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

馬來西亞90後 喜歡寫日常

我把化妝品丟了

中學時期有慢慢接觸在化妝的人。我有時候會在學校看見眉毛畫得很像蠟筆小新的女生。我很常被一個親戚姐姐說沒有眉毛,其實我不是沒有眉毛,只是比較淡一些而已。其實我也不介意自己沒有眉毛,反正我看不見我自己。

我沒有姐姐,那位親戚姐姐算是我人生中姐姐的角色吧。我看著她化妝、一直換男朋友、我第一次看A片是她帶的、我第一次去髮廊捲髮也是她帶的。我小時候是她的跟屁蟲,她做的事情我也要參一脚,我想融入年齡比我大的人的圈子。就是她告訴我:“女生一定要學化妝。”

我的審美也是中學后才開始生出來的,但是生得歪七扭八,我會穿著紅色的包鞋和紫色的襪子,當時的配色在現在的我看來是如此的奇葩。

我上大學前去買了化妝品。粉底、唇釉、眉筆、隱形眼鏡、卸妝水。唇釉色號還是我亂挑的,不誇張,就是芭比粉。

我打算就在大學時期慢慢學會化妝,我逃不掉那個身爲女生就要會化妝的觀念,好像我不化妝,就會失去或者錯過什麽。可是我真的是太懶了,就是presentation的時候我會用口紅;一年一次需要上臺表演的時候我會化妝。卸妝也是麻煩。

上次回家后,我把僅有的一筆袋的化妝品留在家了,只帶著兩隻唇釉。爲什麽是唇釉,因爲我體驗過一擦唇釉,整個人氣色就看起來變好看的那種驚艷。想著或許之後presentation或者需要拍照的時候擦一下,人會比較好看。

後來我也乾脆跟化妝劃清界限了,不化妝不會死好嗎,要化的好看很需要時間來磨練,真的有需要化妝的場合,找化妝師不就得了,不要太有負擔一直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只因爲身邊的人都在做。


跑進化妝的坑裏又出來了,也是有一點收穫的。

就是我很懶惰,不過我情願做一些讓自己變好看的事情,比如説我20多嵗了還跑去綁牙。

還有還有,我也會修眉毛了,很神奇吧,是不是在想我剛剛說我的眉毛很淡,還需要修嗎,需要的,雜毛修掉了會看起來整齊多了。

修眉毛跟剪指甲的性質一樣,就是為自己的身體做了什麽之後,有種療愈的感覺,啊,跟搓澡差不多吧。


我中六學校的校長是女的,她要求每個女老師開會時都要化妝,說這是一種禮儀。

跟我們說這個故事的老師就是不化妝的那種人,她還説,開會前會看見口紅被遞來遞去,女老師們都臨時抱佛脚在擦口紅。

校長是上了年紀的婦女,可能只是想要女性體面一些吧,還有管理形象。

但是要求每個人化妝就管得有點太寬了?不化妝變成一種貶義的動詞?

我不懂,總之,我每次聽到有公司要求女性化妝、穿裙、穿高跟鞋、不可以戴眼鏡,我就會想,我之後肯定不會要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要先看環境來選擇工作也是一種能力,這也就變成了自己努力的一部分了吧。

不過我還是希望我能在戶外工作,一直出海和被曬黑也沒關係。


我之前也會擔心我不化妝就沒有男生會注意我,畢竟我長得很普通。我很常會聽到身邊的人被稱贊長得好看,但是我從來就沒有在平常的日子被稱贊好看過,serious。但也沒有人説我丑就是了。那些平常的日子就是自己最常呈現的樣子,也就是最舒服的樣子。不平常的話,就是剪了髮型后或者穿新衣那樣有一點點小改變時候吧,身邊的人注意到自己改變了,都會好意送上稱贊,那是給面子,善意的,我會聼,會感激,但是不會相信。

接受自己是什麽樣子后,其實也就不會那麽在意別人怎麽看了吧,別人說什麽也不會傷害到自己,因爲自己不再受影響,我自己知道自己是什麽樣子,而我就是想要這樣子。就好像我不會在意被說我沒有眉毛一樣,說的是事實啊,但我不愁,無所謂,不管眉毛存不存在。

我沒辦法給你驚鴻一瞥,但如果你錯過我,我也沒損失。不緊張,時候未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