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q081246

詩| 暗房

我從暗中來。

止水(八) | 朝議

白芷被筏夫載至王都前。遠遠就看見紅雲黑雲兩波人正在進入宮門,白芷寒顫一下,心想自己真夠早的,他收拾臉上的笑容,讓它感覺更自然一點。“哎喲喂,我來的真早,各位同僚每次朝會都那麼積極,這次讓白某趕上了。” 那幫紅雲黑雲們正寒暄著走著,忽然聽見有人打招呼,紛紛回頭看,一見是一個矮個子青雲過來,便都不屑的做瞥臉狀。

止水(第七章)

殿外,雨瀑如幕。雷聲陰沉的從遠處傳來,風雨廊的燈籠疏疏落落,像某種蟲子的眼睛。大紅色的殿柱映照出冰冷的黑鐵,寒光如影隨形。殿內,一隊烏泱泱的人馬已然出現在門前,王座的老者恐懼又憤怒。稀啦啦的雨聲蓋過來,帶著秋季特有的蕭瑟。緊張,還是緊張。宮門已下鑰,此刻是萬籟具靜,唯有雨,在下,下,下……“丹朱何在?

詩/記錄

ㄧ些未完的工作正在進行⋯⋯

秘密

世人愛八卦於是就有了秘密七八個嘴唇一碰眾神廝殺紅梅單純綠蘿天真可是都市的紅綠燈你為何照不出山的偉岸秘密是一個人的小心翼翼兩個人的心照不宣三個人的友情沒有第四……所以友情易碎愛人反目我獨守玫瑰直至地老天荒那麼最好將秘密藏進花園纂刻在泥板上幾千年過去誰也無法解開

夜中聽雨

聽!那雨如此的聒噪是爭執?是咆哮?亦或是嫌城市太過熱鬧?小街稍微肅靜了也側耳傾聽這夜的號啕空中漫游著水舌雲層陰暗大厦孤零零地佇立在夜晚中央他看不見黑夜因此黑夜也看不見他婀娜的水蛇漸漸匯聚成汪洋流竄進每個人的夢聽!那雨如此的寂寥每一聲音符珠子般滑落進夜晚消逝在下水道蝸牛拖著行李笨重...

子夜集(五)

最後的一集,送給李想

廣場(2023)

一年一度,祭念

隨想|愛情

五十、六十年代的人聽黃梅戲《天仙配》 七十年代的人聽周華健、齊豫《天下有情人》 八十年代是陳奕迅、王菲《因為愛情》 九十年代是周傑倫《龍卷風》 零零年是張杰《這就是愛》 華人永遠都在搞清楚什麼是愛

子夜集(五)

一週年,我們什麼也沒落下

子夜集(四)

平民時代 你有三把鑰匙: 一把鎖門, 一把開箱, 還有一把 用來冷藏。我有三夢: 痴夢 春夢 家國夢 人總是踏入同一片河流 被同一件事困擾: 自由和愛情 煙花綻放於夜空 夜空綻放於星辰 河馬的腳步 緩緩駛進春天 張開血盆大口 吞噬人生墳 夢是冷的 在帝王的墳場 紅色的海岸 ...

子夜集(三)

世界盃看了嗎?阿拉伯世界的人權問題再次引起大家關注,不過,國際足協也是腐敗到家了。

隨想|來自推特的話

公民日報就是一粒火種,有些幼稚,有些青澀,很好,因為野火終將燎原。

子夜集(二)

二十大開幕,馬特市頗有些「書生論政」的意思。又不知怎的,忽然討論起「躺平」的思潮。恕我直言,這只是一種娛樂主義的爛殤。跟思潮,尤其是,嚴肅的思考,沾不上一點關係。

寫在雙十節之前

中華民國一百一十一歲了。

子夜集(一)

最近有很多讀者看到我的詩,本人感激不盡,也謝謝那些一直支持我的陌生人,我們見字如面。所以,為了回饋你們,之後我的每一首詩都會加入這部詩集裏面,祝各位讀者一切平安。

文學,沒落了嗎?

我承認,我對文學的未來感到迷茫

八月的詩獻給風

風風的波濤,給了葉 葉的搖曳,驚起海 海浪拍打著,風的怒吼 礁石的嗚咽,還有海鷗 被生存和飢腸折磨的胃 風沒有編年史,只有沈重的呼吸。他吹過的每一寸土地,都是 他的名字:白楊,柳樹,楓林 白楊記得,春天他帶來綠的氣息 柳樹記得,夏天他帶來水的消息 楓林也記得,秋天的黃金是他的影 ...

青牛節| 新新小说

他們不知道的是, 即使再大膽的模仿,也會被新神拋棄. 再過幾年, 他們就會結婚生子, 其中有人入獄, 有人發家, 有人下落不明, 更多的, 是守著一份薄資慵慵碌碌的過完半生.

新詩|「作了一個夢」

別問了,我累了。向早晨說晚安吧,向世界說晚安吧,等你在我背後輕輕關上門,夜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