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張落遠

人無法在歷史中展現自己,只是掙扎在歷史的洪流

寫在雙十節之前

中華民國一百一十一歲了。

不想再唱梅花,但還是有一種衝動,我覺得要寫些什麼了。

前陣子有新聞說,柯文哲提出「至少要有中華民國」,實在是又可氣又好笑。我們這些「大中華主義者」個個都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算了,讀我的余光中吧。


鄉愁四韻

余光中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酒一樣的長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鄉愁的滋味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血一樣的海棠紅

沸血的燒痛

是鄉愁的燒痛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樣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鄉愁的等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母親一樣的臘梅香

母親的芬芳

是鄉土的芬芳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