珮妍媽媽🌱
珮妍媽媽🌱

我是香港人,女兒被評為自閉症及輕中度智障。自她未足2歲確診後成為全職媽媽,學習不同的知識協助她。十年間女兒帶領我走回內在丶重新認識自己丶有意識如實覺察當下丶找回生命的意義及力量,明白每個人的存在都如寶石般珍貴及價值非凡。喜愛分享自己的生命轉化丶對自閉症及智障的看法、輔助教養模式丶瑟谷教育理念丶非暴力溝通丶內觀及療癒心靈創傷的點滴。每個人都可以幸福!放下標纖及標準💓珮妍就是珮妍,一個自身完美的生命

無題系列~26.03.2023

在生活中,獨立一直是社會認為每個人應該做到的基本標準,對珮妍來說大家會認為她最必須做到的是「社會適應」;不過我個人覺得,獨立的定義其實不會只有單一標準,而社適也要根據每個人的獨特需要而彈性進行的。我首要考慮的,一定是當事人的意願、選擇、自在!而我亦相信其實每個生命都在每刻一直自然地在優化及平衡自己的身心狀態,所以等待及接納就是最滋養的愛🌸✨

早排我決定了參加一個由香港女青年會舉辦的「社適成長導師計劃」,服務對象是居住在「劏房」,並育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兒童及家庭。

「劏房」是由房東把一個在居住單位,分隔成多個獨立細小房間,以較便宜的租金出租的其中一個狹窄的房間,是很多香港基層家庭的唯一居住選擇。特殊教育需要的兒童大部份需要較多的空間去舒緩身體上的不適感,所以如果日常住所沒什麼空間的話,情緒可能容易一觸即發,長期容易影響親子關係及照顧者的情緒起伏!

昨天是面試的日子,參與面試的包括我一共五人,由一個社工面見。可能我已經有十二年是全職媽媽,很久沒有面試,所以我有點欣賞社工問我們的問題(其實應該是一般的吧):

1)自我介紹

2)為什麼參與計劃及有什麼期望

3)你覺得你可以怎樣幫助到劏房的家庭

4)你覺得自己有什麼才能及優點

參與者當中,我及另一人是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母親,而其他三人則是有機會或有興趣接觸到特殊教育需要兒童的社工。我個人覺得這種群體面試可以讓各參與者有機會聽到彼此的分享及背景,對我來說,單純這種互動交流已經有所得益,因為可以很快了解到大家的信念、動機、背景、想法,同時也發現到自己與他人的共通點及獨特差異。最後我在答題時分享了部分自己與珮妍的生活點滴及我自己的人生轉化,大家都很欣賞我的分享。在面試過程中,我發覺大家都很注重鼓勵、介入及指導特殊教育需要兒童回到社區生活,也許這是我與他們唯一的最大差異;因為我在珮妍身上學懂了放下限制概念及個人期望,而轉為跟隨孩子意願及真實需要在實際日常生活中體驗孩子自己、別人、學校、社會,以欣賞及發揮孩子獨特為基礎下,去找到舒適地融入社會的獨有生活方程式,給予無限量空間及欣賞式等待。我知道自己有這些想法是因為我十多年的親身經歷,所以才有今天的我。

回到家後,丈夫又再說按珮妍現在狀況發展下去,提醒我要協助她排期弱智人仕宿舍,因為他覺得她不能獨立。我知道這是他對珮妍的愛。這個情況下,加上下午面試社工強調的「社適」,我也開始搜尋了弱智人仕宿舍的資料,不過最後我停止了;我一直實踐善養,在這個時候,也出現了自我懷疑,但又同時提醒自己~就算現狀感覺多壞都好,專注投入每個當下去滋養及安住自己就是了,選擇當下直覺覺得需要做的、尊重珮妍的選擇⋯⋯就足夠了。將珮妍放在宿舍這個想法一直在我丈夫的腦海之中,他覺得是必要的,也是他認為這是唯一一個可以讓我們安心離世的安排。但我深深的知道這樣的宿舍,孩子的自由度是非常有限的,何況是「活出自己」呢!我一直都覺得珮妍很獨立,因為她與自己的身心有密切聯繫,當然她這種「獨立」在校方局方丈夫眼中並不是獨立;所以我一直盼望能組成一個家長自助的隣里社群,實踐善養特殊需要子女及建立家庭互伴互助互愛的生命成長伙伴群,因為似乎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給予一個由真實共融環境及滋養性關係而結合的空間。

這是今天我看到珮妍在我手機速繪時截的圖 她一直都用顏色繪圖的,不過會在完成後一併把圖片轉成灰白儲存的。這是她的喜好及風格!這是r


後來我再找了@佛系媽媽 芷欣短談尋求情緒支援,以下是得到芷欣同意下分享的部份內容。因為覺得她說得太好,像是另一個我在對自己說的,所以要在此分享:

我:芷欣❤️近日有很多自我懷疑,究竟我的善養⋯⋯尊重珮妍做自己是否真的對她長遠來說是好的。我對珮妍的感覺是⋯⋯我沒法幫助一個不接納他人幫助的人~即珮妍。我也知道我已經盡力了!我只可以接受及盡量向珮妍表現我看到她行為的感受⋯⋯似乎這就是現在最能做到的!
芷欣:
其實正如你昨天所講, 你之前已經試過很多其他方法, 想 "幫助" 珮妍跟世界有多點接觸, 但反而有反效果.
珮妍跟我每個人一樣, 需要做自己, 只是她比我每更不會壓抑或妥協, 她比我們更敏感和害怕.
你能讓珮妍有一個空間做自己, 已經是對她最大的幫助. 你做的已經是世界上最難的事, 你要抵擋很多社會化的批評和誤解, 堅守著這一片堡壘給珮妍. 你已經試過很多不同的方法, 你也是最了解珮妍的人, 你一定知道, 珮妍現在是她人生中最安全和自在的時光, 這都是因為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課題, 珮妍亦一樣. 將來的事, 我們沒有人可以保證, 我們只能因應子女這刻的需要, 去提供一個最適合他們的環境. 
就像我現在我的孩子讀瑟谷, 有時我也會擔心, 他們將來會否沒競爭力, 會否生活得很艱難.
但我小時候成績好, 長大了一樣是很痛苦. 既然孩子將來是未知數, 我不如現在先讓他們盡情快樂吧!
其實我們真很不知道甚麼是對孩子 "最好", 甚至可能沒有 "最好"
我們都已經盡力了, 已做了我們所知道的 "最好" 了. 
說真的, 無愧於心了.
我:今天我去面試做支援住劏房的特殊需要孩子家庭,社工一直強調要協助孩子進入社區⋯⋯可能因為我三年都沒辦法做到,其實又不是我做不到,只是珮妍選擇留家⋯⋯所以又浮現⋯⋯這樣保守空間是對嗎?⋯⋯不過同時我又會自問自答⋯⋯你已經做了可以做的了⋯⋯休息吧^_^!我現在內在同時會有兩把聲音在平衡著⋯⋯有點有趣!我知道自己一直努力放下所有個人期望,盡力去欣賞珮妍的每一刻都已經是最好。無論她怎樣我都支持!我其實會有懷疑這是否愛,但又知道讓別人只做自己~這就是真愛!
芷欣:
你內心的愛真的很大!成全對方, 這就是愛❤️
讓對方成為她想成為的模樣, 而不是社會想她成為的模樣.用最大的同感心, 讓孩子做最真實的自己.
這就是善養了, 你做到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