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客

寫詩與小說。豆瓣ID: bluishgreen

二十八 高山兀鹫

『鳳凰谷信箱』第二十八篇


离山崖还远,我便注意到一团人影。人的搅扰并非初次,有一个喇嘛常常来。起初他趴着望我的孩子,察觉到我正逼近,便躲到石头后面,以为我没注意到他。他不清楚自己的衣装有多醒目,也低估了我的视力。不过孩子完好无损,我知他并无恶意,没有揭穿他。后来他几次带来死去的牦牛,我自然与他成了朋友。

那天的人影并非喇嘛,他脸皮白净浮着,似乎快要从脑袋上飞落,也不太像住在附近的人。他不如喇嘛敏锐,很晚才注意到我,笨拙地躲开。有工具相助,人能走得很远,那人恐怕是从外地来的,我对他们可没信心,赶紧飞落巢中查看孩子。

孩子仍是活跳跳的,张着嘴巴扑腾翅膀,它总是饿着。我看到一粒剥开的干果,不由得嗤笑,那人将我们当成了什么,以为我们像他们那样不挑饮食吗?

我喂饱孩子之后,那人还在旁边,时时偷窥我们。我佯装攻击他,一赶,他就跌倒了,滚出好远。过了一阵子他爬了回来,蜷缩着像只羊,再三声称自己并无恶意。那人单薄虚弱,快要喘不上气,我可轻松拍他落崖,占据主导地位,决定相信他。

他的话真多。先是讲,他爬上这峭壁是为了死,然后要我吃掉他的遗体。附近的人也常有这种想法,说什么,用肉身完成此世最后一次布施。他们不会上悬崖来,我们倒也乐意飞去他们选择的地点,打打牙祭。

那人又讲,他并非当地人,从东边来,因不适应高原气候,在找到我之前差点咽了气。自少年时起,他便认为死后被别的动物吃掉很好,但不能埋在土里,他讨厌虫子,不愿意被它们吃了。最初他想临死前独自去森林深处喂熊,后来又想沉到海底喂鱼,最后他对鸟儿有了极深的喜爱,选中我们。我与伴侣筑巢的地方罕有人迹,太高了,人受不了,便可保得我们孩子的周全。虽有汽车代步,那人能活着爬上来属实不易,我体谅他的诚挚,决定继续相信他。

那么接下来,我只需等他死掉。天黑后冷得很,他撑不了多久。不过他选定在第二天死,熬过去了。夜间他好像一直缩在那儿坐着,我好几次看他,他都双眼圆睁,呆呆的,想来死前还需整理思绪。

天亮之后,他舒展身体,讲到了药。好多人吃了药便一睡不醒,死得安祥,但他害怕毒死我们,拒绝服食药物。要怎么死呢?他准备跳崖,让我到山下收殓他。也好,摔下去骨头就碎了,方便食用,况且山下平坦开阔,风也小一些。我飞到他旁边立着,看他褪下衣物,继续听他讲话。温暖明亮的童年时光,而后是无尽的失望,又重新振作,反抗,反抗,反抗,至今仍未屈服,但太老了,虽然身体康健,却已精疲力竭,思量在剩下的生命里,最好的选择无疑是死。他讲得平淡,间中还会嘟囔几个名字,使我无法了解更多细节。

只剩下短裤一条,他的声音抖得像周围的山,抖出他看过的一本书。书里雪崩了,山脚的男人想到妻在山腰的家中,恐她遭遇不测,急急返回。可惜大雪来得更快,他没走几步便被淹没,失去意识之前,他大声喊出了妻的名字。

“现在我会说,生命的意义就是那一声呼喊。”那人讲,“这次我一走便失了踪,会不会有人呼唤我?小时候我贪玩跑得远了,妈常常立在山头喊我。不一定要在此刻,要在今天,哪怕十年后有人想起来,那样真真切切地喊我一声,此生便值了。”

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怎么,难道他想让我呼喊他?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哪怕知道也无法准确发音,况且我并不擅长鸣叫。而后是长久的注视,搞得我根根毛发颤,准备跳开。他又开口了,说想要摸摸我的喙。我应允了,让他摸我,像那些男人抚摸马匹,像那些孩子抚摸玩具。接着他脱掉短裤跳了下去。

我待在他的尸骸边,时不时拱拱他,检查他是否已经断气。不久之前,天气更冷,青草还没生出来,我的丈夫便死在这附近。我们总是缺少食物。近年来不好找到吃的啦,哪里的同伴都如此感叹。我们俩也很虚弱,孩子更是奄奄一息,伴侣为了多带回一些牦牛肉,被狗咬伤,死在离家咫尺之地。我奋力撑持了几天,幸好遇上那喇嘛带来死肉,才保住孩子的性命。

上一个孩子也是摔死的,也可能是冻死的。差不多在这样的时节,冰雹突袭,而我和侣伴刚好都已外出觅食,孩子从崖上掉落,没能等到我们回来。那天我和伴侣默默飞,打着转飞在高高的天空中,夜色涌上来又消退,这才离去。伴侣死的那天,我因忙于找到食物喂孩子,竟没能抽出时间为它盘旋。

眼下,孩子很强壮,我也有充足的时间。那人想要的呼唤,我给不了,但我可以为他在空中转几个圈。

风吹草摇摇,附近那些小动物的恋爱季节才刚刚开始。两只旱獭在山坡上,先是以两条后腿站立,互相推挤,而后搂抱着从山坡上滚落。

“我最喜欢和你一起打滚了!一直滚一直滚一直滚!”其中一只旱獭说,但是它们哪有时间呢?许多动物在窥视,等着拿它们的肉养孩子。恋爱短暂,正是因此,它们才会直白爽快,什么话都得一口气说了。我与伴侣从未想过中道分手,便事事推向来日,推得事情没了影子。我多么喜欢和它一起飞翔啊,一起进食,一起游荡,和它一起活着。相伴好几年,这些话竟都没来得及讲。

更远的山上,一对金雕正与一只雕鸮缠斗。我认得那雕鸮,它在夜间虽勇猛,此时如同瞎子,而故意暴露自己,不过是为了吸引金雕的注意力,保护它的孩子。金雕终究无法杀死雕鸮,只得飞走,上天眷顾,一只小小雏能继续活着。红嘴山鸦吵吵嚷嚷,或许很快便会聚拢过来,也要分一杯羹。我又拱了拱尸首,见它不动,便唤来伙伴们共享食物,附近的巢里还有好多孩子呢,它们总是饿着。

如今,所有幸运的孩子都长大了。伴侣已逝,家也消失,我便独自四处游荡,竟然到得此处。本来我想多讲讲伴侣,却又不愿意与您分享它的形象,所以就讲了那个求死的人。如果您收到了这封信,请在高处呼唤他一声,好吗?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您就随便喊一个吧。

注:高山兀鹫,鹰形目鹰科的大型猛禽,喜食腐肉与尸体。分布在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二十七 池鹭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