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卡上灑鹽

專注在喜歡的人事物,生活就會越來越豐盛美好。 寫呀寫,寫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最終,我們仍然選擇去愛

發布於
修訂於
我感念那一段飽受折磨的傷痛時光,讓我變得感性而敏銳,許多平凡的小事變得重要,而許多非凡的大事又變得無足輕重。

她說我看起來像個從小在小康家庭,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的孩子。

她說我那些外顯出來的樣貌像沒受過什麼傷,所以可以輕易地說愛。


她說著對我的觀感,我忽然好像明白了為什麼。

為什麼曾經有些人覺得在我面前只能維持良好樣貌,無法打鬧嘻笑。也忽然明白了他為什麼總覺得我好像不懂那些家庭下的種種。認為我無法理解那些充滿著負面仇恨的心理。

她說,我的情緒太過平和。

察覺不了我過去也曾經有過的那些,所以當我不經意寫出,她感到詫異。


過去內在曾有的暴戾之氣,除了書寫釋放,也幾乎都隨著後來的人生境遇碎裂成了哀痛。那些怨與遺憾與氣憤,宛如一條巨大的麻繩緊緊將我綑綁,太過痛苦,於是到處尋覓那些能夠消融一切的方式。


最終

我隔離了一切隔離了那些人事物

最終,我找到了感激與愛的方式

我將那些放進烈焰的火光之中

狠狠燒盡燒毀

而所有的所有

都被我收納進文字

所以我甚愛一切黑暗的題材

那些都有我心裡的影子與共鳴

總喜歡寫心碎幽暗的故事


記得之前那個導演跟我說

那個故事結局沒有救贖

那是因為我所見的世界

有許許多多的事,本來就沒有救贖

有的,只是無盡的深淵


而可貴的只是

總有些人能在裡頭

仍帶著一點點美好善良的光輝

我想寫出來 那個世界


而如你

那天,你說

你選擇善良


即使世界如此荒謬

我們仍然選擇相信了愛的存在

我們仍然勇敢去愛



我感念那一段飽受折磨的傷痛時光,讓我變得感性而敏銳,

許多平凡的小事變得重要,而許多非凡的大事又變得無足輕重。



一直很想寫些自己的事,從父母離開以後

遇見的、荒謬的、不平的事

遇見的、自私的、毫無同理的人們

我從未對他人說過什麼

只謹守著、努力的過著自己的日子

卻一直被那些人閒言閒語謠傳訴說

不懂我的防備,怎麼成了攻擊 ?

而你們的攻擊,卻被合理成是防備 ?




有的時候覺得無法承載自己筆下的人的情感,即將失序的發展。

寫故事,是希望能有那麼一點點溫柔的去抵抗這令人充滿無力感的城市。



渴望尋覓一處與世無爭的幽靜鄉野,安放自我

認同

之前看過許多台灣年輕創作者的小說漫畫,即便非架空世界,也總要將路名地名遮遮掩掩,用各種其他名稱取代,彷彿不換個名字,就羞於見人。

自己都不認同自己,又希望誰來認同?自信自豪地相信自己,愛著孕育自己成長的這片土地有多難?愛著自己的本質有多難?

不歧視自己也就沒人有資格歧視你。討厭的事若不想接受就勇敢去改變,力量不夠就讓自己強大。


討厭批判,批判多容易,許多批判最後什麼也不剩,只成了一種言語暴力,紛爭,仇恨


以愛為名,溫柔以待。

努力前進,用自己的方式讓自己發光

耀眼得誰也忽視不了。


我想用溫柔的方式去抵抗這個世界








嘿,記得永遠要好好善待自己。

永遠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唯有真正面對自己,接納自己,才能找到鑰匙開啟蘊藏心中的光芒。


自始至終

只有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散文【老家那面鏡子】

散文創作【咖啡紅茶】

雜想紀錄 |去年&今天1.8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