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9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8069 

用詩歌禱告|時代的縮影

張落遠

一個時代有一時代的特定畫面,風物,對於我們的時代來說,消費和娛樂是最真實的寫照了

1

青牛節| 新新小说

張落遠

他們不知道的是, 即使再大膽的模仿,也會被新神拋棄. 再過幾年, 他們就會結婚生子, 其中有人入獄, 有人發家, 有人下落不明, 更多的, 是守著一份薄資慵慵碌碌的過完半生.

1

新詩|「作了一個夢」

張落遠

別問了,我累了。向早晨說晚安吧,向世界說晚安吧,等你在我背後輕輕關上門,夜就來了

人間

張落遠

飛了 石頭堅毅的 在風中站成永恒 看不見的那一雙手 推著時間前進 甲殼蟲在低海拔轟鳴 往事化為灰燼 一個少年站在風口上 揚起新的旗幟 老人說 飛了 契約 靈魂響亮的樣子 像火 在日子走到盡頭的時候 它便燃燒起來 溫暖我們的被窩 所以答應我 別出賣自己的靈魂 別心存僥倖 因為...

空空如也

張落遠

一 夜 萬物靜默如謎 我彷彿一朵解語花 在失眠的涯岸 尋找謎語人的鑰匙 二 請將你的孤寂 借我一瓣 請將你的徬徨 分我一飲 等淚花開始乾涸 笑容不再凝固 我來夢中與你相遇 三 那一寸相思 被你捧在手上 那一寸光陰 便消磨成燭光 埋頭苦讀的是青春 仰天長嘯的是羈絆 在這裡 沒有了羈鳥戀舊林 只有一個遊子身上衣

溫水煮青蛙之成功學

張落遠

來,伸出你的左手,伸出你的右手.拍拍頭,加加油!來,抱一抱你們的老師,抱一抱妳們的爸爸媽媽,為你們的高考,還有人生中的每一次付出說聲—對不起,謝謝妳.

Summer

張落遠

寂寞的長街 好像一隻爬蟲 滯黏在城市中央 它的觸鬚消失在 滴著水的夜裡 潤濕我疲憊的鞋尖 青山遠去 行人的步履匆匆 夏神也埋伏在深深的 巷弄裡 冰比誰都要投機 到處推銷自己 糖果假裝不知道 雪的方式 遊戲機和肥皂劇 趁勢而起 冗長的冷氣房 悄悄呻吟 也許 我不該相信 那漫長的回歸...

[新詩]夜晚的時候我在想什麼

張落遠

Instagram 夜遊 夜的遼闊 讓夢開始褪色 鏡中的自我 閃爍著迷惘的神色 那暗 寂靜無聲 惑住了城一闕 那貧乏的 是我無形又無處可去的 夢魘 那掌上 你字眼的冷光 殘照心靈的劇場 黑泥鰍掀起一陣 又一陣巨浪 你的瞳仁開始散亂 月開始腫脹 子夜悠悠地在尋覓 被自由刺破的影像 ...

散詩

張落遠

我聽見夢在結果 我看見風在剝落 我明白終有一天 那熟透的情慾會紛紛墜落

隨想

張落遠

舶來品運到了中國就會變質。

隨想

張落遠

這個時代,盛產姦商和憤青。

止水 | 第七章

張落遠

地牢 一個人形在陰暗的光線裡被鐵鍊鎖住,他,或者說,它,正逐漸與牆壁融為一起.那灰色的地面還保留著黯淡的血跡,依稀讓人想起這地方如此不寒而慄. 門緩緩開著,進來一個華服彩章的人,他悠悠的走到它的面前,正如之前一樣. “別來無恙,王上.”它沒有動彈,四周靜悄悄的.

一個高中生的掙扎

張落遠

一 月,高高的,像一面監視器. 它盯著人發慌. 林華走在操場上,滿身的不自在.當下,已是深秋,學校裡的人也早換上禦寒的長袖,個個裹得跟麻袋似 的,其實,即便是盛夏,換上短裝也沒什麼區別. 她們這個年紀,穿什麼都一樣. 月,高高的,像一面監視器.

陸地

張落遠

流浪 是我們共同的底色 從出生伊始 我們就流浪四方 大陸也是海洋 也有沈船和風浪

投降

張落遠

所有的城 都繳械投降 在鼓樓上 一面旗安靜的掛著 風一吹 就替我們所有人流淚 所有的武器 都咬緊牙關 在廣場上 英雄安靜的釘著 槍一響 就替我們所有人犧牲 如果你害怕 不敢看 就背過身去

寓言詩三首

張落遠

撈月 攬月看天天不應 低頭弄影影自清 鏡花浮夢終須有 空留長技嘆東風 說酸 精華欲掩本自難 可憐狡獸性不堪 正是一年春最好 頻添愁緒惹事端 觀天 雁過留聲去無痕 苔碧青青幾許深 獨坐井中觀日月 何必出山違風塵

