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
kaya

台灣女生,嚮往大漠草原和高山。

西安|當我站上了華山頂

當你終於真正來到了那個在心中幻想過無數次的地方時,內心的激動是無法言喻的。
西峰索道

華山和金庸的關係密不可分,而提到金庸,必定會想到之前和我同行北京的朋友阿珊,我們兩個是小學五六年級的同學,那時的我們深陷在武俠的魅力中,無法自拔,上課看,下課也看,連上體育課都要帶著去才安心。​

而我們看得這麼瘋狂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那時的導師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幾乎所有正課以外的時間,什麼台語課、綜合課都被拿來看聖經動畫,甚至還每個人發一本聖經當教科書念,偏偏我們兩個對此超級不爽,雖然我本人沒什麼特別的宗教信仰,但就是不想理老師。於是,當所有人讀聖經、和老師一起喊阿們時,我們倆桌上攤開的永遠是金庸,就這樣,兩個小學生,兩年的時間,嗑完了十二部小說。​

其實現在回過頭看,那時的我們這麼不願意服從,或多或少應該是受到書裡的三觀影響吧!將金庸稱之為我道德價值觀的啟蒙老師一點也不為過。​

當時的我們到底有多癡迷呢?樓梯間不知有多掃把被我們當成了打狗棒,連午休時間都在電腦前研究穴位,看到最後我們甚至自創門派,寫了一本武功祕笈,而我占了年齡之便,當了師姐,那個小本本現在不知道還在不在?至於我們的派名是什麼呢?不告訴你們,這是屬於我們年幼時期的小秘密。​

寫了這麼多,其實是想表示當我站在了華山頂,當我真的來到華山論劍的地方、洪七公與歐陽鋒在大雪中比拚內力的地方、郭襄在此一別楊過夫婦,內心的激動無法言喻。​

回飯店後,我便毫不猶豫地將買到的唯一一張華山明信片寄給阿珊,迫不及待的想要將這份喜悅、興奮、滿足等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的心情送回台灣。​

後來回台灣之後的某一天,我收到了一張來自西安的明信片,是這次同行的大學朋友均均寄給我的,而那張的圖案正是"華山",懷著驚喜傳了訊息問她,怎麼會想到要寄給我!​

均說:「我知道妳一定把妳的華山寄給別人了,所以我把我的寄給妳~」​

噢~天哪!我的朋友都是大暖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北京|房山|十渡

Loading...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