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鹿
冯小鹿

这边是冯小鹿,一个处于学生时期的创作者。偶尔会发布小说和一些随笔,还有一些类似于散文的小文章。喜好写文、音乐、舞蹈、追星、学习。粉的是名侦探学院的常驻嘉宾和大部分飞行嘉宾,但是对于所有的飞行嘉宾都不厌恶。

合集丨克苏鲁的呼唤:埃利奇·赞的乐谱丨第七章:歌剧院的歌声

歌剧院的谜团,竟然是歌声

在回到他们房间的路上,他们偶然遇见了安妮特。似乎是看到熟悉的人,安妮特在看到greed后,怒气冲冲地向前找他质问。

“你这个臭小子阿!怎么,追踪我到这里了?!”安妮特揪着greed的耳朵,骂骂咧咧地望向在他身后的几人。

“奶奶,我没有追踪你啦!”greed强忍着被揪耳朵的疼痛,向安妮特苦苦求饶,“我和我朋友过来这边玩啦!”

安妮特半信半疑地看向他们。“真的?”

“真的啦奶奶!你看,我们才刚从餐厅上来罢了!”greed继续向她解释道。

安妮特看着刚吃饱的几人,放开了手,并警告他们别跟上后就离开了,留下他们几人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看着莫名其妙的安妮特,四人决定先回房间讨论下一步计划。

回到了房间,他们开始商讨着他们的計劃。剛剛他們從306經過,稍微開了門,發現是上鎖著的,而且這邊的鎖的結構很特殊,無法用一般的開鎖工具撬開。

“要不……我爬牆通過窗口過去看?”giraffe提出建议,“我是赏金猎人,至少在体能这方面,我没问题。”

空气中安静了几秒钟。见眼下没其他办法,大家只好同意了giraffe提的这个方法。他们看着giraffe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爬出了窗外,开始慢慢地靠着墙壁走,从一处窗户跨向另一扇窗户。

就在这时,giraffe不小心踩空,差点跌了下去,全部人都为他捏了把冷汗。好在,他及时扶住身边的墙壁,这才幸免于难。

他走到了安妮特房间的窗户边,发现窗口被锁上了,还被厚重的窗帘遮挡住。见这个计划也行不通,giraffe只好原路返回告诉他们结果。

几人听到后,莫名开始叹气起来。忽然,他们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个神奇的歌声。他们透过窗户一看,发现是从歌剧院的方向传出的。

“等下,那个保安不是说最近没什么表演吗?怎么会……”Grimm忍不住开始怀疑起来。

几人相视一阵,然后默契地一起离开了房间。他们,要前往那个神秘地歌剧院。

几人刚到楼下,就刚好看到了安妮特准备乘坐一辆的士离开。Giraffe本想叫住安妮特,却被greed阻拦下来了。

他们看着安妮特没走多远,greed便揽下了一辆的士,让司机载他们随着前面的车子一起走。他们一路跟踪着前方的车辆,最后来到了他们早上来的歌剧院。

他们赶紧下车,在暗处看到安妮特和前面的保安打过招呼后,直接走了进去。他们四人本来也想这么做,却想起早上保安说过的话,还是决定想办法找到别的方式进入。

他们四处探索,而里头的声音也随之传出,令他们几人感到异常不适。Grood在围栏外四处寻找,最终成功在一处围栏边找到了个隐藏入口。他赶紧去找了还在寻找入口的其余三人,成功利用了那个小洞口潜入歌剧院的后台,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除了安妮特,那个奇怪的音乐家——霍华德也在这里。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