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

馬來西亞90後 喜歡寫日常

記錄第一次確診

現在沒確診過的人應該都是稀有神奇寶貝了吧哈哈

疫情從兩年前爆發至今,我有過不少心驚膽跳的日子,尤其是搭飛機回家,深怕自己是帶病者,所幸一直都沒事情。

今年開始很多地方都放寬制度了,該幹嘛就去幹嘛,生活還是要繼續。很多地方都恢復了生機,我覺得挺好的。


我不知道我的感染源是從哪裡來的。

以下是我和朋友的對話。

朋友:I heard you are no longer a virgin anymore.

我:Indeed. I am fucked.

朋友: Who is the father?

我:That's the point. I don't where it came from.

只看對話的話,我像極了濫交懷孕的女子。


所幸的是,只有我一個人中招,身邊的人之前都被感染過了,據說身體裡有抗體,所以不會那麼容易被感染。

我到學校的診所去拿藥和做紀錄。

專門handle確診學生的醫護人員老神在在,穿著PPE,知道我確診了並沒有大驚小怪,還勸我放鬆心態,藥吃完了再找他拿。

送我來看醫生的學姐也是新冠校友。我確診前還和她一起吃東西和睡覺,但她說,沒事啦,中了的話就當作休息,搞不好我們能一起隔離。

然而我覺得天快塌下來了,眼淚在眼眶裡打滾。一方面也是因為我是個一發燒就會哭的人。


最後順利申請到學校宿舍去隔離了。

隔離的第一天,我感覺自己燒得快往生了。還有胃口吃東西,吃藥後就開始昏昏沈沈地睡。

今年年頭為止,我打了三針的疫苗,科新,科新,輝瑞。

我的症狀是發燒、輕微咳嗽、輕微喉嚨痛、痰、肌肉痠痛。

神奇的是,第一天晚上我的情況就開始滿滿好轉了。好像一部電影沒有開頭就直接高潮了。

但隔離還是要隔滿一個禮拜,接下來的幾天我的情況也一直在好轉。


我沒告訴家人,因為他們離我很遠,通知了只是徒增擔心。

我剛剛提起的那個學姐說,她有告訴家人,媽媽還寄了很多藥給她。

唔⋯我家人要寄藥給我的話,寄來的時候很大可能我已經康復了,因為他們真的離我很遠啦。

學校診所的醫生也有給藥,所以藥其實不是什麼大事。真的很感謝學校診所。

我也沒覺得家人的慰問是我的必需品,雖然我生病的時候是感覺有點空虛。

之前也是那樣走過來的,所以,現在也沒問題。


隔離前半段我一直都在睡覺,努力康復身體;後半段我就開始工作和看紀錄片了。

隔離期間,真的很悶,就算能夠上網,我還是覺得,好無聊。

後來,隔離的最後兩天,我一個人,避開人群溜出去吹海風了。前幾天發生很多事,我差點沒地方睡覺,還有我的實驗器材出了問題,忽然間發現我暗戀的男生有女朋友,鬱悶得很,再不出去呼吸新鮮空氣我就會死了。

吹到海風的時候,感動。

我之前天天都在吹的海風,現在吹來是如此地奢侈。

我自私地出門是有原因的。既然有人是無症狀,無症狀不知道自己確診,肯定沒隔離,我搞不好是被無症狀的人傳染的,所以我不覺得我出門是個罪過。現在這麼雜的環境下,確不確診真的是看造化了。再次強調,我避開了所有的人群,徒步去看海。

現在隔離真的很看良心過不過得去。


寫這文章時是隔離的最後一天,我要寫一下康復感言。

確診了才知其滋味,我算是幸運的了,只有發燒比較嚴重。我看見好多人說喉嚨痛得像吞刀片。

我想要出去後,固定地去跑步,順便減肥。

還有囤多幾盒test kits、Panadol、消毒藥水,因為不知道何時會確診,太random了這件事。


祝大家一直都健健康康,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一直認為自己很不專心,對著電腦沒幾分鐘就想玩手機,但我發現我在打文章的時候,一點都沒想要去找手機。我想打文章就是適合我做的事情了吧,我會繼續做下去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