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xy0001

一切純屬虛構,除了真實的部分以外。

我們離職了!|虛擬人生 #1

「一切純屬虛構,除了真實的部分以外。」 - 創造安娜。白話說一點,都是假的。

我們離職了!

還在現實生活的那幾天,我們一如往常的上班下班。記不得是第幾次了,下班後只有腦袋空空的、有氣無力的回應你。要吃什麼?不知道。飯還是麵?我好累。再過個幾天,你說你想離職。

那天我們討論了好多好多,到半夜三四點,昏昏欲睡地,說著跟工作有關、跟工作無關的,以及我們的未來。要不要離職,我就問說,當初你應徵這份工作的目標是什麼?現在有什麼改變了嗎?工作總是會遇到許多鳥事,可能是老闆的天馬行空、今天天氣不好、同事做事方法很北七,但我們得試著解決問題,試著完成原先的目標呀。但...跟主管不合這種是要怎麼處理?今天主管一進來就問說,上次交代的事情進度到哪了,你去跟營銷部門討論了嗎?老婆就一臉狐疑,上次開完會不是說要跟你確認預算嗎?我們確認預算之後才好討論。主管就有點不開心了,這可以同步進行吧,先去跟營銷部門討論一下初步方案,不要什麼事情都要等我下指令。講到這裡,老婆感覺有點不爽,但說不太出來為什麼。我接著問說,要不要去跟你的主管聊聊?老婆就炸了。

大概是從這次開始,我們愈來愈頻繁地討論是否要離職。但其實在更早之前,我就有在跟主管談我的工作狀況。我待這間公司好一段時間了,人來來去去,工作內容也從寫程式逐漸變成討論、規劃、管理。參加會議、開口講話的時間一多,戴上耳機專心寫 Code 的時間就變得稀少。有一陣子我連耳機壞了都不知道,因為都在開會。開著開著,又過了一輪舊人離開,新血進來,而我開始發現,我在這裡幾乎什麼都做過了,卻始終找不到一個適合的職稱介紹自己。更重要的是,我發現我在工作上開始有情緒,我開始無法接受我腦中描繪的關於團隊、關於產品,與現實狀況的落差。而我離地愈遠,我就愈難幫助團隊解決問題。有一天,我就跟我的主管說,我不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以及我未來要做什麼,我需要想一下。

我們在各自的職涯上,有不同的問題要面對跟思考,是其中一個原因。而另一個主要原因,是我們的生活沒有進展。我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但怎麼好像,時間跟思緒都悄悄地被工作佔滿了。怎麼好像,好像都是在為了工作而活,而不是為我們自己而活。我們要的生活就是這樣?如果不是,那是要怎樣?

於是我們離職了,為了去多做一點,離我們要的生活更近的事。

離職前,老婆有試著去跟她的主管聊聊,試著當面說出,她的感受,說出工作上什麼部分讓她感到不舒服。這很難,尤其是要對你情緒的當事人述說,就更難了。但大部分你這樣做之後,對方就會真心的開始跟你對話。她很高興她有去做這件事,也跟不同的人,同事、老闆,聊了聊自己的狀態跟離開的原因。就這樣,很順利的,老婆在兩個禮拜內快速離職了。

而我比她早提,比她晚走。我忙著交接到最後一天,她已經耍廢兩個禮拜了。那段時間,我們並沒有討論太多下一步要做什麼(一心只想耍廢)。一直等到我離職那天回到家,放下背包,我就跟她說,我們去環島吧。老婆手上拿著金桃家的草莓大福,張著嘴巴,滿臉問號???

下一集:我們要去環島??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開始 | 虛擬人生 #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