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5 articlesIn total 3905 words

读漫画记2022.12.29

啟明

今日有幸拜读了水无月嵩老师的新作,虽是生肉,大意可通。这部作品还是以天使为主题,第一话讲的是男主人公同天使的相遇,从封面来看,应该是后宫走向。其实这部作品发表没超过两天,我是在维基百科瞧见的,虽然为了检索花了一番功夫,心里还是由衷的高兴,相信水无月嵩老师能够一如既往地为读者带来感动。

我讨厌憎恶过于热情的“热心肠”

啟明

我的确不喜欢这么一类人,具体来说,当你在微微细雨中前行中,有个陌生人突然叫你,试图借给你一把伞。也许一般人的想法是感激,而我不同,我的是反感,因为ta打扰了我的计划。我讨厌变数,不管是不是出于好心。而当我拒绝之后,那人又说我冷漠,我又实在感到不可言语的愤怒,这无疑是一种冒犯,毕竟又不是我请你来的。

呓语

啟明

我总是想写下是什么,或者是说什么,但是又不知从何谈起。我们所处的世界,所处的国度,都蕴含了一种无可言喻的痛苦、苦闷或者是惆怅,就像是我们喝了一杯酒,然后咽下去时只是一种辛酸苦辣的回味。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摆脱这种噩梦,那已经是很遥远的未来,在这个途中我们可能丧失对于梦想的追求,但是我们又不得不向前走。

有或通假及相关训诂

啟明

有和或的通假现象在上古汉语中习见,至今在现代汉语中仍可见到蛛丝马迹。如不可或缺之或即表有义,只是很多人不甚了了,又或者误以为表稍微义。事实上,或字本就无稍微义。又如或许,词义应当是有可能的情况,许本是允许之义,引申出可能(possibility),或许就是存在某种情况。

什么是自由?

啟明

1.不用加入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等组织,不加入也不会低人一等。2.在小学里不用每天佩戴红领巾。3.在中小学不用每天做没有临床验证的眼保健操。4.内勤不用叠豆腐干一样的被子。5.不用对没有教学岗位的政工干部低声下气。6.不用终日活在充斥着各种反人类反科学的红色宣传中。

归根与离乡

啟明

心里的想法,实在是像一团乱麻,一发不可收拾,不如一把火焚毀的好。当年项羽对着富丽堂皇的阿房宫是否是类似的感想呢?身处池沼,自然会沾上淤泥,对于君子而言,大抵是无可奈何的事。所谓故乡,也在离人的愁绪中隐没,沦为旧日的象征。但还是渴望回去,一展辉煌。

漫说书记

啟明

所谓书记,本来是指记录会议、起草文件的办公人员,只不过在鸡国的语境里逐渐演变为支共组织的头头。各行各业随处可见康米组织,自然也都是某某书记坐第一把龙头椅。书记们的地位显然是超然的,尤其是当他们仅仅是书记,而不兼任公务员或事业单位的职位时,不会被什么规矩束缚住,不用负什么责任。

人与人之间没什么不同

啟明

很久以前,对于其他民族,我总是抱着一种敬畏又好奇的态度,比方说维吾尔人,他们的面貌、风俗和语言文字同汉族的都不相同。但当我窥探他们的生活与对话后,便不对他们诧异,甚至觉得他们普通,内在上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特质。很多时候,人是出于不了解而去渴望探寻未知的领域,但是总会发现别人与自己的相似之处。

亚洲之春会到来吗?

啟明

俄罗斯的情势已越来越紧张了,普京的部分动员令一下达就有不少人要润到国外去,危机与焦虑正在这个大国蔓延。一个好结局是,俄罗斯的垮台,就像苏联解体一样,沿着乌拉尔山裂开,东边也就是北亚分为几大政治实体,西边可能吐出一些地盘,但专制主义也将不复存在。

离歌

啟明

马尾甩动几下,苍蝇被赶到一旁,然而又飞回原地。大地上尽是没有羽毛的鸟类,太阳将它们烧得很干家务。我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往昔的殿堂走,浸染了鲜艳的葡萄汁和难闻的气味。蚊子时不时袭扰渴望安宁的耳朵,即使是乌黑的夜,也有蝙蝠盘旋。道路从来就没有尽头,只是火炬在黎明前不得不熄灭。

倒倒苦水

啟明

近来总是做梦,多半是噩梦,里面有云有雾有霜有雪,我总是奔走呼号,为身后的狮子或是老虎,前方却是未知的领域。对于方向,我们每个人都会陷入迷茫,只是总要找一个去处,选择并不多,考虑到自己的家境、年龄与技能等等因素。我觉得心里的苦水是非倒不可了,尽管这些乏味的文字没有谁会看。

我愿得救赎

啟明

人生要有怎样的理想?前路仿佛就是一片迷雾。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拨开它,可能是一束阳光,也可能是一声怒吼,也许我要打着伞穿过密密的细雨,也许我要向闪电冲去。我相信未来总是有希望的,希望却在无形的重压中显得渺茫。给我一把利刃,我要穿透绝望。

1

觀山

啟明

山,矗立在目所能極處,實則是靠近城市的一側。我看到那山綠得發黑,通體都是黑漆漆的,同時又有雲霧繚繞,顯得高聳深沉。然而我對山敬畏大於依賴,因為它是阻隔的象徵,由於交通不便,造就了不知多少心態閉塞的人群。這就是我對高渺的群山的看法,沉重而又壓抑。

地獄小記

啟明

同周遭的世界相比,地獄在宏觀上並沒有甚麼不同,一樣是往來的車馬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唯獨在細微處,空氣中始終散發著人血的味道。不論是紅幅上有著怎樣冠冕堂皇的口號,抑或是牆角的破落戶,都有種打了雞血的衝動。但這種幹勁,絕跡不會用在正途上,他們操著禽獸般的心裡,永遠想著掠奪吞併。

未命名

啟明

骷髏和不知名的野草長在生命的池沼裡,像是火紅的落日淹沒在碧波之中。遠方,依舊是大帝雙眉上的灰痕,帶著酸苦,泛著腥味。當燈籠在遼闊的田野上一盞盞亮起,炊煙在鄉間的村舍上升騰而起,所謂狼狗也蠢蠢欲動。但是獵人不能拯救,他的矛早已折斷,他的箭沒有箭頭,歲月腐蝕著心高氣傲的青年,讓他沈溺在榮譽與偷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