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鹿
冯小鹿

一位高中生创作者。偶尔会发布小说和一些随笔,还有一些类似于散文的小文章。喜好写文、音乐、舞蹈、追星、学习。粉的是名侦探学院的常驻嘉宾和大部分飞行嘉宾,但是对于所有的飞行嘉宾都不厌恶。(除了曲靖!!!)

短篇丨晴天娃娃の诅咒

小鹿这次回来啦~这次也是一篇短篇,是个不怎么恐怖的恐怖故事哈哈哈哈哈哈

噓……聽到了嗎?

是那個娃娃在說話……

×

像往常一樣,我走在街道上漫無目的瞎晃著,放空自己發呆。面對著烏云密布的天空,我忍不住嘆了口氣,彷彿是在訴說著這些天來的不滿和埋怨。

走著走著,我意外看到了一家新開的娃娃店。娃娃店是屬於那種復古裝修的,頗有中歐世紀的美感。壓抑不住好奇,我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你好,有人在嗎?”

店裡只傳來了我的回音。

我走了進去,查看四周情況。娃娃店裡有著大大小小的娃娃,有像芭比的、有小熊造型的、有像精緻小公主的……這家店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沒有的。

突然,我的目光被一個懸掛的娃娃吸引。它是個晴天娃娃,但與其他的晴天娃娃不同的是,他只有眼睛,沒有嘴巴。綁住它的繩索,是段紅絲緞帶。

不知為何,那個晴天娃娃對我有一種熟悉的引力。怎麼……感覺越盯著越著迷?

我為此感到疑惑,想伸出手拿下來,卻發現因為身高的問題,我根本無法取下。沒辦法,我只好在店裡拿了張凳子,試圖站在上面將其取下。

我踩在凳子上,感覺搖搖晃晃的,。我將其小心取下,卻一不小心踩空了腳,身體正往後仰倒下去。

“小心!”

一把聲音叫住了我。隨後,我感覺我的腰部,被一個溫暖的手臂扶著。

我抬頭一看,發現是個穿著工作服的金毛小哥。我不好意思地從他懷裡掙脫,並不斷地向他道歉,將手中的晴天娃娃遞給他。

“沒關係。不過,以後別去取下那個晴天娃娃了,很危險。”

金毛小哥這麼和我警告道。

為什麼不能碰那個晴天娃娃?難道其他的娃娃就可以嗎?

“為什麼?”我疑惑地問道。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金毛小哥用著冰冷的語氣回答道。

看著正在打理娃娃店的金毛小哥,我忍不住再次望向晴天娃娃,發楞了幾秒鐘。這晴天娃娃……有點神奇的感覺……

好像要這個娃娃啊……

“那……其他的娃娃我能買走嗎?”秉持不住好奇心的我,指了指其中一個娃娃問道。

“可以。”

小哥一邊整理著貨物一邊回答道。

就這樣,我隨手買了個芭比娃娃,匆匆付了款便離開了。臨走前,我望向了這家店,一股力量驅使著我去拿下這個晴天娃娃。

【這個娃娃,我拿定了。】

×

第二次來到店裡,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情。

還是一樣,金毛小哥這回不在店裡。我喊了幾聲,確定沒回應後,才壯著膽子走了進去。

玻璃大門關上後,我感覺到今天的娃娃店比平時還冷一些。是……開冷氣了嗎?

想不了這麼多,我晃了晃頭讓自己清醒,隨後拿出自己帶來的折疊凳子,踩了上去,像上次一樣把晴天娃娃拿了下來。

這一次,我沒有跌下來,平穩地站在地上。

我將凳子搬到一旁,趁著四下無人之際,趕緊將晴天娃娃帶走。有一股力量,正在驅使著我帶走它。

我走在大街上,看著手中的晴天娃娃,內心忍不住暗自竊喜。我將它藏在懷裡,帶著愉快的步伐繼續逛街找靈感。

×

回到了家,我將帶回來的晴天娃娃放置在桌子上,卻感覺有點濕濕的。摸了摸外套,也是感覺濕漉漉的。

“怎麼外套突然濕了啊?”我自言自語道,而後脫下外套往洗衣間走去。

等到我回來時,外面已經在下著狂風暴雨。我看著如此天氣,忍不住搖了搖頭,而後瞥向了桌上的晴天娃娃。

“嘶……感覺你還少了個嘴巴呢。”

我找來一隻馬克筆,為晴天娃娃補畫了嘴巴。而後,我將其掛在大門上,自己則抱著手提電腦坐在靠窗的吧台處發呆思考文章。

面對著空白的文檔頁面,我發呆已久,毫無靈感。喝了杯黑咖啡,看看窗外的雨景,仍然毫無頭緒。

就在這時,我看向了掛在門口的晴天娃娃。晴天娃娃……對了,晴天娃娃!

我頓時文思泉湧,瘋狂敲打著鍵盤,不過十分鐘便完成了一篇文章。我滿懷期待地發給主編,而後便感覺到疲憊感襲擊全身,直接在桌子上睡去。

等到醒來時,黑夜中的星星正在閃爍,月光也正在撫平著大地的一切,而雨平靜了躁動的靈魂,停止了自己狂歡的舞步。

打開手機,發現是主編的奪命連環call。瞬間感覺到情況不妙的我,趕緊撥打電話給主編。

『那個,主編……找我什麼事?真的很抱歉,我下午我不小心睡著了……』

『你寫得這篇文很好!』

『啊?』

我聽著主編從另一頭傳出來的聲音,感到深深疑惑。

『你這次的文章,比起前幾期的文章,寫得好太多了!你那篇文一發上去,已經突破千萬人遊覽了!!!』

『什麼?!真的嗎?!』

幸福而激動的心情瞬間沖昏我的大腦。千萬遊覽……這個是我做夢都沒想過的事情啊!!!

