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人無法在歷史中展現自己,只是掙扎在歷史的洪流

短篇小說|面對(一)


--什麼時候呢?

說這話時我的眼睛沒有看他. 遠處幾朵雲慢悠悠的,從地平線那邊升起

--什麼時候的事?

一陣沉默之後,我轉過頭,他躺在牛車上,草帽拉下來蓋住臉,午後的烈日讓人們敞開墨綠色的工裝,露出汗津津的發白的襯衫.我躲在草垛面背太陽的地方消暑,坐著的附近乾裂的泥土縫有一些螞蟻,我用手彈掉牠們.順便拉下一根秸稈,放在手裡揉搓.

--槐生? 陳槐生!你死了是不是!!

那副草帽一動不動.我頓時冒起一股無名火,站起來,狠狠拍了一下屁股上的塵土,拿起架在旁邊的鐮刀和相機,頂著酷暑,回到了隊裡.

1949年,中國共產黨成功擊敗了國民黨的軍隊,改朝換代的歷史自此又重演了一遍,接著的志願軍,金門,使得戰爭消逝的機率降低,然而最要命的,是1967年的"文革".那時,我二十歲,正是青春作伴好還鄉的年紀,無奈政局動盪,父親入獄,家裡的東西被上門來的鐵楸石鏟挖了個乾淨,一下子,我們無家可歸.母親帶著妹妹到鄉下避難,我,和那些跟我有著一樣遭遇的年輕人被一紙紅頭文件帶去遙遠的湘西邊城.他們稱之為"改造".

我來到一個叫做高岩鎮的地方"改造",我怎麼也不會想到,在這樣一個地方,有一個人的名字會伴隨我一生.教我不能回首,一回首,就會淚流滿面.


https://liker.land/q081246/civic

這是我的支持連結

在馬特市的時間裡很感謝大家的幫助

以後我會更新這篇小說的集數,盡力完結一個故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