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人無法在歷史中展現自己,只是掙扎在歷史的洪流

祖母綠,海棠紅,水泥灰,相框黑

祖母綠

——

你被困在這

一個叫做家的地方

多數時候

玉鐲就是你的手銬


只有掃帚知道

你那滿腹的牢騷

都被進了垃圾簍


你的內心

只有一張嘴

保持自己的尊嚴


你終日聒噪

雙手摸過廚房

陽台、臥室

用那冷的熾光燈

作一個審判


你沒有自己的事

很久以前

那個玩水的小女孩

還不懂煩憂

老父親告訴你

別畫畫


我的祖母

一個不識字的人

一個怨婦


哦,祖母

如果黑夜沒有盡頭

我寧願拉下燈

獨自面對

將要臨近的風浪


也不要

在你日復一日

的埋怨裡

去忍受滴水

穿透岩石的枯燥


海棠紅

——

紅色

帶著些許悲壯

把命運交給魔鬼

他是那麼決絕

以至於前進的號角

戮破黑夜

吶喊,還是只有吶喊


綠島

遙遠的內陸寄來

一張又一張名信片

一條又一條船舶

嗚咽的升起滾滾濃煙

擺渡人

你的漿呢?


秋海棠的脈絡

延伸何方

詩人還有沒有力氣吟唱


我依然記得

珊瑚礁築起的美麗與哀愁

青山在漁夫船板上搖晃

我依然記得

焦黑的面龐被生生擰成網

曬乾了渴望的眼神被烈日啄傷

我依然記得

砲火

撕裂天空每一塊地方

青春亳不猶豫

踩碎甲板脆弱的心房


在我們這

有一種不解

是特立獨行


有人說

黃河是母親的乳汁

哺育他的兒女

為何我只記得

長江的過客


有人說

黃土地傷痕累累

迷濛的月色

療癒了飛升的寂寞

為何我只嗅過

雨林的沈默


有些事

不是吶喊了

就有結果

正如謊言

分不清對錯

今天

我們互相凝望

在語言的碼頭

大動干戈


在我們這

有一堵牆

叫做鎖


水泥灰

——

城市

是一片荒地

你行走其中

拾起塑膠袋的生涯

在沒有月光亮起的夜晚

路燈就是一顆最明亮的星

探照人生的崎嶇


來談談我們都在乎的事吧

小牛、主席、紅花被

來談談

生存、信仰、還有死亡

兒女們都有大理想

卻仍走不出你的目光

一雙破鞋

一根拐杖

一個天亮的早晨

一顆笨拙的心臟


我是無人認領的物品

每一次流浪

都是一段輓歌

我是已廢棄的靈魂

價值被不斷創造

弄髒了皺紋

我是被遺棄的土地

記憶混合著黃土回爐重造

婚姻燒灼成灰

照亮暗暝


原來城市

是一片荒地

你遊蕩其中

拾起忘卻的語言

在高樓沒有築起之前

人類曾經十分坦蕩

它笑著擁抱

連哭泣也是熱的


相框黑

——

你清理著舊照片

尤如清理自己的一生

隱沒的哭聲很短

從出生藴藏

臨終釋放


偉岸或者渺小

通通不算數

愛是壞死的字眼

是霓虹燈下倒映的幻影

是時光機匆匆倒轉

回溯的前生


你把世故當成

一劑良方

良方苦口

你把歲月當成

一柄長刀

長刀封喉

你看著自己

走進相框

親人用淚水試探

那一點的真心

也被掩蓋


幸好

你有一個兒子

不致於無人送葬

你朝他伸出兩根手指

沒說完就咽了氣


你終於老了

魂回故里

像個淘氣的孩子

漫山遍野地笑

我聽到你說

打開門

別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