『恭喜你,你現在直接轉正了!!繼續加油!!』說罷,主編掛了電話。

我抱著我的手機,開心地跳了起來。這一切……真的不是在做夢吧?!

我用力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好痛。是真的!!!

我興奮地在朋友圈裡和好友分享這件好事,一陣疲憊感卻再次襲來。

“啊……怎麼這麼睏啊?算了,去睡覺好了……”

我將手機放在一旁充電,隨後回到我的臥室休息了。

×

第二天下班回家,我偶然再次經過娃娃店,忍不住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

這次,那位金毛小哥有在。他全身……為什麼會散發著生人勿進的那種氣場?

我怯懦地向他打了招呼。“嗨……好久不……”

“娃娃呢?”他打斷了我的話。

“啊?娃娃……我聽不懂你說什麼。”

我退到了大門,握住了手把,隨時準備逃離。

“我說,晴、天、娃、娃、呢?!”

他猛得起身,凶狠惡煞地走向了我。我一時感到害怕,拿起了身邊的棍子,直接往金毛小哥的身上砸去。

而不出我所料,這一棒打得很輕,但是小哥卻意外昏迷了。我感到了害怕,感覺撥打了緊急電話呼叫救護車,而後迅速逃離現場。

一路上,我都在思考著為什麼小哥的表情那麼凶狠。那個晴天娃娃……有問題嗎?

【我……我是不是該把晴天娃娃還回去啊?】

正當我思考著這件事情時,一則消息打斷了我的思緒。

『小雪,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手機屏幕。在捏了捏自己的臉後,我確定這件事情不是夢。

我的男神……真的對我表白了。

這不是夢!!!

一瞬間,我將歸還娃娃的這個念頭給忘了。還什麼娃娃?這個娃娃給我帶來了好運,我才不要還呢!哼!

我臉上漾著幸福的笑容,快步返回家裡,直接將剛剛的念頭給拋在腦後。

×

回到家裡,我本想繼續寫一篇新文章給主編,卻感覺到一陣疲憊。

【奇怪……我這幾天不是睡了好久嗎?怎麼……又犯困了?】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將手提包隨手放在桌子上,脫下大褂,而後去洗了個澡。最近這個天氣,連在房裡都是個折磨啊……

我洗好澡後,拿著吹風筒來到了客廳,並順手打開了冷氣。一股冰涼的風傳遍整個屋內,頓時覺得無比舒服。

還是家裡好啊。

我吹著頭髮,總算給打理好了。正準備去休息時,我卻發現冷氣卻越來越冷。

我拿起身邊的遙控器看,上面顯示十六度。奇怪……我剛剛不是開了二十四度?

我摁下遙控器,準備調回適當的溫度,卻發現冷氣毫無反應。拍打了遙控器幾下後再嘗試,仍無反應。

“什麼破遙控器啦!我直接關電總行了吧!”

我暴躁地將遙控器的電源給關上。詭異的是,我拔掉了電源線,而冷氣仍然顯示著它還在運作。

我……我感覺好冷。

看著自己身上那單薄的睡衣,我突然想到,應該可以回房間躲吧?心動不如行動,我立馬拖著冷得不得了的身體,往我房間走去。然而奇怪的是,我走到了房間,明明我沒有鎖上房門,此時的房門卻打不開。

我拼命敲打著房門,試圖暴力闖入,卻發現門像牆壁般堅硬,根本弄不開。

我現在唯一的方法好像只剩下了……逃離這個屋子!

對,逃離這裡,肯定就安全了!

我艱難地走到了大門處。此時,我的皮膚已經被凍得發冷,感覺我就是從冰箱裡出來的一樣。

打開大門,鎖了,很正常。在四處尋找鑰匙,但是全都失踪了。

完了,我被困在這裡了。

我打開電話,想要求救,卻發現根本沒有網線讓我撥打一通求救電話。我絕望地靠著沙發而,雙眼呆滯地望著天花板。

就在這時,碰碰噹噹的聲音從四周傳入我的耳朵。我害怕地蜷縮著身體,抱緊自己,想著這樣就會安全了吧……

突然,我眼前出現了個不明生物。我被嚇得猛退,脊椎撞到了堅硬的沙發,疼痛瞬間包裹著我的全身。

我用著僅剩的力氣睜開雙眼,卻看到了我此生難忘的一幕。我帶回來的晴天娃娃,此時正張大它的血盆大口,懸浮在空中,向我靠近。

“啊!!!”

我雙腳突然發軟,踉蹌爬起,開始在屋裡和它玩起了追擊戰。它追、我逃,它找、我躲。就這樣不懂過了幾個來回,我已經精疲力竭,而它也快追到了我……

『謝謝你,為我畫上了嘴巴,還把自己獻祭給我……』

這句是我最後一句聽到的話。

再次醒來,我已在金毛小哥的娃娃店裡。

等下……我怎麼感覺我脖子好勒啊?我手呢?腳呢?!

還有嘴巴……等下,我怎麼說不出話了?!為什麼我突然沒了嘴巴?!

我驚恐地望向小哥。此時,小哥也望向了我,對我露出了個恐怖的微笑。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