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客

練習寫詩與小說。豆瓣ID: bluishgreen

十三 漂泊信天翁

(edited)
漂泊信天翁


有一只仓鸮每年都会飞来这片谷地,盼望与您相见。它说自己不得不穿越风雨和危险,一次次飞来。这是它们家族世世代代的愿望,已经刻进血肉之中,由不得它选择。不过,它似乎并不想真的看到您,或者说,不着急马上相见。不是因为它反感这被迫继承的心愿。不爱您太难了不是吗?它很感激祖先的遗赠,这样一来,与我们这些突然萌生愿望飞来这里的鸟儿相比,它与您之间少了偶然,多了联系,也多了“命中注定”之感。那么,它担心见面之后,您不如它想像那般美丽吗?也不对,它深信自己的小小脑袋,根本无法真正想像出您的姿态。——明明有一双大眼睛,它还忧心装不下您呢。或许它是迷上了等待?或许它喜欢每年的长途旅行?昨天它一口气向我列举了二十三种可能的解释,但又一一否定,然后便迷糊了。幸好它并不急着找到真正的理由,因为情感不需要追根究底,没有任何词语能够准确捕捉它们。

它应该已经将这些念头都告诉您了吧?刚刚我也想到一种合理的解释,索性将它留在这儿,与别的解释团聚。

我和我的同类长年生活在海上。与别的信天翁相比,我们的翅膀更宽大有力,擅长在风中滑翔,有时候好几个小时也不用挥动双翼。海洋与天空是我们的家园,飞吧,游吧,漂浮吧,潜进水中吧,这些光是想像便觉得惬意(此刻我多么想念海洋!)。每隔两年,到了繁殖期,我们才会飞回诞生地的海岛。年轻的孩子们开始恋爱,寻觅最契合的配偶;年长的同伴们则等待着与配偶相聚。

海与天空塑造了我们的心灵。它是流动的,没有固定的形状与明晰的边界,愿意接受任何相遇和赠予。如果有水珠扑来,就聚合它们成为一朵云。如果有粪便掉落,就撕碎它,让它弥散。可想而知,伴侣不仅是爱与欲望的对象,它也成了我们的一部分,若要分开便如同撕扯血肉。因此,我们虽然并不会时时黏着彼此,更多时候喜欢独自生活,但若无意外便会终生相伴。许多鸟儿空有激情,浓烈且来势汹汹,但又浅白浮夸,因此很快便淡了散了,全然不像我们。老实说,这世间比我们还深情的生灵,怕是不多了。

有一年我到得太早了,小岛空寂。我停在一块礁石上,回想伴侣身上的每一处细节,等着它出现。从它的喙开始,到它的脚为止。回想一次,它便有了淡淡的影子。于是我又重新开始回想,两次,三次,不停为它上色,直到它变得厚重鲜活。

回想的间隙,我发现礁石的轮廓逐渐变得模糊。黑夜正在它的周围聚集,像沙子一样沉淀下来,填补它表面的孔隙。不过或许真实的情况正好相反,黑夜藏在石头里,正从孔隙中溢出来,渐渐扩散开去。

我的心灵也如同礁石。我盼望见到伴侣。它的形貌、声音与眼神,当然还有亲昵的触碰,将会填补心灵的孔洞,让我变得完整。不过,可能同样刚好相反,我希望伴侣不再归返,飞得远远的,可能飘荡在任何一片海洋上,也可能被风吹到了陆地上空。它没有信守约定,是否意味着分手呢?还是说它已遭遇意外死去?我不清楚原因,或者说,我要找到它才能弄明白。但是我会去找它吗?应该会去的,但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我不确定它在哪儿,它就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如此一来,我仿佛也被拉扯得薄而宽广,可以覆盖整个地球表面。

那只仓鸮或许也意识到了,在那无尽的等待之中,它变得轻盈阔大,所以并不着急与您见面。

那天我有没有与伴侣相聚呢?我又为何来到这片谷地?许多鸟儿都爱向您说这些,但我无可奉告。我也不会将刚刚的猜想告诉仓鸮,因为我不想寻求共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十二 普通秋沙鸭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