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體驗心得]在惡意之中,反思與穩住自己

為什麼談惡意?

因為惡意存在。

有時,惡意來的突然,甚至只是別人自以為有趣的嬉鬧、別人的嫉妒。

這幾天寫小說時,想到有關[惡意]這回事,回想了過去看見的惡意、我對惡意的回應、遭受惡意的情景,以及跟朋友聊到惡意的種種。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看見惡意時的樣子,正義感爆棚?逞英雄?其實只是不喜歡而已,真的是不喜歡。幾乎念書的每個時期都曾發生一件遇見同學被霸凌,自己出面阻止的事,那時不明白為什麼總有些人喜歡去欺負與自己無關的人。

出了社會之後,我第一份正式工作遇到了職場霸凌,四個月瘦十公斤(可能更短的時間,記得褲子沒去買新的,直接去拆線把腰圍改小)、精神狀況不太好,工作第一個禮拜我就提辭職了,主管挽留、家人也要我繼續留在那邊,身心俱疲的狀況下,當時是以電車通勤,上了電車就哭、下了電車擦乾眼淚、下班說再見被當成空氣、一樣又是上了電車就哭、下了電車擦乾眼淚,循環的這樣過著日子。

印象很深刻的是,有個前輩同事A在大家都離開的時候跟我說她是中立的,她兩邊都不會幫。

其實,她只是漠視而已。

而同事B她幫我處理一些小事,但她怕被欺負我的人發現,也不敢跟我太多接觸。後來同事B家裡發生狀況,剛好欺負我的兩個女子組是宮廟的靈媒(讓我對宮廟留下非常差的印象),因此請求靈學方面的協助,自那之後我們更沒有交集。

第二份工作後期遇到職場霸凌,因為非長期,大家當成是某個同事失控對我的不禮貌罷了,但過程中多有刁難。比較意外的是,跟我一起工作近五年的同事,她就坐在我身旁看著那場不禮貌運動發生著,比起被不禮貌對待,我難過的是原來近五年的交情只是我是個值得被漠視的存在。

惡意的源頭

我一直很困惑惡意的源頭到底是什麼。

國小國中遇見的是不懂事的同學[以為好玩]的霸凌遊戲,他們不明白,甚至過幾年就忘了。

在研究所時期,有個奇怪的同學說我憑什麼事業愛情兩得意,她的眼神至今我都還記得,然而事實上並沒有,教授沖我發脾氣,每次會面都在改錯字和標點符號,當我問起研究模型時,教授說這是我應該處理的問題,而所謂的感情也只是一廂情願罷了,但我感覺到[嫉妒]是個原因。

而頭一次遇見職場霸凌時,其實我聽到很多次他們在嘲諷我的學歷,說她們的工作不需要念到碩士,也不需要會英文。也許背後的原因也是嫉妒,但至此已無法深究。

第二次的職場霸凌則可以看出與[嫉妒]有些關係,近五年的老同事對我比較親近,而失控的女同事非常喜歡她,每天都要跟她聊天,有時候還會瞪我,現在想想似乎有些有趣。

只是,為什麼是身為[別人]的他們和我要承受這些的惡意呢?

面對惡意應回歸自身,反思及穩住自己

面對惡意時應該回歸自身,這點是現在的我才明白的,很多時候遇到與自己有關的事情根本難以冷靜,直覺式的回應卻容易掉入爭執與爭執的狀態,其實很多事情發生不急著馬上回應,特別是惡意發生時,給自己一點時間沉默、摸清楚,反思後,穩住自己,再給予回應。

反思時不要陷入鑽牛角尖的思考,可以尋找答案和幫助,但要慎選對象,我曾在第一次時將狀況跟父母提到,當中母親提到別人會欺負你一定是你做的不好,我也信以為真的,甚至要我嘴甜一點,去討好她們,但我做不到討好她們,只是用沉默為工具,儘量將事情做好。後來我離職在家裡時,有天去上班回來的母親哭罵不止,從她的話裡我聽出了她其實一直遇到有惡意的同事,她其實也忍不下去了......

穩住自己是最難的一件事。人是互動式的動物,常常受影響而不自知,甚至我們很容易被煽動,以前看新聞時,被那循環撥放是的新聞唬得一愣一愣的,後來我仔細思考,車禍案件被報導,但沒車禍而沒被報導的才是大多數,我們被少數給影響著。甚至近一點,家人朋友之間的互動也足以相互影響,我至今很記得我在電話裡哭著跟我朋友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一直要我離職、離職,我卻陷入了主管和父母要我留下的循環裡,她很生氣的說我都不認識妳了,那一天我好像清醒了一點。

如果知道自己是常鑽牛角尖的人、知道自己不夠穩定的人,去找個相對理性及穩定的人求助,有人拉一把會比較容易擺脫被惡意的侵擾。

他人是他人,自己是自己,請先照顧好自己

我跟朋友聊了很多,身為佛教徒,常聽見利他,甚至常聽到有能力多做事或幫助別人是一種福報,但我被這些人剝削了,因為年紀較小、因為是佛教徒、因為要無我......在日前的反思後,我跟朋友提到說我要先照顧好自己,因為我這段時間明白一個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人,是難以去照顧他人的,我不想在負面的情緒中付出自己,我要讓自己開心快樂之餘,也讓別人開心快樂。

過程中我曾感到受傷,是不是我自己太計較、不夠好,但這些疑問很就被打掉了,周圍開始有人說覺得我變得很快樂,也認同我的想法等等,這些聲音出現了,甚至開始跟我一起在生活中前進。

不要因別人的惡意而傷害自己。

如果過程中我們已經付出了愛,那就感謝自己。

有立場但不漠視

漠視其實是助長惡意的助力。

在事件當中,我們難辨真相,每個人都會說著對自己有利的話語。

能夠做的就只是在事件中表明自己的立場,可以不評斷,但保有自己的立場,而保有立場就是制止惡意的開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