張與民間危機

火鳥

在例外常態化、疫情生活化的當下,我們或許不應該在期待著某日解除封鎖回到以往的正常生活。這當然是可能的,但絕不能期待在國家庇護關係中實現,因為疫情正是國家權力擴張與維持的基礎。

【Clubhouse異文化戀】每人5分鐘,吐槽/讚美你的異文化伴侶🧡💛

火鳥

元宵佳節,你和你的異文化伴侶用了什麼方法歡度佳節?又有沒有猜燈謎和吃湯圓呢?小編最喜歡吃的就是花生湯圓,今晚邀請大家一起來我們的clubhouse房間,積瓜成塔,供大家與湯圓一併服用。讓我們聽聽跨國愛人們如何穿越文化、穿越肺炎、穿越國界、相愛相殺、又愛又恨,但始終努力的在宇宙間奮...

疫情時代,疆界纏身

火鳥

今天,巴基斯坦學生因疫情而滯留杜拜長達四個月的事件應該出現在了各家媒體版面上。讀著相關的報導,看著民眾評論、學校的回覆、教育部的態度,我仔細咀嚼著這整個事情的經過。一面想著困境由何處而來,另一面擔心著這困境該如何才能被理解。不知道如何很好地概括,只覺得疫情的時代,原本就纏在身上的層層疆界變得更緊了一些。

木刻版畫工作坊|「共同生活」的經驗與未來

火鳥

主辦:印刻部、境外生權益小組 協辦:國立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學生會 日期:2021年1月24日 時間:下午1點 - 晚間8點 地點:國立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公館樓)一樓(106台北市大安區基隆路四段148號,不是台大工學院,位於台大進修推廣學院後方,基隆路與羅斯福路交叉...

陸生作為不合時宜的景觀

火鳥

之前在廣州的時候,我曾遇到有環衛工人因為沒有穿反光背心而被扣分罰款。一方面驚訝於嚴格的規定,另一方面我也好奇,為何不直接將制服製作成鮮豔可反光的樣式。在大夏天費力穿兩套甚至三套衣服,對於戶外工作的人來說恐怕有點過分。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心中萌生一個猜想:環衛工在身為打掃街道的工人之前,先是城市內的一道移動景觀。

1

城牆

火鳥

你錯了。黃河東流萬里,沒有流入大海。人類的血液不都是紅色的。所有動物的血液不都是紅色的。海洋文明是個神話,我們只固守著各自的河流。從透明走向混濁。從開放走向封閉。一代人的痛苦沒有造就偉大。一代人的恐懼延續著一代又一代。子孫萬代,無盡的憂患。

醫療資源真的有限嗎?封閉的醫療專業要為此負責

火鳥

原文:https://www.storm.mg/article/2341344 最近以來,人權與國族政治成為新聞輿論的焦點。暫停陸生、港澳生來台是否是歧視行為?陸配子女是否可以來台?血友病童的媽媽支持中共是否就應該喪失享用台灣健保的機會?

疫情來時,我剛離開中國

火鳥

投稿公視新聞實驗室《疫與記憶》徵文 我的經歷並不符合徵稿要求,因為疫情來時我剛好離開中國。雖然看似遠離了疫區,但所思所想卻仍被拴在那片土地上。說是魂牽夢繞太過誇張,不過總歸也是無法置身事外、陷入台灣主流的情緒中。以前,唐山過台灣,跨過了黑水溝便是到了。

特別的心理測驗:2020新的一年,開發你心中的怪獸

火鳥

說明:本帳號沒有被盜,這不是垃圾測驗或廣告(疑,有可能真的是廣告)。但總之,是我本人敲鍵盤的結果沒錯啦!歡迎大家點進來測試看看~ 測驗連結(點擊) 夜半時分,心底傳來恐怖的迴響...... 平淡的日常中,總覺得自己有著無法壓抑的慾望......

红日昭昭

火鳥

2019年,被捕的、被带走的、被监视住居的,不计其数。涂抹灰暗从前,那只是我脸书时间线上的新闻,我看着人名、看着事由、看着罪名/状态,默默在心里为这时代抹上一色灰暗。然后,滑过。不,怎么可能滑过。恐惧的气氛往下压了一厘米,空气的密度更增大了。

去他媽的小丑

火鳥

香港的事情。到底什麼是危險的呢?我想,盲目支持是危險的,揶揄嘲諷是危險的,國族情緒是危險的,把參與者貶損為廢青是危險的。最危險的是,忽視、貶低、歪曲理解運動參與者的聲音。有人想把運動當作一國兩制失敗的證明來支持所謂台派政黨執政。類似地,也有人一直試圖用殖民時期的影響和經濟上的邊緣化來分析運動者心理。

繁华盛世,如何自处

火鳥

文学讲究基于感官的书写。那么,这盛世有着什么样的味道,有着什么样的触感?我会把它当成包着棉花糖的黑铁。若是与它同行,则可以尝到甜蜜与安全的舒适感,若是挡了它的路,坚硬的铁器就会迎面而上。那铁器究竟是什么形状的呢?接触过的人都面露痛苦神色。看见这些面孔,它的形状就不是那么重要的问题了。

没有民间组织,只有精致慈善机构

火鳥

慈善是一种带有紧急氛围的工作方法。它看见了弱势者的需求,同时认为应立刻投注资源满足这些需求,越快、越迅速、越有效就是越好的。所以,在慈善的工作方法中,所需要考虑的事情只有对象的需求和相应的资源,两者的对接是越快越好的。慈善是免费的给予,也在形成依赖。