對今年正夯的蘋果原創劇集Severance的不正經解讀

張落遠

我認為,分離,是在批判自19世紀以來開始流行的辦公室制度,也就是隔間

一個斯里蘭卡的新笑話|荒誕世界

張落遠

法新社 斯里蘭卡民間抗議引發暴力衝突。11日,一名高層負責人向法新社透露,警方已經接到轉守為攻命令,會實彈開槍,以便控制局勢。該負責人擔心局面可能失控。國際社會對當地暴力升級以及斯里蘭卡政府動用軍隊表達憂慮。斯里蘭卡近期陷入自獨立以來最嚴重經濟危機,民不聊生,民眾不斷上街抗議。

祖母綠,海棠紅,水泥灰,相框黑

張落遠

祖母綠——你被困在這 一個叫做家的地方 多數時候 玉鐲就是你的手銬 只有掃帚知道 你那滿腹的牢騷 都被進了垃圾簍 你的內心 只有一張嘴 保持自己的尊嚴 你終日聒噪 雙手摸過廚房 陽台、臥室 用那冷的熾光燈 作一個審判 你沒有自己的事 很久以前 那個玩水的小女孩 還不懂煩憂...

1

白玉蘭

張落遠

一朵玉蘭花開了 開在盛夏 孩子們的歡笑裡 墨綠色的葉擎起 潔白花蕾 擎起一種期待 和平鴿飛向山野 築起了巢 山坡到處是歡笑 很多玉蘭花開了 杜鵑年年啼血 杜鵑花年年盛開 只有玉蘭 靜靜地開落 默默地回答

女媧傳說之復活

張落遠

一座古老的神廟,入口處被一批軍隊守護著。士兵的武器看起來相當怪異:有捕魚用的海夜叉,砍柴用的斧頭,鐵甲練就的鎖鍊,以及流星錘、百尺矛、巨人盾等等等等…… 一個人騎著高頭大馬,全身武裝到牙齒,看上去很是威風,特別是他那具帶有犄角的頭盔,簡直就像一個鋼鐵怪物。

止水(六)|慶典

張落遠

跨過門檻,禹來到院子。一大早就看見何叔在劈柴,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禹上前接過斧幫忙劈起來。「這些吾還可以做的。」「雖然是這樣說,但我畢竟是後生,有的是氣力,您好休息。」何叔滿意的點點頭,拿了個瓢去舀米。「小禹啊,此些時日吾也算看出來了,你是個好後生。

止水(五)|傳說

張落遠

禹看著快速漲起來的洪水,心裡一下子沒了勇氣。要說治水,他也只是紙上談兵而已。雖是知道水漲船高的道理,但究竟何時行,何時走,自己依舊滿腦子漿糊。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何叔生死未卜,再沒有底氣,但願一試。他腳步飛怏,下山的景色如過山車一般橫衝直撞從餘光掠過。

轉摘 | 荒诞世界的生存方法

張落遠

未来的某一天,世界上爆发了一场运动,黄颜色被禁止了。任何东西都不得涂成黄色,违者就是“黄色分子”(Yellowist),以破坏社会稳定论处。橙色可以容忍,但也很可疑。

过客

張落遠

一扇门掩了光影 留给秘密 妄自推测 路上晨辉抵不了 低低密语 胭脂凝眉 三月的春辉来临 清明雨季 惊蛰伏雷 是谁的行囊已旧 千里思量 风雨不透 你是 一个过客 轻轻的在我的心扉上 掠过 那远了又远 近了又近的 是我跟随的目光 望穿你寂寥的影 你的马蹄已响 红尘帐中 又多一对恩...

張落遠

又是一年三月初

止水(四)| 孽子

張落遠

“一切重来” 禹暗下决心。他开始准备出发······

中国洪水与治水故事:范型神话或历史传说?

張落遠

在中国正统历史中,大禹治水传说表现为天下建立第一王朝的伟大背景。因此在后期传说中,禹的身份被加以神化,成为治水神的范型,如在汉代以后的民间信仰和传说纪录中,提及治水之事时,经常会联系到禹神。这一现象或许导致现代学界通常将大禹治水故事视为中国传统中唯一的大洪水传说,并将其与世界各地洪水灭世和再生的范型故事放在一起讨论。但笔者认为,这种“神论”忽略了大禹治水传说与洪水范型神话之间的很多关键差异。

1

郊遊

張落遠

節日快樂,我們的女神

止水(四)| 孽子

張落遠

太子丹感受着从噩梦中惊醒的余悸。他掀开被单,自顾自在空无一物的寝殿里徘徊。那些朱红油漆的大柱被电光照得影影绰绰,丹徘徊了一会,又觉得困累,仍上那床去了。雷声继而轰隆如铁马,狂奔。雨,越来越大。后来,故事的发展是这样的:舜借用离间计使尧王放逐他的儿子,以此形成自己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