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
皮皮

馬來西亞90後 喜歡寫日常

whatsapp通知恐懼症

(edited)

中學時期,我大概16,17歲那樣吧,已經到了人手一支智能手機的年代。我媽很奇怪,她不肯我買新手機,即使我用的是自己存的錢,還有其他兄妹都有自己的手機了。她說我會不專心學習。我覺得這個理由不合理,我不知道她如何判斷她的孩子裡只有我不能擁有手機才能專心學習,就很奇怪,我自認我是她孩子裡最專心的一個,成績最好,看書又看得多。

後來我也沒再去爭取買智能手機,因為我不想花錢,好像也沒看見買智能手機的必要。我中5畢業前都是用著鍵盤手機,復古,能打電話就好了,那時候的需求只是這樣。只是有時候班上的WhatsApp還是微信群通知消息的時候,我總是落單的那個。後來有個好心的朋友,在我嘰嘰歪歪說我沒能收到通知後,主動發短信給我通知。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是,朋友真的很好心,我真的很嘰嘰歪歪一直想要別人留意和配合我。


上大學了,whatsapp是最主要的溝通平台,,老師臨時沒能來上課、換上課地點等都是在WhatsApp通知。做group assignment時候也是在whatsapp通知。沒有朋友互相提醒的情況下,千萬千萬要記得看手機。我不是很喜歡看手機咧,就很常看漏信息,很多時候就落單。

說到group assignment,我的一些同學很賤,每次拉了同組同學進WhatsApp group後,不管大家有沒有上線,就開始分配工作,就是自己選自己要做的部分,鮮少是抽籤決定的。如果是要交小組實驗報告,assignment內容大概是這樣:introduction, methodology, results, discussion, conclusion, compilation,有時需要presentation. Introduction和methodology最容易做了,results就是整理data,discussion才煩,conclusion也還好,compilation也很煩,因為可能會有人遲交功課,要催,要再叫組員改一些看起來錯得很離譜的東西。所以,大家公認discussion和compile最麻煩,都會自動避開那些部分。我記得有一次我睡午覺醒來大家就已經選好自己的部分了,留下我看著那些棘手的部分,落淚。


後來進入念碩士的這幾年,我當了導師的研究助理,跟著幾個其他研究助理一起工作,組成一個團隊。工作很flexible,導師說你們只要有做事就好,幾點來上班隨意,這樣看起來是好事,但是晚上10點的時候還會收到工作信息,臨時的變動等,被迫要打開筆電查看資料/工作的時候,我就很火大,damn,等我真正踏入社會工作的時候,我絕對不要一個會在工作時間以外發信息的團隊裡工作。我在工作時間外看見工作信息,就會覺得心情被毀了。後來我發現手機有個免打擾的模式,信息來時能擋住通知,除非我進WhatsApp看,不然誰也無法打擾我,我很喜歡這種被動式查看信息的方式,我徹底愛上了那個功能,多棒啊,世紀偉大的發明。

除了上班時間之外的WhatsApp通知,我逐漸開始厭惡上班時間的WhatsApp通知,因為一來通知就代表有變動,有工作。我拿著補貼,自然是要工作的。仔細想想也許是我的團隊很多臨時變動,不管有沒有提早準備,都會有變動,因為我們是跟著天氣和人在工作的,這兩個因素本身就充滿著變動。

總結:在經歷了兩年的動盪工作環境,我已經到了想安心安定工作的年紀了👵🏼 希望之後能找到這類型的工作。

我最近一直在玩毛線。奶奶以前很會編草席;外婆很會縫紉,我現在熱衷玩毛線雖然八竿子打不著她們的專業,但我那個熱愛手工的心可能遺傳自她們。我哥說我很像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在角落有陽光灑進來的地方坐著搖搖椅織毛線。我想我現在先提早練習退休也好。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