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鹿
冯小鹿

这边是冯小鹿,一个处于学生时期的创作者。偶尔会发布小说和一些随笔,还有一些类似于散文的小文章。喜好写文、音乐、舞蹈、追星、学习。粉的是名侦探学院的常驻嘉宾和大部分飞行嘉宾,但是对于所有的飞行嘉宾都不厌恶。

合集丨克苏鲁的呼唤:埃利奇·赞的乐谱丨第九章:地图上不出现的街道

那段不敢回忆的往事。

年轻的时候,我曾经住奥思尔路里面。我去的时候,里头的建筑很复古,和古欧的建筑风格很像,但是多了一丝的狂想。里头的屋子歪歪斜斜的,有的房子甚至距离不到半米,特别奇怪。

住在里面的人,大部分都眼神空洞,靠在窗边一动不动的,有的人甚至会望向窗外,让人瞬间感到汗毛耸立。我也不懂我当时为什么会选择住在那边,可能是当时的房租便宜吧。

到了街道末尾,那边的路早就被堵死了,是一个墙壁,上面还有这绿植。而这个墙的隔壁,就是我租房发地方。

租给我房间的房东叫布兰多特,是个因为中风而只能坐轮椅的大叔,脾气很怪。在他交代完租房注意事项后,他特别强调了个条例:千万不要去阁楼。

我一开始还很好奇为什么,直到在这边住下了几天,我隐约听到了来自阁楼的小提琴的声音。这段音乐,应该是我在这边最美妙的事情了吧?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虽然我不懂音乐,但是肯定的是,这段音乐和我所听过的所有提弦乐毫无相似之处。甚至能说……这个不该是人类乐器能发出的声音。

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每个晚上我都会走到了阁楼外面,就坐在阶梯上安静地听着这段如此美妙的音符。很多时候,每次我一听完,天就亮了,然后我就会跑回我的房间里,稍微打扮后出门上班。到了晚上,再重复地到阁楼的楼梯间听歌。

直到有一次,我一不小心听着歌曲在楼梯间睡着了。叫醒我的人,正是在阁楼里拉提琴的人——埃利奇·赞先生。他穿得很邋遢,衣服上不知道囤积了多久的陈年污垢,头发也很脏,头皮屑展露在他的头皮上,头发上的油几乎可以用来炒菜了。

我当下先是被吓到,随后是感到惊喜。我不断地向埃里奇先生祈求,希望他可以让我进阁楼里头看一看。我对于这首曲子传出来的地方,真的非常好奇。终于,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埃里奇先生终于肯让我进阁楼了。

阁楼和埃里奇先生一样,乱糟糟的,还挺邋遢,但是那个挂着红色窗帘的窗户周围还挺整齐的。我恳求埃里奇先生演奏几曲,他也答应演奏。提起小提琴,顶在下巴,埃里奇先生缓缓闭上眼睛,拿起弓弦,开始演奏起来。他连续拉了好几首歌曲,但都与我印象中的曲子不符合。

我赶紧让埃里奇先生停下,随后要求他拉他之前拉的曲子。见他还一脸呆滞,我就把那首曲子给哼了出来,没想到刚哼出三个音节就被埃里奇先生捂住了嘴巴。

随后,我被埃里奇先生给狠狠地警告,赶出了阁楼。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埃里奇先生要这样做,直到那一天,一件事情深深刻在我的骨子里,永远无法忘怀。

那天,我一如既往地坐在楼梯间,听着从阁楼传出来的音乐。而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我身后的门响起。那段声音,参杂着原本听着的小提琴声,只不过越来越诡异。

在好奇心的催促下,我还是打开了阁楼的大门。这个举动,让我后悔了一辈子。

打开大门,一阵强大的风差点把我给卷进去。我很清楚地看见,阁楼里那个红色的窗帘随狂风飘摇,上千张的歌谱被风给卷走,而埃里奇先生正在拼命地拉着小提琴。他的脸极其扭曲,手拉琴弦已经拉到了手出血。

我忍不住喊了他的名字,但他并没有回头望向我,只是继续疯狂地拉着小提琴。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看到埃里奇先生倒下,而狂风也随之停止。

我被吓到了,疯狂地逃出阁楼,逃出奥思尔路。从此……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