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 articlesIn total 7320 words

追病毒跑的「人」

Clara

这篇文章写于2022年5月14日,情绪低落时一气呵成,没有校对,现在看来也不必改动什么。

在抖音,一起让嘉年华刷屏

Clara

观众在不断更换自己娱乐放松的接受方式,但是那些真实的、普世的价值却依然能轻易唤起人们对事实的接受。

出发时澎湃满怀,回归时理想不在

Clara

陈丹青2008年在北大百年讲堂为《小武》的放映做演讲,最后一段话着实撼动人心。「刚才有年轻人问:“谁能救救我们?”我的回答可能让年轻人不舒服:这是奴才思维。永远不要等着谁来救我们。每个人应该自己救自己,从小救起来。什么叫做救自己呢?以我的理解,就是忠实自己的感觉,认真做每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