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谋人
元谋人

一个单纯的人

《人选之人》对于一些批评论点的思考

灰色在现代是高级的,但就生活在黑白世界下的人而言,刻意追求灰色是有病的。

(以下可能有雷)
这部剧避开了很多人认为是当前最为棘手的、更加重要的两岸问题,在它选择的那个性侵、性骚扰议题上又做的太过直白。这个议题中存在非常明显的正邪对立,黑白分明的情况,恶人坏事做尽,高高在上。这就让故事显得不够高级,不够精巧。确实,性侵或者说是性骚扰这类议题,在现实中做道德判断,也许是黑白分明的。但在理清事实的部分仍存在着一些复杂性,我们需要证人、录音、或者是各式各样的证据,才能辅助我们慢慢还原和接近真相。但在影集里却不是如此,因为有摄像机的存在,我们相对容易的能够接近真实。特别是在这一部剧中,主人公叙事跟回忆的画面没有经过明显的风格化处理,显得异常的写实;而且在镜头的叙事上也没有出现不连贯或者是拼凑感很强的痕迹(像是李沧东《燃烧》最后结尾那一段拍的,我们很难说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还是主人公的臆想还是小说里的剧情)。这种影像处理和叙事表达的手法,就会把摄像机变成一个完全客观存在的上帝。我们观众就如同拥有了上帝的视野,这种视野会极大的抹平事件的复杂性,会非常直接的引导我们,做出黑白分明的价值判断。我们能清楚的看到事件发生的完整经过,甚至能看到主人公每一个角度的面部细节特写。当然剧里也有试图把复杂性加进来,就像是主人公说的她没有被强迫,她其实是爱着他的,她也羡慕别人能成为完美的受害者……但站在上帝视角下的我们,看见了每个人的所作所为,看见了两人的权力和地位之间差别如此悬殊之后,就算这不是黑白分明,也是灰阶非常少的一个故事。这样我们就很容易带入女主角的视角,带入一个受害者的视角。为好人鸣不平,要打倒坏人。这可以说在剧作上是不够精巧的、是比较简单的、甚至可以说是偷懒的,简单来说就像是爽文(就算最后没爽到)。

但我想从另一个角度来切入,黑白分明、善恶对立是一个问题吗?或者说他在什么情况下才是一个问题?构建一个简单的,纯粹的邪恶是一件很廉价的事吗?就像我上面说的。它从现代审美的角度,从剧作技术的角度那确实是一个问题。我们现代选拔的偏好就是要求某种复杂性,很多创作作品都以展现各种复杂性为荣,也许现代的人们已经步入灰色的世界当中,这正是他们所需要关心的事情。但对于那些正身处于黑白世界环境或是黑白状态处境下的人来说,上面的问题还成立吗?就像是在我生活的这片土地上,我们的很多创作作品还谈论着一些几十年前的议题、甚至已经退回到二十世纪初的议题、讨论着一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全世界都是之为常识的事情。这能说明我们的创作是不好的吗?没有价值的吗?也许在局外人看来这些作品很无聊、很老旧、不先进更谈不上是前卫。但这就是我们身处的环境,这就是此时此刻我们要讨论的问题:一件黑白分明的事,一个很显而易见的错误,但它依然存在。而且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继续运行着。

同样的逻辑套回剧中,也许这部分讨论的重点不是在于,性侵或性骚扰的事件在事实层面上是有多么的纷繁复杂,纠缠不清。而是在于这么一个清晰的、黑白分明的、显而易见的错误的事件发生了。我们就是解决不了,就是没有办法走一个正常的流程。就是会遇到重重障碍。它讨论的重点是这些障碍。

灰色在现代是高级的,但就生活在黑白世界下的人而言,刻意追求灰色是有病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