写于豆瓣106事件后:在自己的土地上流离失所的互联网难民

火鳥

10月6日,豆瓣封禁了所有用户的广播功能。我的时间线永远停在了这天凌晨,此后再没有新的消息冒出来,除了自己发布的动态。这感觉像是独自被甩进了外太空,所有声音发出后都听不见回音。接下来的事情许多朋友都知道了:众人聚集在最新发布的几条广播底下分享资讯,急着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阿Q

火鳥

“首先是身体与行动的自由,其次是言论与表达的自由,最后才是思想与认知的自由。“ 韩乾在最近的一篇关于政治信念的文章中如此写到。此处不讨论他的整篇文章,而着重于他文中一段对于认知自由的批判。韩认为公知的失败在于,他们认为人们倾向于把一个空间当成自由的言论平台,这个地方就真的能变成一个言论平台。

歡迎通過「99公益日」參與騰訊

火鳥

九月九日,一年一度的盛會。快把錢掏出來,快用力去募款吧。掏錢的人會收穫祝福與感謝,讓你今天充滿幸福的感覺!募款的人也會滿載而歸,老闆們正要幫你往籃框裡放錢呢!所以,各位就盡情地去募款、去捐款、去玩遊戲、去收集小紅花,徜徉在這篇幸福的紅色大海中吧!

我身邊那個普通的城市、普通的家庭,還有普通的我

火鳥

這可能只是一篇《銀翼殺手2049》的觀後感。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想像自己具備超能力?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探索家鄉,放棄對身邊這塊土地的依戀?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覺得自己的生長背景有什麼特殊之處?從什麼時候開始,逐漸覺得「我」這個詞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假如国保敲响你的家门

火鳥

这个时候,内心会想些什么呢?如何度过最初那些痛苦挣扎的夜晚?无法对朋友说起,无法相信家人,无法相信明天太阳会照常升起,身边已没有一处可供安全栖身。恐惧与孤独相遇,填满内心的只有黑色。这不像谈恋爱分手,网络上有无数的文章、专书教你怎么走出来,获得情绪治疗。

广场到底去了哪里?

火鳥

幼年的梦境涌到眼前,是一种颇为奇怪的景象。我觉得陌生,也觉得难过。当初的感动与向往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小时候住在寄宿制的幼儿园。那大概是社会主义的遗产吧。我和同学一起睡觉、一起起床、一起上课、一起喝板蓝根、一起脱衣服洗澡、一起坐在栏杆前消磨课间时光、一起在日出日落中数着日子过去。

这是一场反中运动吗?或者,什么样的反中运动是可接受的?

火鳥

对于大陆居民以及很多左派人士来说,对香港当前这场运动最大的排斥,主要因为这场运动被定性为一场反中运动。许多批评文章都认为运动起始于中港两地实力对比变化而出现的焦虑情绪,此种焦虑情绪结合现实中年轻人恶劣的经济处境,而形成了这场民族主义式的反(送)中运动。

窮人在哪裡?

火鳥

這個話題從最近很有名的周錫瑋訪談開始,訪談內容如下:Tim Sebastian:為什麼他們要相信你?你在第二次主要的辯論中聲稱,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台灣人數大約有380萬人。周錫瑋:對。這是事實。Tim Sebastian:這根本不不是真的。

公民社會?

火鳥

在面對國家強權打壓,面對警察粗暴的手段時,我認同公民社會的理念,認為非國家的社會空間值得保護與培養。不過,在壹個沒有對抗的語境中,公民社會論述會長成什麽樣子呢?最近回來實習,也有半個多月了。所做的工作與這份工作所宣稱要達到的目的有著不小的落差,現實的壹些限制我可以理解,但不能認同。

身边的六四记忆 1995~

火鳥

我也是90后,第一次知道六四,是在2009年6月4日,这绝对不会记错。因为那是二十周年的晚上。我爸觉得吃饭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事情,所以吃饭的时候不适合说话。虽然我妈和我总是打破这个规则,但晚餐总归是相对安静的一个时间。那天晚上也是如此,只是我爸自己打破了规则,说了一声:“今天是六四的二十周年。

给在逃青年的一封信

火鳥

不好意思,鲁莽地下了这样的标题。这封信写给所有从现实冲突中逃开的青年们,不管各位逃往何处、逃向何方,是境外的学校,是ACG等娱乐圈,还是文学艺术等等其他能令你获得安逸与舒适的地方。我本人也是这样一位在逃青年,高中毕业时看不惯身边的事情,对升学就业的激烈竞争抱持厌恶,于是逃向了东南...

五月初草根工作者失蹤、被抓相關資訊整理

火鳥

這邊整理目前相關的新聞報導和文章等等資訊,歡迎補充。【被抓者】 李大君,北京希望社区负责人 李长江,深圳清湖学堂负责人 梁自存,清华大学社会系博士后研究,与木棉社工服务中心合作 吴琼文倩,土逗公社编辑 【新闻】 FT: China widens crackdown against...

台北-中国/大陆-读书会邀请你加入!

火鳥

「呆826」读书会【读书会简介】水黄皮树开着紫色的小花,果实却是干瘪丑陋的豆荚。浮在水上,顺着溪流四处漂泊。你我的处境或许类似,摆盪在海峡的激流中,沈浮于网路时代的资讯洪流,不同的社会型态,多变的问题让人好奇、兴奋,又觉疑惑而抗拒。这样就满足了吗?或者说,就是因为这样,才无法满足呢?我们相信种子不死,抓住泥土就会安定,就会开始生长。「呆826」读书会以中国/大陆作为主要思考对象,讨论国家、资...

2018 零時政府高峰會心得:開放很棒,前路仍漫長

火鳥

原文:g0v.news 零時政府是我很早就知道的一個團體,聽說當年三一八學運時,衝進立法院後就是 g0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