珮妍媽媽🌱
珮妍媽媽🌱

女兒被評為自閉症及輕中度智障。自她未足2歲確診後開始成為全職媽媽,學習不同的知識協助女兒。最後在十年間女兒帶領我走回內在丶重新認識自己丶有意識地如實覺察當下丶找回生命的意義及力量,明白每個人的存在都如寶石般珍貴及價值非凡。希望與大眾分享自己的生命轉化丶對自閉症及智障的看法,分享實踐輔助教養模式丶瑟谷教育理念丶非暴力溝通丶內觀及療癒自己心靈創傷的點滴。每個人都可以幸福!

當下發生的永遠是最完滿的安排

感謝💓感謝💓感謝💓

幾日前,我有一個情緒爆發。事原是因為自己不夠休息,而剛剛珮妍需要的情緒支援令我有抗拒感,所以內藏的委屈感終於因累積及疲倦而自然爆發出來。


幾天前的事件:

今早凌晨珮妍也是未睡,我在客廳梳化休息,珮妍在房間。估計可能她曾叫喚我幾次我睡了沒回應,到我聽見她要求我入房,我見她還很精神,我便向她說:「我很眼瞓,我在出面瞓!」[我需要睡覺,我在客廳休息!]珮妍聽完開始大聲叫⋯⋯我向她解釋因為她的電話聲音太大,房燈很光,我沒法睡,所以要在房外睡⋯⋯珮妍聽後更加悲傷的大叫⋯⋯於是我說:「聲音細啲啦唔該!」[請你把聲音調低]珮妍有把音量調低⋯⋯於是我留下躺在她身邊睡。


我背著她,因為我怕太光太嘈。珮妍不斷調整我的姿勢,好像需要我以她渴望的去做,但我不想,所以我沒有配合只是一直說:「我要瞓覺!」[我要睡覺]珮妍開始大叫丟東西脫衣服⋯⋯我真的想睡⋯⋯所以我在旁邊由她這樣。不過過了一段時間,她的叫聲及摔東西越來越厲害,我的憤怒情緒終於爆發⋯⋯我說:「瞓低!停一停!😡」[先躺下!停一會兒]⋯⋯一邊說一邊用手按住她阻止她動,希望她靜下來,不要再丟東西⋯⋯我也有說:「請你唔好咁啦!我真係好眼瞓!」[請你不要這様好嗎?我真的需要休息]當然珮妍被我按著,情緒沒有平伏,反而更加憤怒,說:「著衫⋯⋯」[我要穿衣服]⋯⋯於是我放手⋯⋯她繼續大叫丟東西穿衣服⋯⋯


我當時情緒已經爆發,憤怒後因悲傷,捲起身體哭起來(感到「我只是想睡覺吧!只是想休息!」,珮妍叫聲哭聲令我感到很無奈很痛苦)⋯⋯一會兒⋯⋯我感到需要即時離開房間,否則情緒起伏可能令我控制不到去傷害珮妍。我走到丈夫的房間,抱住他不停哭,一直哭到夠為止⋯⋯感到很累⋯⋯當中珮妍不停大叫大哭叫媽媽⋯⋯當我稍為平伏下來,聽到珮妍說:「媽媽拿棉花棒」。於是我起身,丈夫也起身⋯⋯我拿棉花棒時,丈夫走到珮妍面前說:「你咁樣發脾氣掉嘢係唔啱㗎!」[你這樣發脾氣是不對的]我把濕了的棉花棒拿入房間,丈夫說:「唔好俾佢喇!你就係太就佢!佢要學習控制!」[不要給她了,你過於遷就她,要她學習控制]。我把棉花棒放枱上走出房間躺在沙發上,聽到丈夫說:「你唔好再嘈,要安靜,要控制自己。你咁樣媽媽好傷心,再繼續咁嘈,媽媽唔理你架。嬲夠喇,你嬲咗好耐啦,夠了,要安靜!」[你不要再吵鬧了,要安靜,要控制自己。你這樣媽媽會很傷心,再這樣下去,媽媽會不理你的。憤怒完了,你已經憤怒了一段時間,足夠了,要安靜]。我聽到珮妍不停說:「爸爸出去吖!媽媽⋯⋯」丈夫:「媽媽不開心,要休息,你安靜喇,平靜未?」珮妍:「平靜⋯⋯爸爸出去吖!」丈夫:「你平靜的我出去,你再鬧我會回來!」。


