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一個高中生的掙扎

月,高高的,像一面監視器.

它盯著人發慌.

林華走在操場上,滿身的不自在.當下,已是深秋,學校裡的人也早換上禦寒的長袖,個個裹得跟麻袋似 的,其實,即便是盛夏,換上短裝也沒什麼區別.

她們這個年紀,穿什麼都一樣.

月,高高的,像一面監視器.

甩不掉似的跟著你走.

漆黑如墨的周遭,彷彿命運要將林華看個透徹,說到底.還是她自己不自在.



表彰大會上,那些亮閃閃的獎狀刺得眼睛疼.

烈日讓每個人都瞇起了黃土地的臉

是的,獎狀本來就是傻氣的東西,只是捧的人多了,也便成了金子.

林華被曬得漫不經心,因為她沒有選上.



夢,冷冰冰的.

像一片湖

湖的深藍,青白猛地紮進肺裡,很快就要窒息.

她醒了,卻差點被被子壓得透不過氣

如今才感覺,自己的溺水,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室友翻身下床,弄得一些悉悉碎碎的聲響,林華摸了摸表,已經四點了.

再等一會,就是早操的時間,廣播裡會響起難聽的調子,要命似的催.

想到這裡,林華不睏了



老師的音調一聲長,一聲短,長長短短,讓人想到池塘,落葉,荷花,荷花邊上熟透的蓮子,青蛙,白雲,藍天,

藍天下偶然飛過的飛機,機尾噴出的白霧.

有霧,飄散在林場,鳥叫的聲音.

一聲長,一聲短,長長短短,像一聲哨子.

鈴響了,下課了.



學校中央.紅旗耷拉著臉.

沒有風,它也飄不起來.

林華度過很多無風的日子,在那裡,她學會了平靜,一如死水.

有時候,她又懷疑,是不是自己弄錯了,生活本來就是平靜的,單單只她一個人希望一些波瀾.

一些鮮活的,激烈的,愛和美好的東西;一些背熟的古詩裡描繪的東西.

那樣的東西,有沒有呢?

沒有風,它也飄不起來.



遠處,山嶺的臉色變得凝重,雲低低地壓過來,天色陰了.

下雨了,起風了.

道路旁的小樹還沒紮下很深的根,水聚到了底就不走了,留下一個個水窪.

一個個水窪就是一個個坑,走的時候總是需要格外小心,以免髒水濺到自己,林華注意著水坑,卻還是不小心弄髒了鞋,濕了襪.

這一路,已經有太多不小心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