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

欢迎来到(快)18岁的人类世界观察记录 写作初衷为克服不敢写作的心情,文笔较差,欢迎友好交流,拒绝暴力。 she/they

我开始写作了!

一个(快)18岁的人类观察日记

是的,我的第一篇文章,内容是「我开始写作了」––这是来自我向外的宣告,亦是向内心下的挑战书。马上便要进入十八岁,开始体验这完全没有不一样但又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打算在这之前送自己几个礼物:减掉想了快10年的多余脂肪(效果显著,1个月腰围已瘦4cm),开始写作,和开一个翻唱频道。

最后一个先不提,希望坚持能够写作的话再来聊一聊,但写到这里仔细一想,其实开始写作和开始唱歌本质上都来源于我同一个的纠结,亦或者说,我内心深处同一个恐惧。

要说自己究竟喜不喜欢写作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写作并不像唱歌一样给我带来解放的感受,也不想吃甜食一样让我迅速产生多巴胺,反而,写作––写完一篇作品后(通常学校作业)––更让我联想到小说里描写的事后仁者时间(这个词好像记错了)。写作是一种我拒绝开始,进行中间又会不自觉得投入相对多的心血,结束后很惆怅的行为。可能是因为写的内容,也可能是因为把想法写下来本身。

但是,归根究底写作是一种表达方式,也是一种思考方式,就譬如我现在在写的内容完全不是我下笔时预计到自己要写的内容,本文想探讨的问题已经一转二转三个弯啦!这类的行为,往前倒退一下便是说话,一个我不仅很喜欢而且过于喜欢的事情。我这个嘴,必然是停不下来的,什么都说,好听的、欠揍的、虚假的(视情况)、真心的、脆弱的;不说出来心里憋着慌。现在粗略思考了一下两者的区别:

首先,写作是更有条理的––起码我们平常阅读的内容都是有条理的,当代文学除外。这样的写作会把想法整理起来,变成一个线性的事物,仿佛一个主题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而口头表达是凌乱的,是东一块西一块的,想法是缠绕住的,并且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个线球被解开后究竟是一条还是无数条毛线。再仔细思考了一下,大抵是我懒吧,懒得锻炼自己的清晰表达能力,不知道以后再看这篇文章会怎么想。

其次,写作是永久性的,可擦性水笔早已退潮。不敢写作可能是我对信息网络的发达的恐惧和抵触,我写下的文字指不定在二十年后成为(本未来世界第一歌星)我的障碍。类似的恐惧在日常说话时我也有体会到,不仅是政治正确的「后果」,更多的是我个人对于自己的话语所带来的影响的担忧。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的无心之举亦能伤害到他人。这是我不希望的。写作活用互联网使劲延长他的影响,他不再是一瞬即逝的话语了。

回到开头,「我开始写作了」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我时常在日记本里写作(aka流水账)。真正最强有力的敌人反而是发表。原因其一便是我惧怕我的文字所带来的影响,无论是负面的心理影响还是带来了错误的理念)。其二是我畏惧被熟人看到我的作品,所以我来了马特市,这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面对陌生人反而比面对朋友更能直面内心,我在和不同朋友交往时千人千面,然而写作会让我完整的暴露在他们面前。但这万万不能是被贴「两面怪」的标签的,这是我为人处世之道,是我在了解对方后所形成的和相处时对两方最舒适的模式。唱歌亦是,歌声和她承载的感情展现出了我的最后一层底裤,脱掉了我所有为他人所妥协的外衣,仅留下赤裸裸的,真正的「我」。

写到这,庞然想到前一段时间做的MBTI测试,结果是ENFJ。简单了解了一下说这个性格非常在意别人的想法,想要「爱」所有人,并且把精神力气都花在了他人身上,留给自己满地内耗。虽然一开始对这个测试持怀疑态度,不得不说分析出来句句到位,仿佛系统偷看了我手上的文身——「Amare se Stessi」/爱自己。

所以,与其说是我开始写作了,不如说是我开始发表我的作品了。第一次来马特市,第一次发表自己的想法,尤其是操用的还是我早已不怎么熟悉的语言,此篇短文一口气撰成,没有大纲,没有检查,仅靠跟着感觉走。希望大家多多包涵,有用词/语法错误请务必指出。希望在这里写作能获得在朋友面前裸奔的自信––和对自己的文字,对自己的自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