珮妍媽媽🌱
珮妍媽媽🌱

我是香港人,女兒被評為自閉症及輕中度智障。自她未足2歲確診後成為全職媽媽,學習不同的知識協助她。十年間女兒帶領我走回內在丶重新認識自己丶有意識如實覺察當下丶找回生命的意義及力量,明白每個人的存在都如寶石般珍貴及價值非凡。喜愛分享自己的生命轉化丶對自閉症及智障的看法、輔助教養模式丶瑟谷教育理念丶非暴力溝通丶內觀及療癒心靈創傷的點滴。每個人都可以幸福!放下標纖及標準💓珮妍就是珮妍,一個自身完美的生命

🌟生命獨有的光芒🌟

(edited)
生命就是光

今早珮妍突然間找我拿膠布,她示意我貼在她右腳的後跟位置,隔著襪子。我當時以為這是一個裝飾的作用;但貼完一塊膠布之後,珮妍又再要求我貼多一片,今次她指著一個位置,我仍然是貼在襪子上。

珮妍說:「唔痛吖!」即”不要痛吖”

(其實即是代表”我現在很痛呀!”)

我當時目測到應該是因為她在襪裡穿了”波鞋”,而這雙鞋子的尺寸是少於她現在需要的,原因是她只喜歡這對鞋子,所以估計導致腳跟皮膚擦損而痛。當時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說話、語調、字眼,我只是很自然的說出一些話來「表達」當時的自己⋯⋯

我:你不如除鞋啦!因為鞋太細!

珮:😠😠😠呀呀呀(大叫表示不喜歡)

我:我要看襪子裡面才可以貼到你不適的地方,你才不會痛!

珮:😤😤😤(狂叫、丟東西、掙扎)

我:珮妍,給我看看!

(少少手快地拉開襪貼了膠布,但因為鞋子太少,很難才穿回,又要拉好外面的襪子,所以珮妍已經忍受不到這種”不完美”的不適感,開始有打頭、咬東西、按眼球的動作)

珮:😡😡😡(超級憤怒,狂丟硬物)

我:珮妍呀!(我離開,用手保護頭部)

(已經貼好弄好,但珮妍的怒氣仍然像一煲滾燙的「老火湯」,久久未能平伏,她一直拋毛公仔及喜歡的字母鎖匙扣)

珮:好嬲呀!好嬲呀!(我很憤怒)

我:我見到你很憤怒!

(我估計她不喜歡我最初替她貼膠布時所說的話~因為我要她脫去她最愛的衣物~這要求對她來說是”絕對不可能”的,對珮妍來說等同於”叫她生存但不要呼吸”一樣的過份/殘忍)

(於是我只是站在”我感到安全的距離”,默默不語,替她拾起她喜愛的毛公仔)

珮:鎖匙扣呀!

我:我在找!暫時未找到!

(最後我終於找到一個在鏡櫃後面)

(珮妍的動作終於慢慢平伏下來)

珮:好嬲呀!(我很憤怒!)

(她仍然抒發內在波動給予她的影響)

(大概半小時,我默默伴伴,按她要求與她玩,慢慢開心了)

一段時間後⋯⋯

珮:(含情默默望住我雙眼)珮妍同媽媽係好朋友!(一直眼不離眼,四目交投,說了兩次)~即”珮妍與媽媽是好朋友”

我:(感動回應)係呀!我哋係好朋友!我好開心可以成為你嘅好朋友!多謝你呀珮妍!我好感動!開心的眼淚!

🌸這一刻⋯這句說話⋯我等了十四年⋯好像珮妍頒了一個獎給我一樣⋯⋯因為我內心深處知道⋯⋯要她說出這句說話⋯⋯是多麼的困難⋯⋯困難在於⋯⋯她說的都只會是真心真實的感受⋯⋯另外她要按她的完美程度去表達並傳遞到她心中的愛給我⋯⋯她一定要找到相關的詞語並憑她的內化知識去組成句子⋯⋯然後還要加上那雙情深的眼神⋯⋯我的心⋯⋯徹底溶化了!我知道這是她當下的真感受!我們在過去八年沒有任何傳統治療與訓練、也沒有任何練習及預演⋯⋯一個被評為「不可能有情感」的自閉症孩子⋯⋯一個被評為「輕中度智障」智能最多只有初小程度的孩子⋯⋯一個被評為「嚴重言語障礙」不能容易表達情緒的人⋯⋯「善養」了三年多⋯⋯給她滋養性的愛及無限的尊重、空間、包容、接納⋯⋯給她可以只做自己的自由⋯⋯現在她終於可以對我說出這一句充滿感情及心意且由心而發的說話⋯⋯對我來說⋯⋯已經是「生命奇蹟」!欣賞生命自有的軌跡吧!

自拍

個人感受:

「只要臣服於每個生命的本有完美,一切的經歷都是一份愛及祝福!所有生命的存在都是非凡及珍貴無比的,也一直在各自發出獨有的光芒!誰不比誰好.誰不比誰差!因為這宇宙中,甚至銀河中,都只有~”一個您”,沒有人可以取替您!世界因有您,我們才完整!」

🌺「珮妍就是珮妍.我就是我.你就是你.我們各人一直都在最佳的位置.發出獨有的光芒」🌺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