就是這樣,丈夫與珮妍一直重複以上對話直至珮妍完全靜下來(應該是抑壓自己不出聲)。我太累一直在客廳休息,到我平伏及回氣後,珮妍已經不再發出聲音,丈夫也回了另一房間。於是,我走入房間,對珮妍說:「我嬲完喇,休息咗一陣,依家好D,開心番!」[我的憤怒走了,休息完已經變回開心],我邊說邊睡在她身邊休息。珮妍開始用說話抒發自己(她首次說了那麼的久去表達自己):「100個嬲[憤怒]出晒現呀!100個珮妍出晒煙呀!瞓低[躺下]!靜一靜!嬲[憤怒]走咗番屋企,開心番喇!⋯⋯媽媽D好嬲出咗嚟[媽媽的憤怒出來了]⋯⋯媽媽開心番喇⋯⋯」(重複數十次)。我聽佢一邊講我一邊笑⋯⋯我說:「原來有100個嬲[憤怒]的珮妍出煙,怪不得你這麼大聲這麼憤怒啦!」我覺得佢在逗我開心⋯⋯因為珮妍一直不停講⋯⋯聲音變沙唖了⋯⋯丈夫走進來說:「係喇!100個嬲[憤怒],夠喇,唔好講喇!聲音都沙埋![夠了,不要再說,聲音都沙了]」我對丈夫示意:「佢話緊我知佢有幾嬲咋,冇嘢啦![她只是在訴說,沒關係的]」丈夫:「講一陣好喇!媽媽番咗入嚟,冇嘢啦![說一會好了,媽媽已經回來,沒事了]」

⋯⋯事件完畢⋯⋯


今次我的情緒是先向珮𤣿表達我需要在外面休息,因珮妍以情緒表達渴望我陪伴她,於是我以理解她及自己的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珮妍需要調低手機音量,我睡在旁邊陪伴她。大家的情緒需要得到理解及支援。然後珮妍嘗試堅持去調整我睡的姿勢去面向她,我基於身體狀況沒辦法接受及配合,於是大家的情緒需要得不到滿足,一起爆發起來。


今次我看到自己的轉變,我在不斷表達自己的需要,沒有只是唖忍的去順從。當感到自己的情緒已經爆發後,選擇了離開那個空間,先照顧自己~走到丈夫旁邊尋求支援,而非像往日一樣獨自承受,悲傷地獨吞委屈感。當丈夫以保護我及教導珮妍為前提,接手處理事情,我躺下休息去抒緩身心的狀況,滿足自己的需要,直至感到足夠。同時,縱使丈夫的處理方式我不是完全認同,我沒有像以前一樣去批評他(因為怕珮妍會受傷),反而內心感受到他滿滿的愛及溫暖,感到他以最溫柔的手法向珮妍表達,而珮妍也慢慢調整自己的情緒,我也得到休息。


今次的經歷非常完滿,感覺我「放下」了「單打獨鬥/獨自面對」的方式,轉變成「與丈夫一起去面對」,三個人一起成長。另外,事件也同時告訴我,我需要好好的去休息、照顧好自己身體的需要⋯⋯我才能有餘地在孩子需要情緒支援時陪伴及找到能滿足彼此的平衡點。


在善養的實踐中,我很多時都難以分辨自己對珮妍接納是理解、尊重⋯⋯還是縱容。於是我與也在善養孩子的朋友確認,她說:「善養同縱容的主要分別係:大人的行為動機係愛定恐懼;及過程中大人係滿足定委屈。而孩子的要求,所導致的結果,係會基於一個好重要的因素而有好大分別,呢個因素就係:我地自己本身的狀況。如果我地唔係咁攰, 如果我地唔係自己的需要未被滿足, 我地就可以好開心咁去滿足佢地的要求。」


以我這次的狀態、事原及結果,我係因為恐懼珮妍情緒爆發、渴望理解她及滿足她、也恐懼她可能會因為我不陪伴她會感受不到我的愛而受傷。於是我嘗試強制自己去滿足她的需要,所以本身這「動機」就已經係縱容,因為是出於「恐懼」。後來因為需要滿足自己的內在渴望「太於」理解珮妍的需要,這個「不能理解」的感覺浮現了憤怒及悲傷,雙方都好委屈及情緒需要即時釋放,所以形成了這樣的結果。所以如果我能夠先照顧好自己、有足夠的休息、有抒緩壓力及情緒的空間,我便可以「以愛」去理解及接納孩子的要求/需要,以對方不感到委屈下去找到能滿足雙方當下需要的平衡點/方法。


不過我好欣賞自己的改變,也感謝今次的經歷,令我更加了解當中的因果關係,確定自己最需要做的是什麼,增加了繼續善養的信心及專注覺知自己的動機,一步一步的轉化自己💓讓生命活得更自在自信喜悅🌈


珮妍的新蜂臘手作,美而精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