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

我是一團烤雞腿

去他媽的小丑

香港的事情。到底什麼是危險的呢?我想,盲目支持是危險的,揶揄嘲諷是危險的,國族情緒是危險的,把參與者貶損為廢青是危險的。


最危險的是,忽視、貶低、歪曲理解運動參與者的聲音。

有人想把運動當作一國兩制失敗的證明來支持所謂台派政黨執政。


類似地,也有人一直試圖用殖民時期的影響和經濟上的邊緣化來分析運動者心理。

究竟哪種更可怕呢?都差不多吧。


運動是人的運動。首先,聽清楚人在說什麼。被廣泛認同的訴求中包含了民族獨立的呼喊嗎?訴求中包含了貧窮痛苦方面的宣洩嗎?

沒有。那運動就應該這麼理解。這是去中心非正式架構的運動,所以我也要通過運動中被廣泛承認的那些訴求來理解它。越過這些訴求去闡釋、分析,不一定是看透,也可能暗合了權力者自上而下的優越感。

電影小丑播出後,許多大陸人在影評中留言,這是香港。在官方口徑的宣傳下,香港的運動者就是一群受到社會壓迫然後出來暴力狂歡宣洩情緒的廢青,現在又因為電影加上了精神病這個標籤。自以為看透了深層的結構問題,其實可能只是滿足了「我可以分析你」的慾望,而結果,是鄙視與遠離運動,從中獲利的則是運動者所直接喊出來的抗爭對象:港府(國家)、警察(暴力機構)。全都視而不見。

運動所提出訴求真普選也是清清楚楚的,不是要求美國接管台灣,也不是香港獨立建國趕走中國人。

在清楚的訴求面前我們只有清楚的選擇,支持?反對?模稜兩可的困惑或許來自於對運動所代表的深層矛盾的未知,而擔心跟隨主流的支持會出問題。不過,擺在面前的事始終還是清楚的。

雖然這不是一場階級鬥爭,但不代表它不值得支持。雖然情緒的風暴可能會讓民進黨得利,但這與運動無關,訴求中可沒有一個字提到黨派。

可以做什麼呢?我所想到的只有一個:去討論訴求本身。在台灣可以以什麼樣的方式去討論,在中國可以以什麼樣的方式去討論,這是我們要面對的問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