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峰

舞者,數位行銷,音樂,藝術,斜槓人生

年末清單|從憂鬱症到轉職,從舞者到行銷人員

(edited)
社區活動-年末清單,2021年喜憂參半的一年,遭遇疾病、轉職等等,使的自己更進一步的認識自己

一件今年影響你很多,甚至足以改變人生的事情


筆者與雲門 圖片來源:觀眾


  • 憂鬱症的襲擊

憂鬱症纏身的一年,經歷了情緒的低潮進而影響到身體上的自毀,儘管只想倒在床上默默死去,但責任感還是戰勝心理的抗拒,拖著殘破不堪的身心走入排練室,並跟著舞團到處演出,曾經的我如此堅強,面對一切事務總勇往直前,直到疾病的到來,悄悄地啃蝕著壓抑情緒的那座城牆,啃食殆盡之時,一直以來壓抑的情緒如洪水般襲向我,也才在此真真正正的理解自己並沒有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長久以來我認為我一直有在通往「自己想成為的人」這個目標前進,直到疾病的襲來,才發現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堅強,也需要被照顧及體貼,也是一直以來我並沒有直接面對自己的脆弱,總覺得「脆弱」留給自己「溫暖及體貼」留給身旁的人。

溫暖、體貼並且是個會發光的人一直是我對自己的期許,也是我的夢想


一件你今年有做出改變的事情



  • 直面脆弱並離開舞團

心理的狀態嚴重影響身體的使用,而我所在的雲門舞集是台灣最大的現代舞團,每次演出代表的是台灣,雖然能夠咬牙撐過每場演出,但我深深意識到以我的心理狀態來說,不適合在繼續站在舞台上,我向藝術總監提出了辭呈,也很感謝他的諒解,並在臨走之時對我說了一句:「有需要隨時聯繫,也歡迎你隨時回來」

那時候的我眼淚不停地掉,我感受到來自他人的溫暖,也感受到自己不是孤單一人,而後的幾個月內,我試著跟疾病溝通,並面對自己的脆弱,將那些十幾年壓抑的情緒好好梳理,就像是擁抱內心的孩子,告訴它:「你是安全的,你有脆弱的權力,你沒必要為此感到抱歉及愧疚」。

也在此時認知,有時候體貼是會傷害自己的,於是我將壓在心理很久的話語對父母訴說,將一直以來的感性上的不滿以理性的方式傳達給他們,加上身旁好友的陪伴,陪伴我度過一個又一個因為應激反應所帶來的每個失眠的夜晚。

之後我朝行銷領域發展,上課、研究、念書,四個月內將自己所需的專業技能補足,並成功找到了自己滿意的工作,與此同時我始終保持著自由舞者的身分接案,在興趣以及工作上找到了一個微妙的平衡。

脆弱並不可恥,壓抑及逃避才會讓人受傷


三件明年計畫的「事件名稱」、「原因或理由」、「如何達成這件事情」。



  • 計畫一:考取ACE-CPT國際健身教練執照
健身房暖身


雖然不是以職業舞者的身分,但長久以來的習慣還是讓有訓練身體的習慣,直至今日我還是會每週給自己幾堂課,維持身體的基本能力,讓我在接案時,還是有超越其他自由舞者的基本能力,而不管在學時期或是舞者時期,我都深深認識到大部分舞者對於解剖學的認知不足,加上本身也有在健身,希望以更科學的角度來解構身體,因此我將目標放在健身界的國際四大證照的ACE-CPT,期盼在考照的過程里能夠更加了解身體的使用。

為此我一周上三至五天的健身房,並有專業教練指導,在兩個不同領域裡面的身體使用邏輯極度不同,在上課的過程中,教練與我時常討論身體的使用以及身體結構的運用,這中間的過程讓我受益良多,也讓我從憂鬱症時期的49公斤回升到55公斤,雖然對一般人來說偏瘦,但這恰好是舞者的標準體重(身高-112公分),與此同時,在工作之餘我會抽空閱讀考取證照所需的學科知識,希望能在2022年順利考取職業證照,並以舞團的經驗以及健身的身體運用回饋舞蹈圈

回饋舞蹈圈不一定是成為舞者,教育者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 計畫二:進入廣告代理商
筆者於合歡北峰


前文說到自離開舞團後踏入了行銷領域,目前為inhouse的數位行銷人員,之後想從品牌端進入代理商,將整個產業完全走一遭,最後再回到藝術圈,希望能改善藝術圈的困境(幾乎沒有新觀眾進劇場),藉由兩方面的專業知識以及對受眾的理解,來改善藝術圈里的行銷模式以及生態,並用商業的角度來思考表演藝術產業該如何推廣及售票。

所以希望在inhouse的期間累積作品集,並轉戰代理商,結交人脈、觀察人群、理解各行各業的受眾以及消費者行為,同時加強自己在行銷方面的專業技能,以代理商為短期目標,長期目標依舊是回到藝術產業作回饋。

以長期目標來設定短期目標讓自己能夠一步一步走的踏實


  • 計畫三:投稿國外編舞比賽
筆者作品-浮光


舞者的學習過程里不只技術的培養,還有大量的知識需要學習,編舞也是舞蹈系學子必修的科目,雖然我不是很喜歡「編舞」這個詞彙(創作會是個比較好的用詞,畢竟我們是決定命題之後才選擇媒介)。

在畢業時我曾經作過一隻雙人舞作品《浮光》,總長為五分鐘,發表之後廣受好評,我希望能夠將這隻作品發展到十分鐘並參與國際編舞大賽,而曾經的兩位舞者都有想要繼續發展的想法,所以短期計畫是希望藉由雲門的創計劃,申請經費以及排練場地,並階段性發表,邀請舞蹈圈的前輩們評價並調整作品,之後可能以可能會以沙德勒之井或西班牙國際編舞大賽作為平台投搞,在不同領域間打滾算是我的人生宗旨,我希望經歷不同的生活模式,認識不同領域的人,藉此開闊視野,並擁有更加包容體貼的靈魂。

我們用生活選擇職業,而非被職業綁架生活


結語

三項計劃看似毫無關係,但其實圍繞著一個宗旨-回饋藝術圈。我常常在想除了教學及舞者之外還能作些什麼,我走過了舞者的生活,也當過教學者,但藝術圈的困境並未被解決,我們真正要作的是:

1.讓更多人認識我們,讓未來的某一天,大部分的藝術工作者不用靠著政府補貼,而是用自己的產出換取收入。

2.讓世界認識台灣,讓藝術這種形式的無用之用,成為台灣不可或缺的一環。


文/蘇郁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第三季提案:我最愛的十本書

年末清單|2022年的 3 項公開計劃

年末清單|存錢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